韩国首尔高等法院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敢作出最终判决吗?

span style=\\\”font-weight: bold;.jpg\”>朴槿惠作为韩国第一任女总统。她没有丈夫也没有子女,把一生都献给了韩国。如今却遭到了“竞争对手的破害”,锒铛入狱,甚至可能将牢底坐穿。

朴槿惠案件的来龙去脉。

由于朴槿惠拒不认罪也不悔罪,他的案件始终没有得到最终宣判。随着韩国疫情的缓解,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在5月20号的审判中,要求对朴槿惠亲信干政案进行终审,韩国检察院要求。首尔高等法院判处朴槿惠35年有期徒刑。如今朴槿惠已经67岁。如果判处35年有期徒刑的话,她将会将牢底坐穿,极有可能在死之前都不会将她释放。

但了解韩国政治的朋友其实都清楚,韩国政治必须讲大逻辑,可以不讲小逻辑。什么是讲大逻辑?文在寅和朴槿惠相对立是大逻辑,文在寅一派必须不择手段的打压她。什么是可以不讲小逻辑?只要朴槿惠继任者上台,无论朴槿惠犯下了什么样的错、无论朴槿惠受到了什么样的法律惩罚,她都可以“无条件”的被韩国当局特赦。

最后,韩国法院可能会顶着压力(硬着头皮)如期作出量刑判决。由于韩国目前的政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文在寅拥有了绝对权力之后,会加快清洗前总统朴槿惠和李明博的势力,尤其是打压财阀,清理积弊,再然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他心心念念的所谓改革。所以,也不排除法院来一个痛痛快快的信守承诺——如期宣判。如果排除各种额外因素的话,估计朴槿惠被加刑是肯定的,刑期可能在30年至35年之间。

《从国家机关组织机构讲,法院是国家司法中的一个重要执法机制!不论民事、刑事,只要有起诉,法院就有调解及依法裁决职责权!》朴槿惠涉嫌犯罪案己经走过这个法律程序。

我们难以忘记在法庭上,这对昔日形同“姐妹”的两个人相见时,那冷漠的眼神毫无交流。一个是将自己拉入地狱的“闺蜜”,一个是被自己利用给了自己无尽财富的前总统。说什么呢?

如果崔顺实的这本《我是谁》问世,我想,在人们详细了解朴槿惠的同时,更多的则是在消耗朴槿惠最后的情感。

毕竟,朴槿惠绝无可能老死在监狱当中,这一点可以从韩国历史 去找到答案,因为,虽然每一任韩国总统都没有好的结果,但是,韩国历史上至今,还没有出现一位前总统死在监狱当中,就拿前总统李明博来讲,他目前正以保外就医的方式在家养老。

二,朴槿惠涉嫌亲信干政案嫌疑共谋人除朴槿惠,还有闺密崔顺实和三星副总栽李在熔!如给朴槿惠坐实定罪量刑,那崔顺实和李在熔无脱干系,崔顺实已宣判入牢,且是一个小人物,对朴槿惠来说没有多大影响,至于她在狱中写的一书\\\”我是谁\\\”,披露细节称朴槿惠怎么怎么在政坛努力,她只是帮朴槿惠干一些个人的事,从没有参入政务之间,即使该书发行,只能在外界造个同情朴槿惠的声势。

这是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原判朴槿惠涉嫌亲信干政、国情院受贿两案被最大法院撤销原判,发回二审重审后的公告!

如今的韩国,在“后新冠”时代,赢得国会选举胜利的总统文在寅立志开创新局面。

猛然看好似在帮朴槿惠,为朴槿惠升张正义、喊冕,细品味就是为她自已洗白的目的较多,无论崔顺实的目的是什么,都与朴槿惠被判无较大的影响。

2020年5月20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对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案和国情院受贿案终审开庭,检方建议法院判处朴槿惠有期徒刑35年,并罚款300亿韩元(1.74亿人民币元)和追缴赃款35亿韩元(2千多万人民币元)。此案定于7月10日宣判。

现在朴槿惠的两大案件终审结果即将出炉,所以朴槿惠的话题又成了韩国民众的热议,现在都想知道终审结果结束之后,朴槿惠的人生会到底怎么样?从现在韩国很多专家的观点来看,朴槿惠的第1种结局就是把牢底坐穿,第2种结局,朴槿惠可能会被特赦,第3种结局,朴槿惠可能会转成保外就医。现在朴槿惠已经开始观看自己的档案,完全不像以前一样了。

这种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不妨从三个方面解读。

韩国的司法系统包括大法院、高等法院、地方法院三级,实行三级三审制。审理前总统是他们的光荣传统,是他们献媚现任总统的拿手好戏。下图:审全斗焕

众所周知!李在熔是三星副总裁,三星是韩国最大企业(财伐),也是朴槿惠身后的最坚强支撑者,因牵朴槿惠涉案,李在熔被捕入狱受审,后法院当庭认无罪而放,目前又被韩捡方起诉,称李在熔什么干扰市场为由而又被捕接受法院审理!

在监狱中由于身体不适,多次申请保外就医。但都被拒绝在2019年,因为他的病情严重,韩国法院被迫宣布同意她保外就医。住进了圣母医院接受治疗,不过在康复之后又被送回到了监狱。

首尔高等法院宣布将在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进行最终宣判。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可能会因为种种因素,将终审判决再次延迟。不过即使如此,朴槿惠都逃不过牢狱之灾。

点评

韩国首尔高等法院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敢作出最终判决吗?

答案是敢!

从有关透露消息了解!5月20日二审法院重审,改判朴槿惠亲信干政案量刑为10年,国情院受贿案为25年,亲信干政减少15年,国情院受贿案加大了20年!完全按捡方建议做了量刑,只是把宣判结果推迟到7月10日公布。

朴槿惠去年通过律师柳荣夏表示,不出庭、不上诉,是把案件交给历史评判。对司法的行为要问责。

而2018年6月,崔顺实就完成了这本《我是谁》的初稿,据说有300多页,仅序言就写满了5页。书中她不停地问,“真的有幕后掌权人吗?”,她将自己的罪与责推卸得一干二净。

  • 两年过去了,在朴槿惠案终审完结即将最终宣判之际,崔顺实的这本《我是谁》也将出版发行,究竟有何动机?

其实,无论这本书能否出版或者何时出版,都无法改变崔顺实与朴槿惠的命运。只是这本书的出版商,在借朴槿惠的热点话题为自己谋取更大更多的利益而已。

至于崔顺实本人,我想,这本书不过是她对自己与朴槿惠相识自始至终的一个心路梳理。尽管崔顺实的“悔恨”之情跃然纸上,但你终归会发现这本书的字里行间隐藏着崔顺实的不甘与贪婪之心,

文在寅上台之后总共进行了两次特赦,但他的名单中都没有朴槿惠。

朴槿惠案件的最终宣判

(个人独创观点),仅参考。

从这个角度来看,朴槿惠目前是在等待最终定案的到来,而不是纠结于到底判多少年,毕竟,无论是30年也好,还是35年也罢,等到朴槿惠将所有的刑期坐满的话,都已经超过100岁了,这既不符合人道主义关怀,也不符合现实情况。

朴槿惠是朴正熙的女儿,朴正熙是韩国前总统,在朴槿惠当选总统之后兢兢业业。为了振兴韩国的经济,她选择终生未嫁。而且在入狱之后,她的亲人都没有去看望她。真心希望文在寅总统能特赦朴槿惠。让她能安度万年。

而同谋人李在熔就跟崔顺实不一样了!

近日三星副董事长李在镕面临再次入狱的可能,而朴槿惠受贿案与李在镕又无法切割,或许最终宣判朴槿惠的刑期在二审的基础上只增不减。

不能否认,继承了美国三权分立制度的韩国,其朗朗乾坤般的法律难以撼动,而韩国检方又将它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果你认为,韩首尔最高法院不敢做出最终判决,那就大错特错了!首先,做出最终判决是首尔最高法院的权利,第二,首尔最高法院之所以会在5月20日庭审结束之后 没有当庭宣判,其主要目的就是 要留有时间予以校对,以及与陪审团对这起案件的具体细节进行磋商。

各位朋友,你们认为应该特赦朴槿惠吗?欢迎在下方留言参与讨论。谢谢大家!

对于朴槿惠案件来说,该判还是总归还是要判的,黄教安的政治生涯短暂中止了,后继无人的朴槿惠自然难免受到欺凌。对于朴槿惠以及其党羽来说,朴槿惠的案件审批结果只是争个面子,选拔有力的保守党后继者才是当务之急。

再说!文在寅执政党参选胜利,且司法、法院都是文在寅亲手提拨的亲信,文在寅政府占具韩国上风,没有不敢宣判的任何风险。
69岁的前总统朴槿惠只有把牢底坐穿。

另外就算是不特赦朴槿惠,不同意让朴槿惠保外就医,朴槿惠也有机会获得特赦,同时也有获得保外就医的机会,韩国前总统文在寅也不可能当一辈子的总统,在2022年韩国现任总统任期结束之后,他的接班人也有可能特赦朴槿惠,同样有可能让朴槿惠保外就医。

生了病的呆在监狱里的韩国孤寡老妪朴槿惠让国人操碎了心!怜悯她的人有之,憎恶她的人有之;希望她能被赦免的有之,希望她死在牢中的有之。

朴槿惠的判决之争从一开始就没有意义,朴槿惠哪怕被判了一百年,只要黄教安在几年后赢得大选,朴槿惠立刻就会得到政府的特赦。三十年还是二十年有什么意义呢?黄教安等人就是再没用,十几年的时间中总能赢得一次大选吧?到那时候,朴槿惠自然也就出来了。目前的局势对朴槿惠非常不利,但这份不利不是法律上的而是政治上的:文在寅政府防范疫情有功,黄教安迫于形势退出了未来的大选,朴槿惠没有希望了。

大部分的分析者认为朴槿惠把牢底坐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当然朴槿惠是朴正熙的长女,而且还是韩国的第1个女总统,就算是犯了很大的错误,韩国总统文在寅也不会直接开这个先河,直接把反对党的前任总统斗死,更不敢让朴槿惠这个韩国唯一的女总统死在监狱里。

文在寅松口,这是朴槿惠自2017年3月底进入拘留后,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所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很可能会做出最终判决,但是朴槿惠把牢底坐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他现在已经退出了所有的政党,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了。

朴槿惠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又是第一个被弹劾下台的总统,而且还是带领韩国实现经济腾飞的前总统朴正熙的女儿。堪称为韩国历史上“第一案”毫不为过。

朴槿惠涉嫌两案首尔高等二审法院5月20日进行了终审,韩捡方以朴槿惠既不认罪又拒绝出庭等建议重判朴槿惠有期徒刑35年,朴槿惠律师以无罪且羁押时长要求释放朴槿惠,法院公布该案审判结果于7月10日公布。朴槿惠因健康原因仍未现身法庭。

所谓“欲盖弥彰”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朴槿惠案终审已经完结。它并不会因为崔顺实否认干政,似乎可以为朴槿惠减刑提供证据而去左右首尔高等法院的最终宣判。

文在寅政府在韩国的政治局势一片大好,哪有他不敢做的事情呢?不要说最高法院是否敢做出最终判决,就是朴槿惠在监狱中被关到死,这位老人也是无人问津。美国、韩国等国家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少部分人的意见永远不会被尊重,支持朴槿惠的韩国少数派注定被忽视。就像特朗普很可能再次连任那样(美国股市近期表现不错,惹怒有色人种的特朗普同志连任有望),朴槿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文在寅凭疫情巩固了身为多数派的成果,朴槿惠事件已经尘埃落定

道理很简单:崔顺实的这本书,等于是向全社会表白了所谓亲信干政的真相。民众相信与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该书重重地打了有司部门的耳光,给所谓的铁证蒙上了一层阴影。本来嘛,失去了自由的崔顺实几乎没有了话语权,即便在法庭上说几句真话,影响力也非常有限。可是这本书的出版,那可是面向全世界的,现在让网络这么一炒作,早已是家喻户晓。有司部门是挡不住出版社出版的,文在寅也挡不住,韩国可讲究的是言论自由!

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朴槿惠还两次递交保外就医申请,但均被韩国检方拒绝了,在2020年7月10号,首尔高等法院公布朴槿惠亲信干政案和国情院受贿案的终审结果之后,朴槿惠如果第3次递交保外就医申请,那么韩国总统文在寅很可能会网开一面,就像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一样,利用保外就医的机会获得自由。

主要原因是,朴槿惠获释已经成为朝野两党交换的条件!

这几天,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在狱中写了一本书《我是谁》,书中详细描述了了所谓亲信干政的内幕——干政根本不存在,纯属子虚乌有。这件事已在韩国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社会舆论会不会影响首尔高等法院——最终给亲信干政案的量刑呢?会或多或少地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

关注小柳聊聊兵 更多精彩内容观看

朴槿惠案件最好的办法是,法院判决后文在寅特赦。可是文在寅表示坚决不特赦,而朴槿惠绝不承认错误,再加上崔顺实的否认,令法院夹在中间好生为难!

但对朴槿惠案来说,对朴槿惠绝没有好处,朴槿惠案要落幕,同谋人必须倍同,在法律程序讲,朴槿惠案二审法院就能宣判了,我认为这就是朴槿惠案5月20日审判,7月10日宣布结果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朴槿惠呢?终审宣判完后,就会转到监狱服刑。至于何时可以出狱,则要看能否被之后的总统所“特赦”,或者能否有危机生命的疾病,走“保释”这条路。

而当崔顺实《我是谁》的书出版发行后,不知道能否让读者看到一个真实的朴槿惠,这样可以给历史一个交代,给真相一个释然。

首先,崔顺实彻底解脱了,压抑在她心底里三年多要说的话终于说出去了,但动机并不纯粹!崔顺实出版书的日子也选得特别“寸”,正好赶在亲信干政案终审后量刑判决之前,看来肯定是有高人指点——即便是狱中写书,也有幕后的团队。否则凭她一个开办幼儿园出身的,能完成这样的鸿篇巨制?你信吗?这也就充分说明崔顺实背后有一股神秘的政治势力,至今还在操盘。与其说是为了朴槿惠,还不如说是为了自己。想想看,如果亲信干政案是一件冤案,那将意味着什么?崔顺实就是那个窦娥!

而此后的崔顺实便不停地喊冤,极力否认“干政”案。

对于朴槿惠你想说点什么?欢迎评论区说出自己的想法,大家共同探讨!

最有可能的是后2项,那么法院就可以再延迟判决了。

问题的关键是“亲信干政”案件的两名被告朴槿惠和崔顺实都否认干政,也就是说均不认罪,而且在朴槿惠辞掉律师团的所有律师在庭审时由法院选派的国选律师都辩护朴槿惠无罪。在这种情况下,首尔高等法院还敢强行判决?如果法院仍然进行判决,那么将是韩国法制的笑话。当然,二审法院有理由是根据大法院裁定的结果,可是大法院发回重审是让“重审”,重新审理被告不参加庭审还叫什么重审?而且崔顺实还否认干政。大法院只是从宏观上裁定有罪,但细节上要求二审法院完善。换句话来讲,细节上不能完善,不又回到原来的状态,还怎么判定有罪?事实上大法院把这“球”又踢回了二审。

在今年5月份的国会选举中,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占据了国会60%的席位,获得巨大胜利,文再寅掐住了在野党喉咙,文再寅的人李洛渊大概率会在2022年继任总统,在这种政治格局下,法院会不判吗?

4月15日,韩国国会议员进行大选,执政党获得300个议席中的180个席位,取得历史性的大胜利,第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没有保住原来的席位,党主席黄教安引咎辞职离去,但是经过重组,这个党派仍然有103个议员席位,文在寅想在韩国推行司法改革,就必须经过该党同意,现在该党把朴槿惠和李明博当做谈判筹码,这就意味着朴槿惠很有希望获得自由。经过几年监狱磨难,朴槿惠对文在寅早已失去任何政治威胁,放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政治犯,完成自己改革梦想,文在寅应该同意这场交易。

大法院发回重审,从法律途径逻辑推断,有要求对朴槿惠加刑的可能性。

一,朴槿惠从一国总统沦落到阶下囚,涉嫌犯罪羁押3年多,被指控二十多宗罪名,归结为三大案(亲信干政、国情院受贿、违反选举法)!


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在5月20号的审判中,对朴槿惠亲信干政案的终审,韩国检方要求首尔高等法院判处朴槿惠35年有期徒刑,希望首尔高等法院严惩朴槿惠,首尔刚从法院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判决,而是在不断的拖延时间,居然推迟到了2020年7月10号,才公布对朴槿惠亲信干政和国情院受贿案的终审结果。

如果首尔高等法院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作出最终判决,那么做为韩国历史上“第一案”将划上一个充满强烈争议的句号。这个历史责任将由首尔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共同承担。

“风水轮流转”,大法院前院长梁承泰就因为按照朴槿惠的授意,将二战劳工案延迟了5年没有判决,被逮捕入狱至今尚未判决,而且牵涉大法院若干人。当然梁承泰与朴槿惠交往密切,这才是问题的焦点。做为被文在寅提拔的金命洙,粱承泰的教训无论如何是要吸取的,尤其还有2年文在寅就要卸任。况且文在寅从朴槿惠和李明博案件上已经成为了保守派的死敌,文在寅可以为了卢武铉奋不顾身,跟随文在寅的人恐怕就会着想后路。在这个问题上,尹锡悦似乎比金命洙看的透彻。

所以,7月10号,韩国首尔高级法院敢不敢判决朴槿惠,完全取决于两党能否达成协议。只要在七月前韩国政坛不出现大问题,朴槿惠终审结果就能出炉。

韩国历史上,从强人全斗焕、到财阀代表李明博,哪一个前总统法院不敢判?闻所未闻。现在轮到审朴槿惠了,除非传闻的朴槿惠支持者想学她父亲朴正熙来一个第二次军事政变的事情变成事实,枪口下法院才有可能改判!

崔顺实的这本《我是谁》,起稿应该在刚刚进拘留所不久。而2018年2月,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即对崔顺实涉嫌滥用权利与强迫“干政”作出20年有期徒刑以及罚款180亿韩元的宣判。

从韩国检方首次起诉朴槿惠就可以看出检方的穷追不舍与死缠烂打。在朴槿惠“三案”的一审二审以及终审时,韩国检方都是处在不停地抗诉与上诉中。检方不仅在履行自己的职能,更是在彰显法律的权威与崇高。

它岂能被崔顺实的一本《我是谁》中的描述来考虑如何界定朴槿惠的起诉刑期?

只是朴槿惠,这位骨子里流淌着贵族血液的“三无”女人,一生都是在被人利用,至今还是选择沉默不语。如果她也像崔顺实那样写一本自传书,如同那本《绝望锻炼了我》,一定也是炙手可热。

大法院在审理朴槿惠案件时,由包括大法院院长金命洙在内的14名大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审理,显得庄重严肃。其实这是给外界看的,或者是表明这是集体意见,将来由集体承担责任。

我推断理由主要有如下几方面。

另外,在公布最终判决结果之前,首尔最高法院势必还要上报到韩国最高法院,得以批准之后才能对外做出最终的判决,而这一切,都符合相关的法律程序。实际上,对于朴槿惠来讲,无论终审判处朴槿惠30年也好,35年也罢,都已经毫无意义,朴槿惠等的并不是获刑多少年。

韩国首尔高等法院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敢作出最终判决吗?

这一点,首尔最高法院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们也知道朴槿惠等的不是判决结果,朴槿惠等的是盖棺定论。所以,首尔最高法院自然也没有过分担忧其他因素的必要。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来看,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比如,韩国国内的疫情没有出现大波动的情况下,朴槿惠的“亲信干政案”和“国情院受贿案”的终审判决定案,大概率会在7月10日准时对外公布。

种种因素,首尔高等法院未必敢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进行最终判决。因为大法院和首尔高等法院都不愿承担这个责任。之所以对朴槿惠5月20日终审,并宣布7月10日判决,很可能是综合因素叠加:一是文在寅的压力;二是朴槿惠5月15日要求查阅调查记录,意志有崩溃的迹象;三是7月初《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成立,进步派和保守派还有一场“对决”;四是7月4日韩日争端一周年,5月12日文在寅要求31日日本取消制裁,并且法院配合扣押变卖日企资产,韩日关系会恶化升级。

为什么说二审法院7月10日敢对朴槿惠审判结果宣判呢?

5月2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总统府邀请“共同民主党”党鞭金太年和韩国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党鞭朱豪英共进午餐,吃饭时文在寅提出两党共进、相互配合共同治理韩国的建议,笼络意味特别明显,朱豪英则提出释放朴槿惠和李明博作为交换条件,文在寅并未拒绝,同意考虑。

既然现在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不希望朴槿惠把牢底坐穿,很不希望朴槿惠死在监狱里,在文在寅接下来在任期之内,很可能会特赦朴槿惠,为朴槿惠减刑,让朴槿惠离开监狱回家养老。这三年多以来,狱中的朴槿惠疾病缠身,现在一共有10多种疾病,而且腰椎间盘突出特别厉害,从2017年3月31号被捕入狱,朴槿惠8次接受外部治疗,2019年在韩国保护的安排下,朴槿惠还住进了圣母医院,不过后来又被送回了监狱。

今年五月二十日本应是朴槿惠亲信干政案的终审时间,但由于某些场外因素,高等法院不断推迟最终结果,目前的最终宣布时间为到了今年的七月十号,很多人因此对朴槿惠事件有了新的解读、认为朴槿惠还是有希望的。

朴槿惠目前三案加身,韩国检方提请最高法院判处35年有期徒刑,此前的判决是32年。朴槿惠有罪,因此她的获释之路只能通过总统特赦。但特赦对象一般都是针对处于服刑的罪犯,而朴槿惠还在待审期间,因此朴要想获得自由,必须走先判刑、后特赦之路,这一点尤为重要。因此7月10号的最终判决,是有一定可信度。

谢邀!

现在韩国法院和法务部长官都是文在寅心腹之人,很容易搞定这件事。至于朴槿惠的有期徒刑,判30年或者35年都不重要,只需要一个终审过程,得到最终结果就可以。一旦刑期确定,朴槿惠从拘留所转到监狱,根据司法程序,总统特赦就能提到日程上来。韩国前总统卢泰愚和全斗焕被判处有期徒刑之后,只坐了不到一年牢,就获得总统特赦。这在韩国有过先例。

讨论朴槿惠事件首先应该明确一个问题,那就是朴槿惠的具体量刑到底有没有意义?韩国检方以及朴槿惠的纠纷很简单,检方要求从重处罚朴槿惠,希望首尔的高等法院可以判处三十五年徒刑,而反对方则希望刑期少一点,最好可以减到二十几年。这样的判刑争执真的有实际意义吗?无论是三十几年还是二十几年,对于朴槿惠本人来说其实没有任何区别,她不可能从文在寅派系中得到减刑,朴槿惠一派则会无条件的特赦她。

朴槿惠有一个闺蜜名叫崔顺实,她利用朴槿惠的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导致在2017年3月31号朴槿惠被韩国检察院逮捕入狱。如今以达三年之久,由于朴槿惠不承认他的罪行,在法庭上拒不认罪也不悔罪。到目前为止,朴槿惠的案件都没有最终宣判。

如果说,崔顺实通过自传《我是谁》来详细描述她与朴槿惠的相识过程,借助朴槿惠的勤奋努力来衬托自己的“无辜”,那么,只能是再次将朴槿惠推向更深之渊。

综合研判韩国法院这三年来在朴槿惠案件上的审理节奏,其公信力早已碎了一地。原本并不复杂的一件职务案,审了三年还没审出个所以然来,枉拿纳税人的钱了!虽然首尔高等法院在5月20日庭审终审完毕后,信誓旦旦地说将在7月10日宣判,但还是有不确定的因素,食言而肥的情况或可存在,借口拖延不是不可能。不过吃瓜群众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见怪不怪。

朴槿惠该案时经一二审法院判决!共获刑32年,唯有违反选举法一案判决2年徒刑实锤落定。亲信干政判25年、国情院受贿判5年,并带有高额罚款227亿韩元。而是检方不服宣判结果而上诉韩大法院,大法院几个月后认为二审法院宣判不适法律程序撤销其原判发回重审。

其次,也不排除这是韩国有司部门和崔顺实合演的一出双簧戏。道理很简单:狱中的崔顺时已受到有司部门的威逼利诱,这是崔自己说的。为了使得朴槿惠案永远处于现在进行时,达到审而不结的目的,从司法程序上堵死朴槿惠的特赦之路。法院尤其需要这样一本书出版,然后把舆论搅浑,再然后借舆论之“势”达到推脱之目的。

也就是说,如果朴槿惠的案件在7月10日作出最终判决的话,朴槿惠的所有案件将得到最终的盖棺定论,这样一来,朴槿惠就拥有了被特赦出狱的法律基础,退一万步讲,就算朴槿惠得不到文在寅总统的特赦出狱机会,她依然可以通过保外就医的方式回家养老。

为什么不敢呢?从近来韩国政治形势发展来看,7月10日,高等法院很可能对拖拉了好几年的朴槿惠案作出最终判决!

因为否认幕后干政,就等同于证明崔顺实清白无罪,等同于崔顺实确实“冤”。

而否认幕后干政,这是崔顺实从入拘留所伊始就秉承的态度,并且在庭审时,崔顺实多次大声喊冤。两年半过去了,相信崔顺实的态度依旧如此。

李在熔犯什么罪这里无法推敲!

在朴槿惠案最终宣判之际,崔顺实的《我是谁》也将出版发行。

其实,它不过是出版商借朴槿惠的热点来做宣传广告与做卖点而已。

这本书丝毫不会影响朴槿惠案。所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定会如期作出最终判决。

根据韩国《刑事诉讼法》,从庭审结束到最终宣判日,可以有60天的选择时间。所以,首尔高等法院选择在7月10日作为朴槿惠的最终宣判日并不违反韩国法律。

在没有特别重大事件发生的情况下,韩国首尔高等法院是毫不犹豫地敢作出宣判的。但韩国首尔高等法院的判决,还需要韩国最高法院大法院的最终认定。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韩国首尔高等法院7月10日对朴槿惠案件敢作出最终判决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