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正常人被逼成精神病的例子?

听过一个发生在本厂女工宿舍的真实故事:

就是正常的人被逼成重度的抑郁症精神分裂证,这应该也算是神经病吧,其实真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都是日积月累下来的,女人心思本来就重,如果整天胡思乱想,很容易想不开,这个女人老公那时候在部队当兵,那时候二胎并没有放开,女的就特别的想儿子,生下的的女儿也不管,不喜欢,就是直接扔给婆婆带,从来都没有带过,有母乳也不肯给孩子吃,直到小孩上小学才开始管,然后在女儿九岁左右的话怀孕了一次,可怕的是好几个月了她老公和她的大姑姐非要拖到医院里面引产了,引下的是男孩,很可惜,然后跟婆婆之间的婆媳家庭关系就非常的不好,因为年轻的时候就有点轻度的抑郁,脾气非常古怪固执,脾气很大,把婆家关系得罪完了,总以为别人瞧不起她,对没有儿子耿耿于怀,说以后没人养老了,女儿再有出息都不是自己的是别人家的,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的话脑子里面想的事情也多了,然后就变成了精神分裂。我很久都没有见他了。后面有一次我看到她,才发现疾病真的能让一个人判若两人,可以说是疯疯傻傻,看着就非常的可怜,虽然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毕竟年纪这么小的,以后的路还很长,然后他的女儿也要快考大学了,因为他妈妈的病的话估计今年就是考大学的话肯定也有所影响!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屋漏偏逢连夜雨!所以遇到事情还是要想开点,比较容易满足的人应该不会太想不开的!

一天,这位老姑娘忘记带宿舍钥匙,她就敲门。

那个疯了的班长A,后来又人清醒了。她自习重新读了电大,后来到银行上班。班长A找了很好的老公,生了一个儿子。

第二个例子,刚下岗那时候下海经商的人多。

这就是典型的事业受挫造成的精神分裂。

服装设计班40几个人就5个男生。班级可以说一部后宫甄嬛传,女生们各种小心思,有早恋,有偷化妆品。。。

“开门啊!”宿舍里传来人声笑语,里面有人,却没有人为她打开那扇门。

“开门啊!”老姑娘拍着门,喊着,没有人为她把门打开。

病情控制以后又来上班,我们是央企,不能开除他,本来想让他在家带薪病休,他父母到单位求情,说在家呆着就完了,越呆越疯,到单位上班有事混着不会瞎想。就又回岗位了,大家都不敢惹他,他不激动也挺正常的,但有一忌,切不可再说耍女朋友的事,否则立犯病。期间也犯过几次病,都是家里给他介绍对象惹的,关在医院领导去看望他,他被强制注射了大量镇静剂,看起来像丢了魂,双眼无神面无表情。

班长A就读了两天,学校遣送回家了。

后来的几天那些女生就模仿班长A触电的情景,在那里抖啊抖,她们还在那里哈哈笑。

有个女孩子,从小没心没肺的,学习也不是很刻苦,反正自己天天该吃就吃,还喝就喝,最后也没考上好的大学,然后家里找关系进了银行,工作几年以后,一个比她大很多得大学生看上她了,家里死活不同意,大了七八岁还是十几岁,但是她就觉得那个人对她好,就嫁了,谁知道,嫁过去以后,婆家人看不起,嫌她是农村的,结婚连房子也没有,后来遇到一个房子比较便宜,四万块钱,问她老公公借钱,她老公公一分都不给,最后还是从娘家借的,买了一套房子,他老公给老大买了一套房子,因为老大媳妇是城市的,两家比较近,对老大媳妇好,最后老公公分了一套房子,老公公叫他们三家每家出八万块钱,钱给老公公后,老公公把房子给了老大,那个女的就跟他公公说,房子让大哥住着,等她家儿子长大了,能不能把房子给她自己的儿子,他老公就说,那你跟你大哥商量吧,在单位里面,也是老有人欺负她,给她分派很多活,她也都是默默的承受,也不吵,最后自己就得了抑郁症,自杀了一次未遂,住进了精神病院,听到这件事情,真的特别气愤,小时候看见她,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的笑容,特别治愈的那种,说话很温柔,从来没见她跟谁红过脸,除了结婚那次,跟家人意见不一致,她自己坚持了,没有跟父母妥协,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再听到她的消息竟然是这样的,生活竟然可以把一个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姑娘摧残成这样!

老姑娘拼命地拍着门,大喊着:“开门啊!”,失去了理智,人疯了。

技校都是成绩不好的女生,包括我。我是那种努力,脑子不灵活的姑娘。通过努力做了服装设计的课代表,因为我有一点干部,所以别的女生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真人真事同寝室的一群小姑娘逼疯了班长A,她真的疯了,全身赤裸的满大街跑。。。。

所以,我们不能说“被逼成精神病”的人不是正常人,我们只能说“被逼成精神病”的人很可能存在一些普通人没有的性格特征,遗传特征,生物特征。

所以,精神障碍并非单纯的心理问题,而单纯的“被逼”只能被视作单纯的心理因素,是不足以致病的。

 

我们服装设计有实习课,学期结束同学们必须自己设计,裁剪,做出裤子,西装来。

副班长b后来也没有考上大学,很早嫁人了。结婚后老公可能知道了她的人品,她老公很早出轨别的女人。副班长孑然一身带着儿子过日子。

副班长b知道班长A有一点神经衰弱。一个寝室16人,两个班长分配在一个寝室。寝室里有几个女生是和班长A有过矛盾的女同学。

邹家的大姐自然不愿意,就被父母打骂,针扎,关在屋子里不给饭吃等等。总之,最后被嫁了出去。但是没过多久就疯了,成了一个精神病,整天头不梳脸不洗的满街跑……

那些墙头草两边倒的女同学,结婚后也不幸福。有离婚的,有不能生育的。

她的父母把她接回家医治。看她好一些,心想:心病还要心药医,女儿是年纪大了,没有对象,才病的吧。于是,做主为她找了个丈夫,女儿有病,只好下嫁一个农村的小伙。

但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视自己为正常人,可我们究竟有没有精神分裂症的易感基因,有没有遗传因素,有没有适宜发病的生物内环境,有没有多巴胺、5-羟色胺、去甲肾等神经递质的变化,我们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在精神压力之下,是否发病,真的很难去提前预知。

因为长期得不到治疗,最终让她精神彻底崩溃而患上了精神病……当时的杨丽坤已经拥有巨大的声誉,但是,在以后的30年,她再也没能走出那个噩梦,也没能再演电影。

慢慢的班长A就有些疯了,学校让班长A回家休息几天。后来就是寒假放假,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

那时候技校的设备是别的厂里淘汰下来的。电动马达缝纫机,电熨斗,都是有一点机器失灵的。

后来听说班长A病情越来越严重脱光光衣服满大街跑。A父母无可奈何把A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那个时候家里穷,孩子多,女孩几乎不受重视。他家大哥看上了别人家的闺女,并且和人家发生了关系。因此,那家父母索要巨额彩礼,不然就告他强奸。

后半夜班长A又哭着喊着要用炸药把学校公共厕所炸了。

我说的这位女工,恋情蹉跎,三十多的老姑娘,还住在女工宿舍。同龄的女孩子早就嫁了出去,和她同住的女工与她的年龄越差越大。后来,和她同宿舍的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平时,与她有代沟,隔阂,摩擦就难免,相处自然也不愉快。

于是A就读了技校,鬼使神差和我们一个班级。A成绩是我们班级最高,所以A一直是我们的班长。

副班长b是比较有心机的女生,成绩比较差。但是组织能力强会笼络人心,那些问题同学都跟随她

这小子,也是傻,听着听着就转牛角尖了,回家不吃不喝过几天居然发疯了,吵着嚷着有人要杀他,拿了把菜刀要剁了他妈,吓得他妈从二楼阳台翻下来逃跑,家里东西全被砍坏了,送到精神病院。

我也希望国家重视校园暴力,每个学校必须有心理医生。我们70后那个时候需要,现在的孩子更加需要。[祈祷][祈祷][祈祷]

他父母担心他孤独终老,给他介绍农村的姑娘,他还看不上,又犯病,就不敢张罗他的婚事了,就这样到退休都是单身,此生再也不会结婚了,他的初恋在他生病后也不出现了,早知这样,何必当初执着呢。

著名影星杨丽坤20多岁因\\\”文革\\\”迫害患上了精神病,58岁去世,成为永远的”阿诗玛\\\”

后来技校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现在已经过去几十年,大家都人到中年。

遇到这样的事情,发现的同学都不管她。就看见她在那里抖啊抖,触电那种颤抖。

那女人婚后的日子过起来,还生下了一个女婴。正在大家为她欣慰的时候,一天,她病发,扼杀了她的新生儿。

在那扇拒绝向她开启的门前,最初她或许还算正常。不知道她的疯狂,是不是所谓被“逼疯了”。

到高三最后几个月班长A来上学,我们刚刚换集体寝室。学校扩建原来的寝室不能住,我们被分配到一个大仓库里睡觉。

我一直认为疯子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疯了的人一定是被别人偷走了灵魂。就剩下一个驱壳,没有灵魂的肉体。

班级女生多,问题多不好管理 。班长A是比较要强的女生,一心想管理班级。那些犯错误的女生就不服从管理她。有些矛盾是一点一点积累的。

那些被副班长教唆的傻姑娘们,后来才清醒过来。可能是良心不安吧,买了礼物去医院看A。

不过,我们常说的某人因为某事疯了,那件事就被当成了疯狂的原因。其实,那个所谓的原因,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导火索。在那疯狂者的内心,无人可知的火药暗暗地,点点堆积。有一天,一个星星火源,终于让它爆燃!

本厂只为已婚双职工分房,所以单身女工如果不住在娘家,就只能住在厂职工宿舍。女工宿舍铁打的营盘,建厂至今几十年没有太大的变化。曾经住在那里的女工们,到了适婚的年纪流水一样嫁出去。

B也想要那个上大学的名额。

技校一个班级就两个上大学的高考名额。班长A一定努力争取啊。

一般来讲,人所承受不住的伤害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感情、亲情的伤害;一个是利益、事业、经济等方面的受挫。

也许我的观点一时半会你还难以理解,那么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来谈这个问题。战争年代,战场上尸山填海,死人堆里总能爬出些幸运的幸存者。这其中,有些仍然完全的投入到下一次战斗中去,而且不断的积累战斗经验,迅速成长;可有些人受不了刺激,被发现了的时候已经喃喃自语,神志不清,为什么同样的刺激下,有些人迎难而上,有些人缴械投降呢?是因为他们原本的个人素质存在很大差别,而这里的个人素质,就是指遗传因素,性格因素,生物因素等。

听别人说,他是被父母棒打鸳鸯气疯的,看来还是个情种,他的初恋,他父母看不上,强迫他分手,母亲很强势,他大概也没什么主见就分了,但一直没再遇到合适的,还是忘不了初恋。过了两年,偶遇初恋,初恋已结婚,坏就坏在初恋身上,都已经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费什么话啊!初恋向他哭诉,婚姻不如意,受了诸多委屈,埋怨他当初抛弃自己,导致自己现在陷入困境,还是跟着你好啊!

一哥们的姐夫,买了一个海边的虾厂。头两年挣了些钱,第三年把钱全投了进去,还借了十几万,结果都赔光了,还欠了很多外债。老婆带着孩子离开了他,他就抑郁了。一个人,偶尔糊涂偶尔明白的。

我单位上有一例,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单位上有一个老小伙子,30多岁了,但看着很年轻,隐约听别人说他又精神病,看着不像,挺正常的,也爱与人交流。

那个晚上班长A就发疯一夜,她在上铺跳来跳去。因为30多个女生睡一起,床铺和床铺连一起。她在上铺跑啊,叫啊,闹啊,那一天晚上我们一个人都睡不着。

那天班长A用电熨斗,不知道是那个女生捉弄她。电熨斗的插座连线洒上了水,A过去用的时候,拿起电熨斗把柄就触电了。

举两个例子来说,第一个,我老家后院邹家的大姐。

  1970年,上海青年唐凤楼经介绍结识了病中的杨丽坤,两人开始书信来往。1971年,唐凤楼第一次见到了杨丽坤,让他惊讶同时心酸的是,往昔人们描绘她的美好词句没有一个能同眼前的她对得上号:杨丽坤脸色灰黄,目光呆滞,并且严重发胖,早已没有了一点演员的痕迹。然而,她的诚挚与善良还是深深打动了唐凤楼的心。1973年5月,这对相识于患难时刻的年轻人终于缔结良缘。1974年5月25日下午,杨丽坤在上海中心医院妇产科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1978年,在政府和社会多方关心下,杨丽坤终于落实了平反政策。

班长A就开始爆内幕。那个老师和那个老师有染,校长一年从班级费里挪用了多少公款。班长A管理的时候好多事情过目不忘,她知道内幕。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副班长就让同寝室的那些女同学们,捉弄班长A,吓唬A。说这个学校的寝室有鬼,让班长A晚上睡不好觉,后来又散布谣言说班长A是神经病。

后来迷上了古玩,梦想能挣大钱。又因为自己不懂,自然买了一堆假货,但非常执着,舍不吃舍不穿的守着那些“宝贝”……

1994年考上了技校服装设计专业,那一年有一位中考失利的女生A,平时成绩非常好。心高气傲的A同学一心想考重点高中,可能是那一年她时运不济考的成绩非常差。

有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小时候很正常!但命运捉弄人啊!我是个女孩子!我又特别喜欢上学!但家里人不想让我上!不想让我上学也就罢了!令人讨厌的媒婆还给介绍对像!我心里落差有点大!然后就郁抑郁!失眠!然后就成了大家说的精神病!反正不正常了!然后我父母就慌了!就带我看了中医!我记得头发银白的老中医!我治疗了一个多月病好了!渐渐的断药了!在那里主要是针灸!我记得我的头上身上扎满了针!我生病了也没有,担革嫁人的命运!在我最讨厌的媒人的介绍下我结婚了!开启了我坚苦的人生路!当然我我结婚的男人不怎么咋地!不过一个老实人罢了!我的日子平稳的过了十多年后,因为我父亲的去世给我带来了沉痛的打击我的病犯了,有成了大家眼里的精神病!我想精神病会伴虽我一生吧!等我那天去世了,精神病也会跟随我带入坟墓!

老师头都大了,那些平时欺负过班长A的女同学们胆战心惊,夜不能寐。

班长A是比较内向的女孩子,一直笑嘻嘻的。副班长拉帮结派一群女生对她非常冷漠 。一群姑娘一起吃饭,吃零食,聊天就是不搭理班长A。冷暴力一天两天不要紧。半年,一年,两年,班长A越来越被孤立。

我是精神科医生,我觉得你的问题本身就存在很多认识上的误区,首先大部分精神疾病没有所谓天生的一说。比如精神分裂症,很多患者都是在青年期因为某些原因才出现的精神失常表现。至于你说的“被逼成精神病”,实际上是不对的。所谓被逼,可以理解为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出现的应激反应,但这种应激反应是否能够过度到精神失常的程度,是要看很多其它因素的,比如是否存在遗传因素,是否有易感基因,是否存在适宜发病的生物内环境,总之如果都没有上述因素,是不会被逼出精神病的。

有没有正常人被逼成精神病的例子?精神病人本身就没有天生的啊!谁见过一个人生下来就精神不好的。都是在生活中受了刺激,或者压力太大排解不开等等,就形成了精神病。

造成精神疾病,和一个人的性格有关系。但更多的原因是确实事无可解,走投无路。

他没有家族病史,可能是比较轴吧,把自己逼疯了。

这就是典型的,被亲情伤害的例子。

好在班长A厄运过去,一切那么美好[玫瑰][玫瑰][玫瑰]

多少表面的因果背后,还藏着人们不得而知的真相。

丈夫和她离了婚,她就彻底地疯下去。随意登上一辆汽车,火车,随便到哪里去。遇上查票的,她就把家里的地址实言相告。她的父母领回她几次,不堪其扰,也担心她的安全,就把她关进精神病院。

没办法,邹家就要全力准备彩礼钱。首先是家里的女孩子都不读书了,其次是要求大女儿出嫁。而且找了一个有点智障的,三十几岁的男人,为的是多要些彩礼钱。

“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啊!”,她一下下越来越重地拍着门,里面的姑娘开始只是懒得开门,此时,已经没有人敢去打开那扇门了。

电影《阿诗玛》将云南少数民族演员杨丽坤托上了高高的云端,却也很快将她推向了地狱。这部片子刚刚拍完还没上映,就被康生宣布为“宣扬爱情至上”的“毒草”遭到批判。毒打、针刺、跪瓦砾、关黑屋子……从肉体到精神,被牵连的杨丽坤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不间断地批斗加上心因性抑郁症导致的恐怖“幻听”一直折磨着她。

我不是课代表吗?我在别的房间教同学缝纫机。回头到班长A那里,我干净跑过去把电源关了。好在A没有事情,断了电源后她又忙别的去了。她是那么的坚强。

我们村有个女的,带着一个儿子嫁给了村里一个老光棍。听说她以前是另一个村里的学校老师,丈夫在事业单位工作,孩子也聪明可爱。天性热情善良的她,心疼学校的另一个同事,一个人在这住学校,免不了孤单寂寞。就经常带所谓的闺蜜去自己家吃饭,玩。后来他丈夫跟她闺蜜就相爱了,要跟她离婚。她闹,她哭,都没用,后来就精神失常,丢了工作,丢了家。经过药物,时间的治疗,勉强接近正常。就带着儿子又结婚了,但是格外唠叨。浑浑噩噩又生了三个儿子,辛苦劳作一辈子。他前夫倒是仕途发达,官运亨通,带着爱人过着神仙眷侣般的好日子。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有没有正常人被逼成精神病的例子?

0 评论

  1. 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纯真过……

    1. 过去流氓在深山,现在流氓在gong安

      1. 没资本好逸恶劳,没本事损人利己, 没机会见利忘义,没胆量违法乱纪, 没钞票骄奢淫逸,只好愚昧无知了!

  2. 或许有一天,当时间冲淡了岁月的痕迹,心灵的枷锁也摒除时,你可以拍拍记忆的尘土,重新展开那些美好的画卷。

    1. 喝醉了我谁也不服,我就扶墙。每个人的心中都一段小电影。”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