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中有多少成份是不真实的?

《史记》中有多少成份是真实的?历史类的记载一般都后人编写的,大多数内容都是当代文人墨客受时代当权者之命而编撰的,内面肯定包含着统治者的旨意,其多多少少的捏造水分是难以避免的。但巜史记》这部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一一纪传体通史真实性是较为可靠的。《史记》记载了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元狩元年间共3000多年的哲学、政治、经济、军事等历史。被列为“二十四”之首。与后来的巜汉书》、巜后汉书》、《三国志》合称为“前四史”。其记载的历史内容应该具有真实性,但客观地讲无论什么样的史书记载的内容象物体存在那样的真实是不能的。

司马迁曾拜过董仲舒、孔安国这样的一流学者为师。他不但从这些学者那里获得了不少有用的史料,更重要的是,他树立起了一种正确的史学价值观。这种史学价值观,让他在进行史学创作的时候,能够努力追求“微言大义”,表达对国家兴亡更替最正能量的理解。这种理解,也为后世所有的史官所接受和推崇。

《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悦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张仪的智诈、行事方式比苏秦更下作,“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秦惠王封张仪为相,张仪出使游说各诸侯国,以\’\’横\’\’破\’\’纵\’\’,“为魏相,拆散魏齐联盟,为楚相破坏楚、齐联盟”,使各国纷纷由合纵抗秦转变为连横亲秦。张仪也因此被秦王封为武信君。秦惠王死后,因为即位的秦武王重武好战,不喜智诈,多数大臣也对张仪没好印象,张仪被迫出走至魏国,并出任魏相,一年后去世。

史记是司马迁于汉朝时写的,包括战国时期和汉初的内容。

《史记》所记载的内容是从三皇五帝开始的。那是两三千年前的事情了,司马迁又是如何知道那时候的事情呢?二是秦始皇曾进行过“焚书坑儒”。当时李斯曾给秦始皇建议说:“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也就是说把除秦朝以外的历史书都烧掉了。既然都烧掉了,自然就没有了。三是项羽进入咸阳的时候,曾火烧阿旁宫。有可能烧掉了不到史书。

这说明什么?要么《史记》造假。要么《周易》和《易传》造假。

一是因为司马迁痛苦的接受宫刑,含悲忍辱,在叙事时个人爱恨情仇的感情倾向太过明显,对历史人物注入了很多自己的情感;二是个别历史细节方面,事实和传说的区分有些混淆;三是对一些重要历史事件交代不详,比如对春秋时代一些小国、各诸侯国内重要卿族着墨不多;四是有一些史实,在不同的篇章中分别记述,并有相互矛盾之处。

西晋咸宁五年(279年),汲郡(今河南汲县)人不准盗战国时期魏安釐王的墓葬,发现大量战国时期竹简,经整理成《竹书纪年》后,《史记》中的大量记载被质疑。

那么,《史记》所记载的历史,是不是历史事实,有没有胡编乱造的成分呢?

“焚书坑儒”只是李斯的一个建议,究竟这个建议是不是被秦始皇采纳了,我们现在其实并不完全肯定。而且,就算把其它国家的史书给烧了,秦国的史书是保存下来了的。而秦国当年在史书记载上是下了不少功夫的,从吕不韦把很多读书人找来,编写《吕氏春秋》就可以看出来。同时,李斯只是建议烧掉诸侯国的史书,在诸侯国之前的,记载西周、商朝、夏朝,以及三皇五帝时期的史书,并没有烧。而且,很有可能只是烧掉了民间的史书,朝廷中的史书并没有烧掉。

范雎最后怎么死的?秦攻打邯郸失败,河东和太原郡失守,与范雎任用私党有很大关系。郑安平、王稽都是范雎保任,郑安平为将军,王稽为河东守。按照秦律“任人而所任不善者,各以其罪罪之”。王稽私通外敌,郑安平率部投降,都是死罪。因此,在公元前255年,范雎就同王稽一起被处以死刑。最有说服力的是出土的睡虎地简(竹质)记载:(秦昭襄王)五十二年,王稽、张禄死。(藏于湖北博物馆)

所以,尽管司马迁生活在三千年后,尽管他能获得的信息,并不是很完善。但是,他肯定是那个时代,获得有价值的信息最多的一个。他所写出的《史记》,也是最接近于历史真实的。

战国到秦汉,有《尚书》《国语》和诸子百家在世间流传,但各种史书中间的记叙经常互相矛盾。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要搞清楚,司马迁看的史书多不多?他能不能看到真实的史料?

如,《史记》记载,周文王在伏羲《易》八卦基础上作六十四卦。孔子为周文王的《易》作《易传》。司马迁说,孔子传《易》,代代相传,传到杨何,司马迁受《易》于杨何。据此可见,司马迁对孔子传的《易》及作的《易传》都十分熟悉。但是,现通行本《周易》与《易传》合为一书,《易传》却直接否定了《史记》的说法,周文王之前已有六十四卦。

二是《史记》《战国策》中有关苏秦的记载错误百出,苏秦、苏代、苏厉兄弟的事迹混淆,甚至连他们兄弟的辈分都搞混了。苏秦兄弟五人,他应该排行最小。《史记》记载:“苏秦约从山东六国攻秦”,这里苏秦乃公孙衍之误,因为此时苏秦尚未登上政治舞台。《战国策》记载,燕昭王派苏代于公元前300年入齐进行反间活动之事,乃是苏秦所为,不能记入苏代名下。

汉武帝时,儒家被独尊。汉儒为了政治需要,难免对历史进行篡改,很多历史事件被经过精心涂抹,甚至剧情出现重大反转。

或许并不是司马迁之过,本来司马迁依《秦策》并无不韦献姬匿有身之事,后世为抹黑秦国与秦王,遂篡改《史记》,流传后世。

司马迁不经历所有事,所以存在着太多的听来的东西,听来的东西自然存在着不真实。那怕是司马迁认为真正的,事情也真真正正的,但在写皇家的非议时,因皇帝制约,也不敢100%写出真的东西来。

三是司马迁收集了不少民间传说。这些民间传说,也许并不是以文字的方式记载下来的,但是并不表明它就没有史料价值。实际上,民间往往更能够听到真实的声音。司马迁通过这些真实的声音,印证史料,他得到的结果更有说服力。

一是苏秦比张仪的政治生涯晚25年左右,苏秦是张仪死后才步入政坛,他们两人的政治活动没有交集。苏秦的真实活动年代大约在公元前312年至前284年。

一、秦始皇并未烧光所有书。

2.司马迁在二十岁时开始游历天下,他从长安出发向东南行,到汨罗江屈原沉渊处凭吊,观南方楚越旧地,考察齐鲁地区文化,沿着秦汉之际风起云涌的历史人物故乡和楚汉相争的战场,一路游历,遍访遗址,寻访前代遗民,搜集到了很多民间中口口相传的历史故事。由于并非他亲眼所见,所以肯定有夸大的成分。

剖析自《史记》过后所编撰的历史文选,其内容水分渗透多些,所谓越古老的史记越真实,人为的现象毕竟少许多。



中国历来比较重视修史,先秦时代各诸侯国都有本国的太史官员和专门的史书,如晋国的《乘》、鲁国的《春秋》、郑国的《志》、楚国的《梼杌》,其间由于诸侯兼并混战,史书丢散、记载中断,仅有鲁史《春秋》流传下来。

《史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贯通古今的通史,在中国史学中的崇高地位不可撼动。

但自越来越多的先秦古籍竹简陆续出土、更多的历史文献被挖掘解读,以及诸多考古发现成果公之于众后,对《史记》可信度的讨论开始成为热门话题,很多人抱有疑惑,《史记》还是信史吗?

其二,《秦策》不韦所说为文王后弟阳泉君,而《史记》则谓不韦说华阳夫人姊。

三是苏秦确是燕国间谍,但从来没有身佩六国相印。

3.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在世时,曾经准备动手编写一部史书,并有了初稿,这也是司马迁写《史记》的底稿和母本。

四、司马迁曾游历全国收集史料。

秦始皇时期和楚汉相争时期,无数宝贵的先秦典籍被焚毁,很多历史到了汉代都已经成为了一片空白。

1.司马氏一家世代为太史,整理和论述历史,有机会接触到汉朝中央政府保存的大量珍贵历史文献和国家文书档案,这是在民间难以找到的,这是司马迁撰写史记的第一手资料。

就连鲁迅称颂《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也有人认为这是《史记》违背历史事实,更接近于文学作品的一种评价。

相信历史

苏秦游说列国,被燕昭王赏识,出使赵国。苏秦到赵国后,提出合纵六国以抗秦的战略思想,并最终组建合纵联盟,任\’\’从约长\’\’,兼佩六国相印(即各国外交联络官,类如外相、外交部长级,并不是丞相),使秦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联盟解散后,齐国攻打燕国,苏秦说齐归还燕国城池。后自燕至齐,从事反间活动,使齐吞宋、疏赵、恶秦,四面树敌,致燕昭王离间齐国的外交方略大功告成,最终因间谍行为败露被齐湣王车裂而惨死。

我是任微言卿,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青梅煮酒,以史会友。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有人认为,史书和电视剧都表明范雎是病死的,而不是被处死的。认为范雎是病死的,主要是根据《史记·范雎蔡泽列传》记载:范雎最后主动将相位让给蔡泽,其让位的原因是由于蔡泽对他陈述“日中则移,月满则亏,物盛则衰”的道理,并且用商鞅、吴起、大夫种等人功成不知身退而遭祸的事例,劝说他“以此时归相印,让贤者而授之,退而岩居川观,必有伯夷之廉,长为迎候,世世称孤,而有许由、延陵季子之让,乔松之寿”。范雎听了这番话,就称:“善。吾闻欲而知不足,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有。先生幸教雎敬受命。”故范雎主动向秦昭襄王提出:“客新有从山东来者曰蔡泽,其人辩士,明于三王之事,五伯之业,世俗之变,足以寄秦国之政。臣之见人甚众,莫及,臣不如也。臣敢以闻。”昭襄王经过与蔡泽谈话,很赏识蔡泽,拜为客卿,迎候因病请归相印。昭王强起应侯,应侯遂称病笃。范雎免相,昭王新说蔡泽计划,遂拜为秦相。

明人王世贞《读书后》认为: 自古至今以术取富贵、秉权势者,无如吕不韦之秽且卑,然亦无有如不韦之巧者也。凡不韦之所筹策,皆凿空至难期,而其应若响。彼固自天幸,亦其术有以摄之。至于御倡而知其孕,必取三月进之子楚,又大期而始生政,于理为难信,毋亦不韦故为之说而泄之秦皇,使知其为真父而长保富贵邪?抑亦其客之感恩者故为是以詈秦皇?而六国之亡人侈张其事,欲使天下之人,谓秦先六国而亡也。不然,不韦不敢言,太后复不敢言,而大期之子,人乌从而知其非嬴出也。

但司马迁即使秉笔直书,也免不了个人好恶对于写作的影响,更何况史料来源还不一定完全可靠。《史记》的主要问题是:

司马迁,是西汉时期的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被后世尊称为“太史公”。

其中主要的质疑点,在此仅举几例:

  • 其一,《史记》记三代之初是尧舜禅让、商代的伊尹放逐商王太甲后迎回;《竹书纪年》记载“舜杀尧”、“伊尹杀商王太甲”,给儒家笔墨中黄金盛世的上古时代抹上了一层血腥色彩。
  • 其二,《史记》记周厉王之后,西周“共和行政”,是周公、召公二人代替天子行使职权;《竹书纪年》记载的则是“共伯和干王位”,就是说有个诸侯国——共国,它的国君是伯爵,名字叫做“和”,称之为“共伯和”,占据了王位。《清华简》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共伯和立”。
  • 其三,《史记》记东周建立是因为“烽火戏诸侯”,周幽王被杀,随后周平王东迁;《清华简》则无“戏诸侯”一事;《竹书纪年》记载,虢公立王子余臣为周天子,即周携王,与周平王形成“周二王并立”的局面。
  • 其四,《史记》记载晋国的屠岸贾发动“下宫之难”,造成“赵氏孤儿”的惨案,赵家的两个门客程婴和公孙杵臼含辛茹苦养活赵氏孤儿,助赵氏复仇;然后根据多种先秦古籍对比,此事被认为是子虚乌有。
  • 其五,《史记》中记载庞涓在齐魏马陵之战后自杀;而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孙膑兵法》则记载孙膑在桂陵之战抓住了庞涓
  • 其六,《史记》记载张仪与苏秦是同一时期的人,合纵连横争斗不休;而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战国纵横家书》记载,苏秦晚于张仪,与张仪斗争的是公孙衍
  • 其七,《史记》记载秦国将军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国降兵;而高平市长平之战遗址发掘的赵军尸骨坑土层很薄,说明不是活埋的,这些尸骨多有刀剑劈砍或钝器砸伤的痕迹,证实这些赵军是战死的
  • 其八,《史记》记载秦二世胡亥是篡位的;北京大学收藏的竹简《赵正书》记载:“秦始皇传位于胡亥。
  • 其九,《史记》记载项羽火烧阿房宫;但是根据考古发掘,在阿房宫遗址上没有发现秦代砖瓦,也没有找到火烧的痕迹
  • 其十,《史记》中神话色彩不少,如周人的祖先是踩了巨人的脚印而生,秦人的祖先是吃了飞鸟的卵才诞下,夏、商、周、秦四代的祖先同时一起在尧舜手下做官,显得有些荒诞不经。

一是他了解到了历史上所发生事件的地理面貌。古代和现在不同,现在由于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我们很难感受了在这块土地上历史事件的原貌。但是古代的地理地貌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因此,司马迁能够体会那些历史事件的所有场景和面貌。这让他在写的时候,具有足够的真实性。

二、萧何抢救了秦宫中的典籍。

其实,司马迁看的史书是非常多的,他也看过不少真实的史料。有几个证据可以证明。

其一,《秦策》谓不韦为异人使秦,当孝文王时;而《史记》谓不韦西游,当昭王时,孝文王尚为太子。

吕不韦与赵姬同居,后献有身孕的赵姬与异人,生始皇——是一种捏造。是司马迁不取《秦策》之说,还是后人篡改《史记》

我相信全部是真的。

经过毕生之心血,耗费十四年功夫,司马迁编撰完成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十表、八书,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余字,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沿用。全书初名《太史公书》,三国后,以《史记》之名流芳后世。


司马迁撰写《史记》的史料来源

当代,除了越来越多的考古成果出炉,清华大学所藏的战国竹简《清华简》和北京大学从海外收购的西汉竹简《赵正书》中,很多内容均有与《史记》不同之处,《史记》所记载的历史受到怀疑。

诸如此类,历代争论不休,但是目前很多新出土的文献还只是孤证。对于史记的记载,我们当然可以去否定去质疑,但作为孤证的新出土文献不能用来作为否定《史记》的唯一证据,还应更多采用“二重证据法”,比对勘误,慢慢还原历史真相。


先秦时代史料的破坏

《史记》是一部伟大的历史著作,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然而,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史记》也有不真实或不合理之处。略举三例:

三、司马迁能读到皇家所有典籍。

总体来说,司马迁对这部书严谨的态度,使得《史记》有了质量的保证,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参考,方便我们继续探究历史真相。

《史记》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与《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 ,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纪传体史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太初元年(前104年),司马迁开始了《太史公书》即后来被称为《史记》的史书创作。该著作前后经历了14年,才得以完成。

中国历史上,每一个朝代都有一个记史官员,负责记录本朝所发生的各种事情。司马迁是史官世家,其父亲也是汉朝的太史令。从小受家族氛围的耳听目染,读了不少的历史书籍和文献,同时作为朝廷的史官,其著作《史记》绝不可能瞎编乱凑。 古代的记录工具非常之原始,文献匮乏,到了秦始皇嬴政时期,又经历了焚书坑儒。导致了很多重要的史书失传。庆幸秦朝统治才十五年,汉朝建立后,官方及民间立刻组织人力拾遗校勘,通过幸存的老文化人口述恢复典籍书籍。也有通过藏在枯井、墙壁而幸免的书籍复刊。司马迁父亲去世后,他承袭父亲的职位,更是有条件可以看到当时汉朝的大量国家档案。但是,他就不太可能对三千年的历史了解到每个细节。司马迁撰写史记,最大的特点就是严谨和认真,他记载的每一个事件,都亲自去走访调查,并对事件的真实性进行反复核对,最后才作为史料载入史册。其亲自走访地相当广,其大部分才富都用在旅途中啦,到最后入狱,无能力支付赎金而受宫刑。 在史记中说,刘邦出生时候有不同寻常的事件,他的家乡地势低平,多湿地湖泊、沼泽池塘,偶然的一天,刘邦的母亲刘媪在池塘边休息,因困就地睡着了,梦见与神邂逅,突然间,天色昏暗,雷电交加,刘邦的父亲跑去看,看到一条龙趴着刘媪身上,不久后就怀孕生下来刘邦。 这是统治者美化自己真龙天子我撒的谎言。作为朝廷的太史公司马迁经过反复权衡利弊,然后把这个传说原封不动的载入史册,最后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

《史记》记载“尧舜禅让”事实记载。《竹书纪年》是春秋时期晋国史官和战国时期魏国史官所作的一部编年体通史,为西晋时魏王墓出土,书中则是这么描写尧、舜之间的帝位传承“昔尧德衰,为舜所囚。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这里写的就很明白了,“舜”的帝位并非是“尧”以“禅让”的方式传给他,而是以“舜”囚禁“尧”,并使其子“丹朱”不能与父亲“尧”相见的方式“篡位”得来的。也许是年代太过久远,以至于世人对于过去数千年的历史真实性难以正确判断。而司马迁的《史记》作为最早的系统类史书,其影响力又太大的原因,这才导致了美好的“禅让制”成为了“真实”历史。

等到司马迁看到这些史料时,多多少少都已经受到了涂改和包装。


客观公正的看待司马迁和《史记》的历史贡献

不管记录的事件有否不真实的,但是太史公的心是100%足赤的

孔子的春秋笔法,对统治者有利就记,不利则删。《史记》也不例外。

《史记》记有“《易》曰:失之毫厘,差以个里”。这个家喻户晓的成语,现在任何一本《周易》即使《易传》都找不出来。这说明什么?

无论考古学材料还是历史文献,都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我们不能因史记中的一些错误而否决它的伟大。

司马迁十岁时已能阅读诵习古文《尚书》、《左传》、《国语》、《系本》等书,后随父亲至京师长安,得向老博士伏生、大儒孔安国学习。

其三,《秦策》谓异人之归,乃王后请之赵,而《史记》乃谓异人于邯郸之围脱亡赴秦军。

比如王国维就利用殷墟中出土的《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续考》,证明了《史记·殷本纪》当中所载的商代十七世、三十帝的世系是可靠的。

范雎即张禄。战国时魏人,他是秦国历史上智谋深远、继往开来的一代名相,也是我国古代在政治、外交等方面极有建树的著名政治家、军事谋略家。公元前266年范雎拜为丞相,封之于应城(今河南鲁山之东),故号为应侯。范雎当初想为魏国建立功业,早年家境贫寒,后随魏中大夫须贾出使齐国,为其所诬,受尽相国魏齐摧残,历经磨难后辗转入秦。范雎设法跻身于秦廷后,开始施展他的全部谋略和才干,辅佐秦昭襄王,因深得赏识和器重,出任秦相。他对秦国有巨大贡献,为秦统一天下发挥过巨大的作用。

史料上只是说项羽烧了阿旁宫,并没有说他烧咸阳的其它宫殿。再说了,在刘邦打进咸阳的时候,萧何已经把这些史料都抢救下来了。所以,就算项羽焚烧的不只是阿旁宫,还包括咸阳的其它宫殿,也没有烧书。

如《史记》言,安国君与华阳夫人已许异人为適嗣矣,奈何不速其归,濡滞至数年之久,使遭长平之战,邯郸之围,是弃若敝履,置之死地,適嗣云何哉!且献姬一事,既曰取诸姬之善绝舞者与居,遂献其姬,子楚立以为夫人。而下文曰子楚夫人豪家女,亦不自为矛盾也。如《秦策》不韦使秦为孝文王时,据《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生于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则始皇此时年且十岁,安有献姬生子之事?疑皆不韦宾客颠倒嫪毐之辞,何可信也。司马迁去《秦策》而取此,可谓好奇之过矣。

司马迁去全国游历,他至少有三方面的收获。

张禄和范雎为何是同一人?范雎因家贫无法得见魏王,投在中大夫须贾门下当门客。魏昭王使须贾出使齐国,范雎随往,凭雄辩之才深得齐襄王敬重。齐王欲留他任客卿,并赠黄金十斤,牛、酒等物,均谢绝。须贾回国,不仅不赞扬他的高风亮节,反向相国魏齐诬告他私受贿赂,出卖情报。魏齐将他拷打得肋折齿落,体无完肤,又用席裹弃于茅厕,让宾客往上撒尿。范雎装死,被抛于郊外。返家后即托好友郑安平将自己藏匿,化名张禄,并让家人举丧,使魏齐深信自己已死不疑。半年后,秦昭王派使臣王稽访魏。郑安平设法让范雎暗同王稽会面。经交谈,王稽发现范雎是难得之才,将他和郑平安带回秦国,范雎得以脱险。

我是真君,我来回答。

五、司马迁曾拜一流的学者为师。

《史记》前后矛盾。前者说嬴政是吕不韦和赵姬的儿子,后者说嬴政是庄襄王的儿子。因为《史记》如此记载,弄得后世对始皇身世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按照司马迁的记载,其出生了史官世家。虽然是不是出生于史官世家,还有不少争论。不过,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确确实实是汉朝的太史令。他的工作,就是为国家修史。当司马迁出生的时候,他父亲就已经是太史令了,这样的条件,让司马迁能够读到皇室的所有典籍。所以,司马迁所掌握的史料,肯定是那时候最多的。

司马迁为猎奇,相信吕不韦宾客之言,而不取《秦策》,使得始皇被抹黑。吕不韦宾客为舞文弄墨之人,曾受厚遇,随着吕不韦失势和自杀,也被放逐、夺官,流散各地,他们对始皇怀有仇恨。司马迁采风,听其流言,而不取《秦策》,故《史记》伪其事也。

既然如此,司马迁又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真实的史料来进行记载的呢?

秦昭襄王尊宠范雎,称之是寡人叔父,但最终还是处死了范雎,而不是《史记》所称的范雎病退,寿终正寝。

司马氏家族家学渊源深厚,世代担任太史令,可以接触很多史料文献。司马迁子承父志,继任太史令后,立志效法孔子精神,继《春秋》作史书,完成贯通古今、网罗百代的通史。

司马谈不但让司马迁读了皇宫中可能读到的所有书,而且还让他去全国游历。

《史记》时间跨度非常大,是“二十四史”中时间范围最长的,司马迁凭借一人之力修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其难度可想而知。如此一来,出现一些错误也在所难免。我们可以质疑《史记》,但是不能全盘否决《史记》,辩证看待才是科学的治学态度。



司马迁和《史记》

如果没有司马迁的功劳,我们至今对先秦时代的历史了解可能还是一团乱麻。饮水思源,这一功绩不能不归功于司马迁和他的《史记》。


无论怎么样,《史记》的地位依旧是伟大的,无论是在历史贡献还是文学贡献,首开风气的《史记》都对得起那句:“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除此之外,司马迁和《史记》并无太多可指摘的地方,尤其是对夏、商、周三代的时间和事件脉络的梳理,使得极其复杂的事实架构变得秩序井然。

按道理以范雎之大名,其被处死,当时不可能不引起轰动,谁人不知?司马迁在《史记》中也有感情用事的地方。范雎被拷打得肋折齿落,体无完肤,又用席裹弃于茅厕,其不幸遭遇与司马迁被处以宫刑同样不堪,司马迁乐于塑造身残志坚的形象。

4.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世本》、《国语》、《秦记》、《楚汉春秋》、诸子百家等著作,保存了大量历史。

其四,《秦策》不言不韦献姬事,而《史记》乃言献姬匿有身以钓奇。

所以即使是吏记,也存在假东西。

二是司马迁在这次游历中,获得了许多流传于民间的各种史料。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把民间所有的书都烧光,有非常多的人把那些书偷藏了起来。有不少人知识分子跑去当隐士,同时藏起了那些史料典籍。教张良兵法的那个黄石公,就是这样的一个隐士。而司马迁在游历全国中,有不少这样的收获。

而《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宋代以后金石学兴起,清代文献考据学兴盛,学者们已经考证出了很多历史是汉儒后期伪造的。近代以来,西方的考古学传入中国,殷墟中大量的商代甲骨出土,逐步得到释读,史学界兴起了“古史辨派”,疑古之风盛行。

《史记》记载的历史,司马迁之前的,当然是根据前面的史官记载。有的所谓历史,不过是传说,不一定真实。但是,司马迁记载,对照其它史料,可以验证是否真实,也可以比较出其它记载是否真实。

司马迁根据他所能接触到的史料典籍,还有实地调查和实地走访相关人群得到的大量二手来源资料,予以详细加以考订。由于取材广泛,修史态度严肃认真,所以他第一次彻底理清了整个先秦史,这一功劳足以彪炳千古。


《史记》中的主要疑点

张仪和苏秦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都酷爱学习,发奋读书,故有张仪折竹、苏秦刺股之典故。比如都有不堪的经历,张仪困于楚,不招人待见,蹭顿吃喝还因其寒酸猥琐而被诬陷为私怀价值连城的和氏璧的盗贼,遭到毒打,致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所幸三寸不烂之舌安然健在;苏秦外出游历多年,潦倒而归,狼狈而回,家人都私下讥笑他不治生产而逞口舌之利,舍本逐末,使其羞愧难当。比如后来两人都有了用武之地,并有上乘表演,声名远播,位高权重,达到了“苏秦为纵,张仪为横,横则秦帝,纵则楚王,所在国重,所去国轻”的地步。

七十年代出土马王堆帛书《周易》与《易传》几乎完全不同于通行本。同一个周文王怎么可能作两套不同的《周易》?同一个孔子怎么可能作两套不同的《易传》?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史记》中有多少成份是不真实的?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