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亲的人去世了,你会害怕他们的尸体吗?

看到了这个提问,让我的心情更加难过。我不但不会害怕已故亲人的遗体,反道是更加不舍。那是在我的妻子去世后的第三天,也就送妻火化之前。我向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提出了一个请求:要求工作人员,把我妻子的遗体从水晶棺罩中推出来。让我好好地看她最后一次。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工作人员同意了我的要求。妻子的遗体被推了出来,我在妻子的遗体上,从上而下为妻子重新整理了一遍她的服饰,和遗体的各部位。我亲吻着妻子的额头,亲吻着妻子的脸庞。反复地整理着妻子的头发,为妻子梳理了最后一次的头发。我没有一丝一毫惧怕亲人遗体的感觉,只是想再多看一次亲人的面容。永别了,真正的永别了。

所以,题主,你不应该害怕,也不必害怕,亲人就是亲人,无论是生前还死后。

99 年冬,我的妹妹27岁,头一天,我俩还通了电话,她告诉我家里很好,让我放心,她离家近,隔几天会回家看望母亲和奶奶,让我不用惦记。

我怕,妈妈去世的时候,少不更事的我当时在读四、五年级,那是夏天,农村下午放学回来的路上,蹦蹦跳跳快回到家的时候,邻居告诉我:你妈妈都走了,你还这么高兴?听到这话,我似乎应该是懂的是什么意思,似乎又不太懂,似乎也不太相信。在家里办事的几天时间里,我曾极其害怕又会偷偷瞄几眼躺在门板上的母亲,给她上香,会看到她嘴角已经臃肿腐烂,我也从不敢靠近,毕竟小时候也还是听过一些鬼故事。

“爸,想吃点什”,“我想吃点面条”,在当时那真是天大的困难,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计划物质。就近供销社买不着,向邻居打听得知,约四十里的小镇上用大米可以兑换。用黄书包布袋背上几斤大米,来回步行几十里换回了面条,满足了父亲最后的心愿。

自父亲去世的那一刻,直到父亲躺在骨灰盒里,三天的时间一直在父亲身边陪着他,没有任何感觉,泪也哭干了。中间因为过度的伤心,我哭的背过去三次(父亲的堂弟也就是我堂叔在后来告诉我的)。

等我穿着棉毛裤跑到院子里的时候,发现父亲倒在厢房最北一间的厨房冰冷的地上。我狂喊着扑过去,趴在父亲身上喊他,父亲已经没有任何反应,我用手试探父亲有没有呼吸?发现已经没有了呼吸,我尝试着去给父亲做心肺复苏,发现已经晚了,父亲的脸颊已经冰凉。躺在地上的父亲就像睡着了一样,面容安详,旁边是已经喝干了的农药瓶。

但愿有来生,我还想做父亲的儿子,做个懂事的孩子。虽然在外地娶妻生子,生活了二十多年,我曾经嘱咐儿子,等到有一天我也离开这个世界,就把我送回安徽老家,埋在父亲的身边,永远的陪伴着他老人家。

问这样问题的人,肯定是个孩子,至少心理上是个孩子,虚长岁数了。

一个与你日夕相处的亲人去世,除了万般不舍,谁会有害怕的想法。我个人认为,一个人只要经历与亲人的生死离别,才会懂得什么叫成熟,什么叫悲伤,才会明白,这个世界除了生死,没有大事。

不会。因为他们是亲人,你觉得他们不会害你,也不会吓唬你;如果是陌生人,那么就会觉得很恐怖:因为你觉得他们也会像生的时候那样,会害你,吓唬你。

不害怕,我的爸爸今年的4月1号离开我们了,心疼的要命,我们这里是土葬,他躺在水晶棺里,晚上守夜,我一个人的时候,会掀开水晶棺上的布,看看他,最后入棺,我还拉着他的手,双手捧着他的脸,只有心碎,没有害怕,现在爸爸生前喝水的杯子,我用着,爸爸的手机号码,我用着,爸爸的洗脸毛巾,我也用着,每次回老家,我和妈妈都睡在爸爸床上,(妈妈脑出血,智商像个两岁孩子),房间里放了几件爸爸生前的衣服,每次回去,我都会抱抱他的衣服,用力闻闻衣服上的味道,感觉爸爸还在……如果人死后,真的能有魂魄就好了,这样爸爸就可以回来看我们了……

我想,在我妈妈去世后的好几年,我都会在夜里梦到那个慈祥的妈妈,每当在梦里梦见的时候总会很高兴,会认为妈妈又活过来了,那种失去母爱又渴望得到母爱的心,能够梦到母亲真的是非常幸福,可是,梦终归是梦,早晚会醒来!

我想不通为什么她会突然死亡,她有病,但病不致命,她有几岁的心肝宝贝儿子,她不舍得自杀,我要报案,要查明她的死因,可是,我怕她完好的身体被解剖,我彻夜难眠,不知道怎么办。

三天的时间里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害怕和恐惧,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仅仅过了几十个小时,我的妹妹没了,我赶到她家的时候,她的面容还是生动的,像睡着了一样,身体是柔软的,盖在被子里,我多想她能忽然睁开眼说,你们哭什么呢?我只是睡着了,可惜,我在妹妹身边守到深夜,她的身体越来越僵硬了。

所以,害怕不害怕,不过是心理的感觉罢了,万法唯心造,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内心的幻化而已,山河大地、草木鱼虫、好人坏人,悲伤喜爱、痴情绝情……统统都是内心的创造,从无始以来,这个世界就成型了。

自己的亲人害怕什么!八年前,我老妈妈去世的当晚,我抱着遗体拉着老人家的手躺在一起二十三天前,整整一夜!二十三天前,我老公肝癌去世,瘦的形销骨立!弥留之际,我握着他冰凉的手,不停的抚摸着他严重脱相的脸,亲了又亲,挨了又挨!伤痛的无以复加!等到殡仪馆火化的时候,家人怕我哀伤过度,确认尸体的时候,不让我进去,可我非要进去!看到从冷柜里推出的他,有的只是爱怜疼惜和刺骨的悲伤!到了告别大厅,我紧紧的抱着他的脚,舍不得松手!抬眼看到由于温差渗出的水珠,谁都拉不住的用纸巾给轻轻的吸干净!由于离安葬还有两天,我们把骨灰抱回家里供在灵堂,和他说话述说我们的思念!每晚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抚摸着骨灰盒和遗像对他说,如果有知,跟着我走,我们梦中相会!此一去,就是天人永隔,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不去珍惜和亲人最后见面的时间,才怕呀!有什么好怕的?至亲!即便真有能变成鬼这一说,难不成他会害你?二十三天了,每天都希望老公能进入我的梦境!

1998年深秋的一个夜晚,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年仅63岁的父亲突然服毒自杀了。记得当时是下半夜三四点钟,我迷迷糊糊睡的正香,听见母亲在后院里撕心裂肺的喊我名字的时候,就感觉出事了。

按照家里的风俗给父亲烧过“五七”以后,我就出去打工了。毕竟母亲也已60岁,父亲去世后,我身后的那座山轰然倒了,以后所有的路只能依靠自己。

她比我小一岁多,不爱说话,腼腆,胆小,爱笑,一个别人都笑不起来的笑话,她能想起来就笑,她是女孩儿,却会干很多男人干的活,会挑水,打农药,使唤牲口,干活是一把好手,她是妹妹,却像我的姐姐一样,替我干活,让我安心上学读书,帮我送粮食到学校,订婚买了新衣服,也记着给我买一件,结婚买录音机,专门买个便携式的,让我带到学校学英语用。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在守孝的那几晚,我仿佛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后来我问别人有没有听到,都说没有。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觉得父亲劳累一生,却没有享受子女福,才安排如此大的排场来迎接他。

哪里还会怕她的尸体,在外心里,那还是我的妹妹。

后来,无数个夜里,我又梦到了她。

二十岁那年,我父亲病逝。在父亲重病期间,大部份东西不想吃,也吃不下去,面对七十岁的老父亲我无计可施。八十年代的农村,真的太落后、太贫困,无论年老年幼,病重病轻都是在家疗养,眼看重病父亲快支承不下去了,但家里剩下的只有米饭与小菜。

记得看过一本书,说尸体会表达,告诉人们真相,我在给妹妹换衣服的时候认真观察,可惜我不是法医,非常痛恨自己的犹豫不决,任由她婆家草草安葬了她。

我经历过与父母的生离死别,说实话面对亲人的尸体,我真的特别特别的害怕,那种怕无法形容,是一种极度的恐惧感。

我不会,我的父亲是今年3月15号晚上10点钟突然走的,11点钟我刚睡觉,家里打来电话说,让我马上回河南,深更半夜的,就是坐飞机,也没有航班了,我赶紧订第二天的飞机票,那天晚上我也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的是我的父亲身体还可以,怎么突然走了呢?又一想,他的年纪也是高龄84岁了,他没有糟罪,心里很沉重,我也没有经历过和亲人生死离别的场景,心里想着回到家里,怎么去面对呢?第二天深夜11点钟才回到家里,家里人和本村组的人已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我父亲已躺在冷冻的水晶棺里,心里虽然没有哭出声来,眼泪汪汪的掉了下来,我坐在我母亲床跟前,听我母亲在讲我父亲怎么走的,第二天,也是我父亲入土为安的一天,中午12点客人吃完饭,就开始准备把我父亲送往墓地,在让孩子们小辈们给我父亲洗洗脸时,我也摸了摸我父亲的手,是冰冷的,硬硬的,我父亲的面容很慈祥,一直到入土为安,从坟地回来,我没有掉一滴泪水,我想的是,我父亲突然的走,是他心里带着气走的,还是几个儿子不孝顺,也包括我对父母没有尽到孝心,现在想起来,问心有愧,过后,每想起父母的一生,多么的容易,也常常一个人默默的哭,掉眼泪,

82年的我,现在已经快四十岁了,也已经成了家,工作还算过得去。现在,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梦到过她了,也许是生活压力所致,也许时间太久了,彼此都忘记了。

按照老家的风俗,丧事要办三天,第二天父亲火化了,捧着小小的骨灰盒,看到63岁的父亲已经化作一捧白灰,才真正感受到人生之路的短暂。

每次想起父亲的时候,或者听到汪峰的《爸爸》这首歌的时候,在生活里或者影视剧里看到别人父子其乐融融的场景时,对父亲的思念也愈加浓烈,心情也随之暗淡。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梦见您,我的妈妈。

时至今日,父亲已经离开我二十一年了,父亲的面容依旧深深的刻在我的记忆里,每次回家给父亲上坟的时候,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父亲的离世也带给我一辈子的遗憾和内疚。父亲走的那么匆忙,没有好好孝敬他一天,他老人家也没有看见我成家。我依然活在对父亲的亏欠和自责之中,也许等到有一天,我也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得以解脱。

但是到第三天晚上的时候,去离我家200米的邻居家归还租用的棉被时,走到一条漆黑狭长的小巷时,安静的巷子里好像有人的脚步声在后面跟着,我感觉到头发已经立起来了,拔腿就跑,气喘吁吁的跑到家门口时才松了一口气,才敢回头往后看。那一刻,我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什么是毛骨悚然,冷汗直冒。

我父亲去世的时候,身为长子的我,亲自帮他洗身换衣,又独处灵前守孝几晚。那时候的我,想得最多的是,为什么日子刚刚好,父亲就离开,受苦受累把我们培养成人,到头来却没享过我们什么福。我是多么想他突然起身,说自己没有死。

父亲火化后骨灰盒一直放在后院的一间房子里,每次去到后院拿东西的时候,都是急匆匆的跑过去急匆匆的跑走,心里一直慌得很。和母亲说,母亲让我到父亲面前多说说话就会好点了。于是在父亲火化后直到烧“五七”的那一段日子里,每天去看看父亲的遗像,看看那个装了我最爱亲人的木盒。那段时间,因为对父亲无比的内疚和思念,年纪轻轻的我每天要抽三包烟。

我擦干眼泪,呆坐在地上,过了许久,母亲拉我起来,我到院子里搬来一张凉床,卸掉门板铺在凉床上,和已经闻讯过来的邻居一起把父亲抬到凉床上,找了一条毛巾遮挡住父亲的面容。此刻的我,跪在父亲的床边,禁不住的嚎啕大哭。

面对亲人尸体害怕,这是心态问题。满足父母心愿,这是德与孝顺问题,亲人离去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规律,对待父母生前尽孝,才是我们最应该、最及时做的事情。

不知道哭了多久,天慢慢亮了,左邻右舍都到家里来帮忙。母亲忍着悲伤,亲手给父亲做寿衣(母亲是裁缝),上午闻讯过来的亲人们聚在一起,给父亲穿上刚刚做好的寿衣,换上新买的帽子和鞋子。堂叔让我给父亲洗脚穿袜子,当我脱掉父亲的袜子给父亲洗脚的时候,摸着父亲冰冷的双脚,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父亲用同样的方式给我洗脚。

1999年春节和母亲兄妹五人过了一个没有父亲的节日,我又继续踏上打工的路程。在99年清明前夕,父亲的骨灰盒送下了地,等到我端午节回来的时候,父亲坟上的草已经长的很茂盛了。回到家里放下行李直奔安葬父亲的那块田地,还有三四百米就到田里,远远的看见父亲的墓地,早已泪流满面。那天上午在父亲的墓地前呆了三个小时,把长到26岁没有和父亲说的话全说了,只可惜再也看不到父亲慈祥的面容、憨厚的笑脸、听不到父亲不紧不慢的叮咛。

图片来自网络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你很亲的人去世了,你会害怕他们的尸体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