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被贾琏休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2b287000039b8c2912927.jpg\”>

“二令”

王熙凤自己做了很多的坏事,而且每次都因她有人丢了性命。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贾琏还是偷娶了尤二姐,收了贾赦赐他的秋桐,也过上一段一妻三妾的生活。八十回前,尤二姐死了之后,贾琏还是一妻二妾。所以这不应该是王熙凤被休的原因。

2.王熙凤是因为坏事做的太多被休的吗?

秦可卿灵柩进驻铁槛寺时,王熙凤受了净虚老尼的请托,为了三千两银子就以贾琏的名义托关系拆散了守备之子和张金哥的姻缘,害得两人双双殉情。但是王熙凤却并不相信什么阴司报应,从那以后,胆识益壮,碰到此类事情照办不误。

其实王熙凤被贾休妻的原因,贾琏曾经对鲍二家的说过,王熙凤也曾经在窗外听见过。

“三人木”

贾琏偷娶尤二姐,王熙凤为了去宁国府出一口恶气,就让兴儿蛊惑尤二姐原先许配的张家去衙门告贾琏的状,还怕事情败露了,让兴儿去害死张华灭口。所有这些行为,一旦有人追究,王熙凤都免不了牢狱之灾。最终王熙凤步步紧逼,终于让尤二姐吞金自杀。尤二姐死后,贾蓉劝贾琏时曾暗示是王熙凤使的坏,贾琏当时就发誓要替她报仇。

根据《红楼梦》第五回中的判词,王熙凤最后的结局大概是被贾琏休了。之所以用了“大概”二字,是因为书中并没有命确关于王熙凤被休的文字,被休的说法,是人们根据判词猜出来的。

  他们夫妻的情感,是有变化的,早期小夫妻甜蜜蜜的,可是到了后来,两人越来越远,越来越生疏以至怨气满满,最终因为各种事情,两人的感情无法挽回。放在那个时代,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凤姐被休也正常。

二、王熙凤的贪财罪行暴露。

至于妒忌,虽然人人知道凤姐是醋坛子,贾琏甚至说她是醋缸、醋瓮,可是凤姐的妒忌并不是明目张胆的。她在人前善于伪装自己,当年不知用了怎样的手段,将贾琏婚前的通房丫头打发了,却将平儿给贾琏做了屋里人。

王熙凤被贾琏休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前八十回贾府还没有败落的时候,王熙凤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出现了妇科病的症状。这在书中有明确的交代。王熙凤的身体不好,与当管家的操劳,不是一点关系没有的。所以,等到贾家败落的时候,王熙凤的身体恐怕会更差。假如他们从贾府的败落中脱身出来,变成普通人,按贾琏的行事作风,他会和谁亲近呢?这时,他和王熙凤的矛盾必然被激化,王熙凤只有被休一条路可走了。

王熙凤被休有重要的外因,就是王子腾的死亡,此人不到台,贾家决不敢休了王熙凤。另一个是贾母去世。

贾琏到叔叔贾政这里管家应该是缓解两房矛盾平衡折中之法,可是这个平衡没有维持多久,王夫人的亲侄女王熙凤就嫁给了贾琏,精明能干强势的王熙凤,加上王夫人,再加上强大的王家做后盾。这个平衡被彻底打破了,贾琏的权力被剥夺到连自己奶母的两个儿子的工作都安排不了,血缘利益使然,王熙凤心向姑妈,心向荣国府,其实真正掌握她命运的是丈夫贾琏、公公贾赦、婆婆邢夫人。

古代男子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娶三妻四妾为了子嗣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生男孩是维系夫妻之名的唯一的底线。邢夫人、尤氏和续弦的贾蓉之妻没有儿子,就只能一味的顺从丈夫了。周姨娘没有子女,在贾府只能过着影子般的生活。

凤姐的能干在贾府是出了名的,可能干的背后,凤姐还有另一副凶狠的张牙舞爪的嘴脸,脏脏事件涉及人命的不少,她是个为了银子连阴司地狱报应都不怕的,馒头庵尼姑求她让长安守备和张家退亲,凤姐收下3000两银子 ,一封书信送出,事迅速就办成了,结果伤及的是两条人命,这两家的儿女知义多情,亲事不成两人双双自尽,两条无辜的人命就此消损,而凤姐却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中赚了3000两银子。另有毒设相思局,害死贾瑞、逼尤二姐吞金、同时也害死了尤二姐肚子里的孩子、陷害秋桐、鲍二家的因和贾链私混被凤姐逮个正着,也被吓的上吊而死。凤姐的手上沾满了一条条人命的鲜血。阴司报应是有的,每一件恶事都在时间里刻着,终有一天会浮出水面。这些人命中涉及的尤二姐、尤二姐的孩子、秋桐、鲍二家的这几条命足以给了贾链休她的理由。

无子、忌妒均为七出之条,她还没给公婆守过孝,不在赦免之列。

还有一种解释是,把一二三看做贾琏对王熙凤情感上的三种态度,开始是顺从,听王熙凤的,二是命令、使令,三是休弃。这里解释把人木合成一个“休”字。我个人比较认同这种解释。王熙凤最后是被贾琏休弃了。

“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强势如凤姐,最终还是被休弃了。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她最终被贾琏休弃呢?

作为官员,私自放债收取高利,这是犯罪。凤姐虽然自己不便出面做这个营生,可是自有奴才旺儿替她做。将来事败,旺儿一定会将凤姐供出。更何况,连袭人都知道凤姐放债之事,这不是什么秘密。

原文如下: “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

邢夫人、尤氏皆无出,但是因为是续弦,死去的正妻生下了儿子,即贾琏和贾蓉。贾琏叫邢夫人母亲,贾蓉叫尤氏母亲。凤姐即使生不出儿子来,将来若是平儿或其他侍妾生下儿子也要叫她母亲,所以不能按无子算。

  无子:凤姐只生了一个(有本子做两个)女儿,一个成形的男胎流了,也就没儿子。淫:这事没证据,可以不算。妒:无人不知,人家是醋坛,她是醋缸。恶疾:凤姐血山崩,不治之症。多言:这就不多说了,话太多。窃盗:转移贾家的东西去王家。——有些的确是凤姐的错,但是什么多言,什么窃盗,不顺父母之类的事情,怎么看都很主观,但是女人弱势,要怎么就怎么样,人家一条就被赶回去了,凤姐七条占了六条,还不休掉等过年?

比放债还严重的是弄权铁槛寺。那一次,凤姐假借贾琏之名逼迫守备家退婚,逼死了财主的女儿张金哥和守备家的公子这一对青年男女。凤姐坐享三千两银子。

当贾府败落之后,她所凭借的所有资源全部失去。她从一个管家少奶奶,沦落成一个普通的女人。而普通女人是要遵守三从四德的,王熙凤的性格,是绝不会去奉行什么“三从”之类的。于是,她和贾琏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失去了社会资源的王熙凤如果不能妥协,就只有被休一条路了。

凤姐太过聪明的算计,最后落的个被休的下场,她和贾链本是有感情的,被凤姐左折腾又折腾,毁掉了自己的婚姻。

  当然了,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凤姐的靠山没了,她的娘家王家倒台了(王子腾的死,预示着四大家族全盘崩溃),贾家里给她撑腰的贾母也挂了,所以,贾琏才休了她,她虽然身在京城,却也只能哭向金陵。凤姐一辈子虽然说贪了点,手段狠了点,但是她一人撑起贾府,所有的心力都耗在贾家上,却终成为众矢之的(正如贾母曾经讲过的笑话,九个媳妇对一个媳妇的恨意,凤姐众叛亲离,后墙倒众人推。),所有的罪过,归于她一人,不是太公平。可是,那又怎么样?就算是贾家崩溃,贾琏也不再风光,可是在凤姐面前,他还是夫,还是天,要休凤姐,谁都说不上话,何况还没人替凤姐说话呢。被休的凤姐,自然和其他女人一样,没有出路,她曾经越强悍,她以后的生活就越没有阳光,死是最好的解脱。(文/宛如清扬)

王熙凤被贾琏休弃的结局,我是认同的。而且,判词中最后一句是“哭向金陵事更哀”。四大家族本都是金陵人氏,因为做了大官,在京城落脚住下。当四大家族“忽喇喇似大厦倾”,一起败落的时候。他们失去了官职,也就失去了在京城的立足之地。王熙凤被休弃之后,因为王家也一同败落了。他娘家在京城已经没有立足地了,所以,她只能孤独的回到金陵老家去。从一个锦衣玉食的公府管家少奶奶,沦落到一个无立足之地的平民百姓,这确实是够悲哀的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在古时,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但凤姐对贾链要求却很严苛,除了认可平儿是贾链的通房丫鬟外,其他出现在贾链身边的女人,凤姐都想方设法的一一拔掉,试想在贾府,上一辈的邢夫人和王夫人她们都必须接受自己丈夫纳妾的事实,并且邢夫人还协助自己的丈夫纳鸳鸯为妾,凤姐在这一点上她有自己反抗,她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出去拈花惹草,也不同意他再纳妾侍。可贾链是什么性子,鲍二家的他不拒,尤二姐他喜欢,父亲赏给他的秋桐亦欣然接爱,他是受封建社会礼制熏陶的一个男人,父亲叔叔都是他的榜样,在他的观念中纳个妾是很正常的事,在那个年代或许真的不纳妾的人才不随时代的主流呢!原本凤姐和贾链的夫妻感情是不错的,随着贾链的一次又一次的出轨和纳妾他们的感情也被一点一点的消磨,这也是凤姐走上被休路上的一个原因。

第二,凤姐心狠毒辣,机并算尽太聪明,反算了自己的人生

  不顺父母:贾赦邢夫人对这个儿媳妇有多大的满意度?对不起,除了家势,找不到一点儿喜欢的,凤姐只讨好贾母王夫人,在他们看来,这儿媳妇典型的不孝顺,七十一回里,邢夫人当着众人的面对凤姐甩脸。

为何这么说,请看我的推论:

王熙凤被休既有内因也有外因,根本原因是自己作的。

我不认同贾琏翻王熙凤的老帐,给尤三姐报仇之类的说法。王熙凤的结局不可能是一个恶有恶报的模式。如果这样,就大大降低了《红楼梦》的思想高度。而且,如果王熙凤害死人命的事情被揭出来,她的结局不可能是“哭向金陵事更哀”。“哭向金陵”虽然是悲哀的结局,但命是保住了,生存还要继续。或者这咱悲哀比起简单的死去,要深沉一些。

王熙凤和贾琏一成婚,半年时间内,她就接连打发了贾琏婚前的屋里人和自己的陪房丫头,只留了平儿一个死忠自己的心腹。为了掩人耳目,她名义上让平儿做了通房丫头,其实贾琏差不多也碰不了平儿。王熙凤的这些行动很明显,她要贾琏在婚姻和感情上忠于自己,她根本容不下其他的女人。今天当然没问题,可是在封建社会,尤其是大家族的公子,繁衍后代第一重要,所以王熙凤的这一诉求,长此以往,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也就是说,王熙凤被休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在失去了娘家强大的支撑下,放高利贷、勾结官府、贪赃枉法导致贾琏被问罪。这在当时也算是罪不可恕了,凤姐被休,并不冤枉。

王熙凤的判词是这样写的:“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身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甲戊本脂砚斋在“一从二令三人木”之下,写了“折字法”三字。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在故事一开始,就把人物的结局告诉了读者。但这个结局不是明明白白说的,而是用类似猜谜的方式。仅就“一从二令三人木”这一句,就有很多解释,红学家们各说各话,很难达成一致意见。其中认同度比较高的有两种,一是把二令,解作“冷”,三人木解作“來”,把“一从”解做“自从”,全句解为“自从“冷来”之后,王熙凤便哭向金陵了。”这样解释之后,还是不好理解,于是,把“冷”附会到“冷郎君柳湘莲”的头上,于是,就有了柳湘莲参加起义军等等说法。根上都是从这句谜语生发出来的。

现在许多讨论王熙凤结局的,都把王熙凤的结局归因为王熙凤的放债重利盘剥,以及害死尤二姐。最典型的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就是这样安排的。这种安排能让人一眼看出续作的痕迹。道理很简单,一个完整的故事,前边出现的情节,后边的事情虽然和前边有连系,但不会是简单的重复提及。所有的续书都免不了有意无意的提及前边的情节,就是在告诉读者我的故事,就是前边的延续。这是一种欲盖弥彰的做法。

但根据《红楼梦》第五回中的判词,“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身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脂砚斋在“一从二令三人木”之下,写了“折字法”三字。说明一二三,其实是贾琏对王熙凤情感上的三种态度,贾琏开始是顺从,听王熙凤的;二是命令、使令,就是说贾琏完全被王熙凤掌控;三是休弃。把人木合成一个“休”字。就是说王熙凤最后是被贾琏休弃了。

1.王熙凤是因为忌妒被休的吗?

贾琏和王熙凤是红楼梦里少有的恩爱夫妻,两人门当户对,婚后生活相对美满。周瑞家的送宫花,碰到两人在房间恩爱;巧姐生病之后,两人分开十多天,再次见面就小别胜新婚;大观园里发生绣春囊,王夫人怀疑是王熙凤和贾琏所为,王熙凤解释自己用的都比粗制滥造的好。这些都说明两人之间是美满的。

王熙凤育有巧姐一女。按照当时社会习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说法,王熙凤应该是有一定责任的。

王熙凤和贾琏,在婚姻的前半期,也有过新婚燕尔的亲密关系,可是他们的婚姻原本就是利益博弈的产物,三大矛盾从头至尾都存在,而且不可调和,两人的婚姻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一、两个人从本质上属于不同的利益阵营

抄家时在王熙凤房里抄出的高利贷借据,和关说官私信件,以及王熙凤的财产数,都暴露于大家眼前,可能贾琏、王熙凤还为此进过狱神庙,贾琏更深旳体会到王熙凤的眼里根本没有他,只有钱。这时各家已分家,贾琏和二房不近,偏和贾珍一家走的近,在这种形势下,王熙凤被休弃是一定的。

是指两个人的感情融洽的初期。标志就是第六回的贾琏戏熙凤,和十六回贾琏护送黛玉回京后小夫妻久别重逢时的打情骂俏。这个阶段王熙凤是绝对的主导,贾琏对老婆差不多是惧怕的,他和多姑娘鬼混被平儿抓住了把柄,恰巧凤姐进来,贾琏怕凤姐知道,吓得脸都黄了,这个“从”应该是贾琏对凤姐的听从,这个阶段二人关系的格局是女强男弱。

这个过程,也是王熙凤斗小三不断升级的过程,从威慑贾琏到逼死鲍二家的,再到算计尤二姐至死。她算计伤害别人,同时也不断的挖掘埋葬自己的大坑。

三、王熙凤这个人和时代要求格格不入。

放债在清代有合法的也有违法的,这与放债方收取的利息有关。通过平儿与袭人说的话,我们知道,凤姐一年凭放债所取得的利润就超过一千两。这个数字让我相信,凤姐的放债一定是高利贷。

贾琏为何休了王熙凤?根上的原因,就是王熙凤的性格决定的。她是标准的中国传统文化所说的“牝鸡司晨”的代表人物。由于她个人能力出众,在贾府没有败落的时候,她以出色的管理能力,凭借贾府的各种资源,建立了自己的权威,在这种权威之下,身为她丈夫的贾琏,也不得不向她低头。

贾琏本是纨绔子弟,风流成性,\\\”脏的臭的都往家里拉\\\”。“甚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贾母这样评说这个孙子。

作者:杜若。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贾琏与王熙凤之间有没有爱情呢?我觉得是有的。他们二人的婚姻无论从那个角度上看,都是很美满的。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说他们婚姻美满是绝不过分的。贾琏常常外出办事,凤姐对他有思念,有牵挂,有安排。这在书中,都有交代。关于他们的情感,第六回中还有一段白昼宣淫的情节。可见二人情感上的融洽。

但是,凤姐身上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忌妒。在古代男权社会中,女人的忌妒,是个很大的缺点。以今天的观点来看,婚姻爱情中的双方,相互应该有忠诚的责任。爱情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排它性。而当时的婚姻道德并不支持平等的爱情观念。在婚姻的双方中,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而女人必须从一而终。但在王熙凤的观念里,是不接受这种观念的。她希望丈夫对自己也要忠诚。这种矛盾不是她个人与贾琏的矛盾,而是她与社会道德的冲突。所以,王熙凤虽然个人能力很强,但最终和金陵十二钗中的其它人一样,都是悲剧的结局。因为这悲剧不是她们个人的,是那个时代所有女性的。王熙凤只是其中之一。

俗话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凤姐的所作所为虽然瞒着贾琏与王夫人等,但是一旦败露,这些事情将会被算到贾琏与贾家头上。到时候贾琏难逃干系,贾府也要倒大霉,这样一来,王熙凤难辞其咎,贾琏一定会休弃她。

  册子上说:“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事哀。”比较符合贾琏与凤姐的日常生活,贾琏偷吃,被平儿抓住,虽然没告诉凤姐,但是明显贾琏已经给她们记上了账,说自己多早晚也要弄死她们(主要是凤姐),尤二姐事发后,贾蓉提醒是凤姐搞的鬼,贾琏说出了要替尤二报仇的狠话……

  贾琏休妻,也是按正常的七出来。妇人七出,有这么些: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多言,窃盗。凤姐占了几条?六条。

王熙凤过生日,贾琏和鲍二家的在家里鬼混,被王熙凤发现,在窗外偷听时,鲍二媳妇说:“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说:“他死了,再娶一个也是这样,又怎么样呢?”

是两人各利益矛盾显现、关系紧张的时期。标志也有两件事:一是贾琏找来鲍二家的鬼混,被凤姐捉奸在床,贾琏竟毫无愧疚之心,还拔剑要杀了凤姐;二是对于家里的大小事务,只要是凤姐想管的,贾琏肯定拿不到手,最典型的就是贾芸找贾琏无果找凤姐立马揽上了工程。贾琏明着不说,这些事他如鲠在喉,只要得了一点时机比如喝了点酒,马上就想发泄心中的怨气了。这个阶段夫妻俩利益之争已经摆上台面,貌合神离了。

王熙凤的判词为:“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一从二令三人木,其主语应该都是王熙凤,她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在作者的心目中她很有才,才干的才。

贾敬过生日,王熙凤在宁国府的后花园里碰到不良少年贾瑞。因为误听别人之言,贾瑞以为王熙凤是个可以与自己发生好事的人,于是先后多次到王熙凤家里占便宜,但是没想到被王熙凤设计害了一身病,最终一命呜呼见了阎王。

  我简单列几处,说说自己的个人看法。

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凤姐的放债和弄权。

其实最主要原因是尤二姐之死,贾琏早就说要为尤二姐报仇。贾府瓦解了,但由于当初王熙凤命来旺儿唆使张华告贾琏\\\”家丧、国丧期间,强抢有夫之妇,停妻再娶\\\”一案,又被可能是贾雨村翻腾出来。由于当年旺儿一念之慈,没有杀掉张华,于是当年参与此案的全部人证到齐,包括胡庸医,事件还原。由此,不仅贾琏、邢夫人、宁府三人都恨透了他,一定要休掉他。

不仅如此,王熙凤还私下放高利贷。这么多的坏事,任何一件露了馅,王熙凤都会被抓。但是如果追究王熙凤的责任,贾琏这个做丈夫的也难逃法网,毕竟是一家人,而且王熙凤做坏事时,还经常打着贾琏的幌子,所以王熙凤因做坏事被抓后被贾琏休妻的说法也有些站不住脚。

3.王熙凤是因为不会生育被休的吗?

《红楼梦》是要探究一个“情”字的。贾琏与王熙凤曾经是否有情?当然是有的。但维系他们感情的东西一是肉体的相互需要,二是社会关系与社会地位上的相互利用。当这一切失去的时候,感情便也失去了。这才是王熙凤的悲剧所在。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以利相交者,利尽而人散。

再有就是,凤姐放债与弄权之事败露之时,贾家一定已急速走向衰败。而王熙凤的娘家,金陵王家,作为四大家族之一,也一定是走向了不可挽回的溃败。因为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王家对贾家既无力援助,又庇护不了自家女儿,因此贾琏休了凤姐泄愤。

贾琏的话里有话。除了对王熙凤的不满意之外,还说了一个更根本的原因,他娶王熙凤是无可奈何的,换句话说,他的婚姻不是自己选的,死了一个王熙凤,再娶一个仍是“史熙凤”“薛熙凤”之类的女人。为什么这样,因为四大家族是互相联姻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贾琏的婚姻是家族联姻,不以个人感情和意志为转移。也就是说,他和王熙凤之间没有真正的夫妻之情。

贾琏夫妇本也恩爱过。说贾琏与熙凤没有感情是站不住的脚的。王熙凤的弄权铁槛寺,假借贾琏写信给长安节度使,间接造成张金哥与未婚夫两人死亡,克扣下人月例银子放高利贷等数宗事,贾琏是不知情的。后来家庭衰败,贾琏会因管教家人不严而获罪。这些都可以成为休妻的理由。

平儿是个美人胚子,贾琏一定也喜出望外。只是他没想到,平儿对凤姐忠心耿耿,一年之内二人也没什么机会在一处。后来他背着凤姐偷娶尤二姐安置在小花枝巷,凤姐虽气得要死,可是人前却是不动声色。她甚至将二姐接进贾府,在贾母面前替贾琏圆谎。至于安插善姐搓磨尤二姐,借秋桐弄小巧逼死尤二姐,这些都是背地里的事。

《红楼梦》从头至尾,也是贾琏不断升级的外遇史。从偷偷摸摸的多姑娘到拉到自己卧室的鲍二家的,再到娶进外宅的尤二姐。贾琏的胆子越来越壮,也证明了他对凤姐的忌讳和惧怕越来越弱。

贾琏刚开始不敢来明的,沾花惹草的事儿他没少干,虽说明写出来的只有一个多姑娘,却是在巧姐出花本该忌三房的非常时期。所以,贾琏是一个欲望十分旺盛的人。一有机会他绝不放过。

王熙凤做了很多坏事,仅仅因为和贾琏的婚姻情感纠葛的,就有两条人命。其一是鲍二家的,她的死虽然不是直接与王熙凤相关,但与王熙凤的闹腾是有点关系的。至于尤二姐的死,确是王熙凤一手策划的。

但是,作者安排王熙凤这样的一个结局,显然也在告诉人们,人不能做坏事,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哪怕你只是为了钱,间接导致了张金哥两口子的死亡,或者说是为了自保,逼死了尤二姐,都是不可饶恕的,最后都会有报应落在你的头上。所以王熙凤的结局是死,是命休矣,未必是被贾琏休掉。可惜作者不能站起来告诉我们他想要表达的真相,但我们可以通过事情的脉络走向作合理的推断。

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和分享!

凤姐在《红楼梦》中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有一个背景强大的娘家,金陵王家,出身高贵。都说:“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这句话道出了王家的财大气粗。嫁到贾府也是堂堂正正的少奶奶,贾母看重中也喜欢她。她行事爽利,是贾府里出了名的人物,大家都知道链二奶奶的能干,十八岁就能管理好这个300来人口的贾府,秦可卿去世时,贾珍找不到人来帮忙料理家中相关事宜,后宝玉就给他出主意,让他请凤姐过来帮忙,凤姐本没有管理过这类事宜的经验,王夫人也说她年轻,不一定能管的好,但要强的凤姐答应了贾珍,这时凤姐需要管荣国府这边的日常事务,还要料理宁国府那边的一摊子事,但她并没有因此手忙脚乱,而是管理的井井有条,一样一样安排的一清二楚,对待下人严格要求,赏罚分明。凤姐行事干练,处事能力也强,在管理家事这件事情上是强于贾链的。可这么能干优秀的妻子最后为什么会招来被休的凄惨结局呢?

第一,凤姐性格太过要强,对贾链要求严苛

一、反目成仇

书中交代,自此以后,凤姐愈加胆壮,类似的事情数不胜数。贪赃枉法之事做多了岂有不暴露之理?

谢谢悟空小秘书的邀请!

王熙凤的这个位置和她所担负的工作,决定了她一定失心于大房和自己的丈夫。这是王熙凤最后混到在荣国府无立锥之路的核心原因。

二、王熙凤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夫一妻,这和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的贾琏,矛盾不可调和。

根本原因贾琏曾经和一个有夫之妇说过,而且王熙凤还听到过。

贾琏本也就是一个不令人省心的。休掉王熙凤,形同中山狼孙绍祖糟蹋迎春致死。

一、无子忌妒,暗害尤二姐。

“一从”

一家之言,仅供闲看。

其外因是“树倒猢狲散”,贾王俱各败落,疼她的贾母过世了,王子腾也暴病而亡,强大靠山不复存在。如第5回判词所云,“哭向金陵事更哀。”待到凤姐被休时,昔日龙王也要青目以待的王家已经颓势昭然,王子腾的死,标志王家擎天柱已轰然坍塌,再无挽狂澜于既倒的后继者。王子滕之死,贾琏便无所顾忌,凤姐往日对他的压迫、凌辱,尤其是尤二姐之死等都使得他以“七出”之一的“无子”为借口轻而易举地将凤姐逐出家门。

红楼梦里,王熙凤争强好胜,行事泼辣,手段狠毒,待下严苛,精明算计,身居荣国府大管家之位,风头一时无两,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她的结局却令人唏嘘。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说明,前八十回中,有个情节,贾琏在外边有女人,并把一绦女人的头发拿回家里,被平儿看到了。贾琏想抢回头发的时候,与平儿有段对手戏很精彩。在与平儿嘻笑争抢的过程中,贾琏激起了兴致,抱着平儿求欢。平儿没有答应,而是笑着跑开了。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环,准姨娘。是可以合法拥有夫妻行为的。但平儿不敢。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王熙凤的忌妒。有了尤二姐的例子在前,后边谁敢越雷池一步?

荣国府有一个怪异之处,贾赦作为长子只继承了爵位,次子贾政继承荣国府邸和重要的田庄等不动产,这是不符合宗法制度的。这是长房和二房不可能调和的矛盾。

王熙凤被贾琏休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既然曹雪芹设计的情节我们今天看不到了,大家只能根据自己对小说的理解各说各话了。我觉得,要追究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能不考虑一下,《红楼梦》的主题是什么?作者写这个人物的目的是什么?这在第一回中,作者就说了,此书大旨是谈情。至于家庭的兴衰,不过是爱情的背景。所以,讨论王熙凤被休的根本原因,应着眼于贾琏与王熙凤之间的情感。

内因是早就一件件写出来的。

内因是自己骄横恶毒不积德,无子妒忌不贤淑。她得知贾琏偷娶尤二姐后简直丧心病狂,又是大闹宁国府,又指使张华状告贾琏,还牵扯上贾蓉,操弄司法如揉面一般。在府内表面做好人,暗里安排善姐、话里话外挑唆秋桐,加之她自己的语言暴力,几方面形成合力,生生剿杀了尤二姐。凤姐状告贾琏,自己未达传宗使命又致怀有男胎的尤二姐吞金而亡,正合古之七出(休妻)的“妒”与“无子”。——生不下儿子,并不必然被休,但凤姐被休主要是自己作的。

但是她不能生育并不等于别人不生育。平儿就可以,无论是哪个小妾生了儿子,她都可以如王夫人照顾贾探春一样,形成“母子关系”,所以,不会生育儿子也不是她被贾琏休妻的主要原因。

4.王熙凤被贾琏休妻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二、家庭危机

王熙凤的强势,王熙凤的霸道,王熙凤的能干,王熙凤的自信,王熙凤的事事要强,王熙凤的贪财恋权……在那个女性实为男性附庸的社会,王熙凤的这些自我意识,于家庭生活于夫妻关系注定只会产生反作用力,让原本亲密无间的夫妻渐渐拉开距离,渐渐互相算计,渐渐貌合神离,渐渐反目成仇。贾琏修掉王熙凤,那是早晚的事,只是不知道那一项会成为那根最后的稻草。

三、纨绔子弟习性

所以,王熙凤假借秋桐之手害死尤二姐,直接将他的希望毁灭,贾琏恨意难消。

在此之间,王熙凤已经得了很严重的妇科病,无法再生育了。尤二姐的孩子被打胎之后,王熙凤带平儿前去慰问时,曾经说过““我或有病,只求尤氏妹子身体大愈,再得怀胎生一男子,我愿吃长斋念佛。”她骂平儿时也说“也和我一样。我因多病了,你却无病也不见怀胎。”这说明她不能生育了。

王熙凤身上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忌妒。在古代男权社会中,女人的忌妒,是个很大的缺点。当时社会是男尊女卑,当时的婚姻道德并不支持平等的爱情观念。在婚姻的双方中,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而女人必须从一而终。

尤二姐被逼死,一尸两命,是贾琏最切齿痛恨的。因为尤二姐腹中的成形男婴是贾琏的希望。贾琏是荣国府长房长孙,是宗族法定继承人。其只有一女贾巧姐,将来巧姐出嫁,对贾琏地位的威胁是不言而喻的。贾政痛打贾宝玉后,王夫人的哭诉丧子之痛就是一个鲜明的事例。虽说现在贾母健在,偏袒贾政,但贾政却是荣国府二儿子,贾母归西后,家族继承者地位不一定还是他。贾琏作为荣国府长房长孙,没有子嗣延续香火,是一件大不孝的事情。

王熙凤曾经有过两个孩子,一个是过年之后的小产,是男是女无从得知。另一个是怀了六七个月的男孩。宫中一个老太妃去世后,王熙凤身体有病,王夫人启用贾探春、李纨和薛宝钗三个人共同管理。在此期间,大观园也发生了玫瑰露和茯苓霜的事情。因为涉及到王夫人的丫鬟彩云,又关系到贾探春的亲生母亲赵姨娘,所以平儿找到贾宝玉让他出面承担,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后向王熙凤汇报了情况。王熙凤不依不饶时,平儿劝她时带出了流产之事。

  高鹗的续书,很大程度上与大神最初设定不同,单就悲惨度而言,肯定是大打折扣的。凤姐的结局,必然相当糟糕,从前面一些内容来看,她应该是被休后惨死。

我们先来看看古代的“七出”。这是封建社会里休妻的标准,即“无子、淫佚、不事姑舅、口舌、盗窃、妒忌、恶疾”。王熙凤无子,妒忌,已是犯了七出中两条,可是这恐怕不是她被休的根本原因。

贾府里的男人都是有很多个女人的,荣国府里贾赦天天在屋里和小老婆在一起;贾政是个正经的男人,也有一妻两妾。贾琏自然也希望如此,但是在王熙凤的观念里,是不接受这种观念的。她希望丈夫对自己也要忠诚。虽然有了平儿,也只是个摆设,一两年才允许两人一次在一起。王熙凤个人能力很强,又有娘家撑腰,所以在贾琏面前很霸道。

这里用来拆字法,人木合起来就是一个休,夫妻二人彻底决裂,贾琏愤而休妻。这一阶段的标志就是尤二姐之死。贾琏原本没有怀疑凤姐,但尤二姐死后,贾蓉提醒贾琏,尤二姐死的不明不白,能让她走上绝路的力量,绝不会是一般的伎俩。贾琏恍然大悟,才明白自己平时被蒙蔽了。

这些事情诚然是伤害了夫妻感情,但是不至于导致婚姻破裂。贾琏也曾对鲍二家的抱怨过,“再娶一个,也是这么着。”那,王熙凤究竟为何被贾琏休弃呢?

这从《红楼梦》曲里面也可以印证:“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王熙凤一生都在算计,我们也不能说她的算计不好,但凡谁要是处在她那个位置,也会有各种算计,否则如何来管家理业?在这个过程中顺便干点私事,也是人之常情。

一从二令三人木,王熙凤的这句判词,描述了她与丈夫贾琏关系逐渐恶化的过程。对这句话的理解,一般认为王熙凤和贾琏的夫妻关系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这种情况在贾府没落后迎来了变化。查抄大观园时,贾探春说出江南的甄家被抄治罪,贾府也离被抄家也不远了。贾府被抄,四大家族谁也跑不掉。没落之后,大家都以生存为最根本目的了。没有了四大家族的羁绊,贾琏自然会急于摆脱套在婚姻上的枷锁,把王熙凤休掉,扶正平儿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王熙凤的判词里的“休”,有人解读为被休,也有人解读为吾命休矣!个人更倾向于后者。以凤姐一惯的强势,还真谈不上被休。

许多人把贾府败亡的责任推在王熙凤的身上,认为是王熙凤做的坏事,毁坏了贾府的根基。并认为这才是贾琏休掉王熙凤的主因。这个结论的背后是毫无新意的女人祸水论。而《红楼梦》绝不是这样的主题。它体现的是对女性的尊重。王熙凤这么厉害的人物,依然无法主宰自己在婚姻中的命运。她曾经为靠得住的富贵和权势,不过是一座冰山。在那样的社会现实之下,再厉害的女人,也翻不出男人的手心。无论如何挣扎,都免不了悲剧的结局。这正是《红楼梦》的伟大之处。因为它照出了婚姻制度和婚姻道德的不合理。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王熙凤被贾琏休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