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中,政府军是如何处置反对派“战俘”的?

span style=\\\”font-weight: bold;.jpg\”>在叙利亚内战中,叙利亚政府军对反对派战俘的处理方式有三种:第一,就地遣散,大多数反对派武装分子内战之前都是普通叙利亚人;第二,改造收编,经过8年的内战,叙利亚政府军损失惨重,阿拉维派兵源枯竭,需要补充新的力量;第三,对于部分穷凶极恶的反对派战俘,政府军将按照法律给予相应的惩罚,例如,阿萨德在2018年8月针对反对派武装分子进行过一次大赦,却拒绝特赦“白头盔组织”成员。

目前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控制的地盘甚至超过了2011年战前的水平。随着政府军不断施压,聚集在伊德利卜的8万叛军也开始陆续投降。那么叙利亚政府军是如何处置反对派战俘的呢?其实政府军处置叛军的办法还是非常灵活的,并非坚持死板的办法。根据公开报道可知,政府军处置战俘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三个目的,驱虎吞狼。叙利亚反对派派系很多,如果一个一个去消灭他们难免费时费力,倒不如把他们送到不同地盘不同派系的人那里去,这样他们就会内部不和闹矛盾,这样反而有利于叙利亚政府军打仗。

结论:叙利亚内在即将结束,摆在阿萨德政府面前最重要的工作是重建。所以,如何妥善处理反对派战俘,是考验阿萨德政治智慧的一件大事!

叙利亚战争自2011年爆发以来,各方势力纷纷参战,牵扯进来的武装势力大大小小就有几十个。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高歌猛进,势如破竹,打得敌对势力节节败退,叙利亚即将结束内战,解放全国。

一是遣散。这种办法也是主要的办法,由于叛军大多数也是为了生计而加入了叛军战斗,在投降之后,政府军就会将他们直接遣散到各个地方。东古塔和德拉地区的不少叛军,叙利亚政府军都是在收缴武器之后进行了遣散。二是收编。这种办法也是政府军补充兵员的一种方式,毕竟这些叛军战斗并没有目的,只是为生计,所以对于部分叛军政府军就进行了收编。

从上述事件可以看出,叙利亚政府军和恐怖武装对待俘虏(恐怖分子是抓平民做人质)的态度有天壤之别。另外,在政府军收复阿勒颇西南部的阿布杜虎儿机场之后,叙军发现一个万人坑,里面埋的是被IS集体杀害的杜虎儿机场守军。在大马士革东部耶尔穆克营地的战斗中,IS把俘虏的叙军士兵头朝下吊起来,把头上绑上炸弹炸死,手段可谓穷凶极恶。但是叙军并没有因为恐怖分子的不人道做法而放弃遵守国际准则。

第二步作战计划,叙利亚政府军霍尔姆斯和哈马省虚晃一枪,突然掉头大兵向大马士革南部三省展开收复行动。在俄罗斯战机对德拉重要军事目标展开一轮攻击之后。叙利亚政府军的打击从南部中间省份德拉开始。

这是一般不会存在的现象,但是在叙利亚发生了。叙利亚政府军地盘里面存在大量的反对派飞地,也就是类似东古堡一样的地方,政府军为了把他们撵到一个统一的地方在进行处理,同时叙利亚这样做也是为了进一步宣传巴沙尔的宽宏大量,让这些反对派人员到反对派占领地宣传巴沙尔的好政策,以此来达到瓦解反对派的作用。

有一次政府军遣散lS俘虏和家属至东部沙漠地区。途中被美军机轰炸,几百名俘虏及家属护送人员死于非命,对待俘虏美军比政府军残暴。

最新的消息称,叙军在苏维达省已经将IS残匪压缩在300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死火山区。此前IS拒绝了政府军用德拉战场俘虏的200多名IS武装分子,换取IS在苏维达农村虏获的妇女儿童。但是随着叙军的推进,IS已经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不得不向叙军请求用妇女儿童人质(已经有一名妇女被处死)换取粮食补给。叙军为了解决人质的答应了IS的要求。

对于那些在叙利亚战争中始作俑者与及穷凶极恶的刽子手来说就是击毙,还有就是那些没有价值反对派将领或者顽固武装分子。

2.拘禁

南部三省,德拉,库奈特拉,苏伟大打击反对派武装战斗非常顺利。被包围基本很少战斗。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有活路,谁愿意战死?最终三省反对派分三部分或留下参加叙利亚政府军,或作平民,或作大巴离开。

三,某些武装人员,执迷不悟,即使组织散了,也不愿投降,但又不同于“极端武装分子”罪恶多端,叙政府并不着急,而是放其一条生路,让他们到反政府武装的聚集地,下次战场上再比高低,如同诸葛亮的“七擒孟获”。(图片来自网络)

经过八年的战乱,叙利亚政府军减员是非常严重的,因此在攻克一座城池所俘虏的反对派人员,可能会直接进行收编,分散到叙利亚政府军的各个部队中去。比如叙利亚政府军在收复叙利亚东古堡的时候,大约有1200名反对派投诚,其中有一部分直接就被收编就是最好的说明。

5.转移

就地遣散。叙利亚内战爆发于2011年4月,最初由德拉省的抗议引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最巅峰时期,拥有武装分子近50万。大多数叙利亚反对派的武装分子在内战之前,都是普通的叙利亚逊尼派,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好战分子。叙利亚逊尼派的普通民众在反对派与外国势力的鼓动之下,拿起枪与阿萨德政权抗争,目的是为了“面包”与“权利”。结果,叙利亚内战打了8年,既没有“面包”,甚至连基本的生命权都无法保证,大多数反对派武装分子已经厌倦了残酷的内战。阿萨德政权出于战后重建的考虑,也可能对反对派武装分子赶尽杀绝。大多数情况下,阿萨德政府军会将大部分叙利亚反对派战俘就地遣散。

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

叙利亚自内乱到今天,持续了七、八年,大大小小的仗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你来我往,胜败就成了家常便饭,“俘虏”更是无时不刻都会存在,最惨的就是“伊斯兰极端组织”对“俘虏”的砍头,如此也就罢了,他还搞些视频放到网上,震惊世界!威慑有良知的每个人!在叙利亚战争之中,与政府做对的,交手的、互动枪炮的,都是反政府的武装。但是叙政府对待这些武装略有不同。

南部三省反对派武装基本已经肃清,唯一的战斗是逃窜和反扑的“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残余势力。

通过代尔祖尔、东古塔、大马士革东部以及德拉三省战役来看,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和反对派武装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界限。他们的身份随时可以互换,这种做法被称为“换衣服”游戏。一名IS在一个镜头里是戴着白头盔的救援志愿者,在另一个镜头里却是扛着火箭弹的嗜血匪徒,但他摘掉了白头盔却忘记摘掉白头盔组织的臂章,导致露馅了。

改造收编。在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前,叙利亚拥有近30万正规军,军事实力在中东排在前列。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属于阿拉维派,随着阿萨德父子掌权40多年,阿拉维派也成为了阿萨德政权的统治基石。内战爆发之前,叙利亚正规军士兵绝大部分是阿拉维派成员。随着内战的不断进行,叙利亚政府军损失惨重,伤亡已经超过20万,阿拉维派的适龄青年绝大部分已经加入了阿萨德的政府军,阿拉维派的兵源已经枯竭。为了补充兵源,叙利亚政府军也经常收编反对派武装加入政府军。例如,在2018年8月的德拉之战中,叙利亚政府军就曾经收编多支原隶属于反对派自由叙利亚军的武装。

第二个目的,给人生路再留死路。叙利亚反对派实际上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让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打仗,那么战斗力会提升很多。反之,给他们留一条打不过就投降的路会使得他们的临战意志下降很多;

以上是铁军迷观点,欢迎关注铁杆军迷,欢迎深入探讨评论!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本人将删除。

这次战斗进行的非常顺利,由于有东古塔之战的威慑,再加上美国宣布放弃南部反对派武装。几天时间德拉首府德拉市就被收复,在投降反对派自由军的配合下,主要战斗都是在与“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之间展开。

谢邀

叙政府巴沙尔属少数教派,巴沙尔为了以后叙利亚的民族大和解,为了以后政治改革,本着一切从宽的原则 来处理“俘虏”,既有不让西方抓住把柄的心里,也打着收买人心的“小九九”。

如果对将来叙利亚重建还有价值的反对派人员可能会面临拘禁,通过劳动改造和政治思想教育,改造得好的话三五年就可以出来为新生的叙利亚政府贡献了。

3.遣散

在阿斯塔纳协议之下,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等海湾国家支持的反对派盘踞的大马士革郊区的小镇东古塔成为首要目标。经过两个月激战,最终反对派武装“妥协”。

伊德利布战役即将开始,近期,叙利亚空军的米17直升机不断的在伊德利卜散发传单,希望该地区的恐叛武装放下武器投降,这些传单上印着“投降或死亡”。针对穷凶极恶的恐怖武装,最好的办法就是肉体消灭。正如普京所说的“我们只负责把恐怖分子溺死在马桶里,至于原谅他们那是上帝的事情”。

那么,摆在叙利亚政府面前的一大难题就是如何处置好反对派武装和一些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的“俘虏”呢?战败的武装分子将面临着怎样的“归宿”?

叙利亚政府军是正规国家武装力量,必然会遵守联合国日内瓦关于对待战俘的条约规定。

伊德利卜有五万多HTS恐怖武装,对他们仁慈了,只会让政府军和民众付出更大的伤亡代价。所以无论是燃烧弹、钻地弹还是温压弹,只要能够最大限度的杀伤恐怖武装就都可以用。至于IS和HTS恐怖武装俘虏,与其在战后审判处决不如在战场上直接消灭掉。

按照阿斯塔纳会议精神,俄罗斯驻叙利亚调解中心军警出面,只要投降的的反对派可以携带手枪,步枪(不准带瞄准镜)携带家属,坐红新月大巴撤到伊德利卜省。俄罗斯保证其安全。不愿意离开的,可以参加叙利亚政府军,亦可以转变身份做平民。但全部都得签协议。

一,伊斯兰极端武装分子,因为自身所犯罪行太多,双手沾满了民众或者政府军的鲜血,他们知道投降也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们往往不易投降,而是以死相拼。叙俄联军对他们自然是毫不留情,以剿灭为主。

三是直接击毙。对于极端的叛军和死硬叛军,政府军就采取了直接击毙的方式进行处理,杀一儆百也杜绝了后患。当然叙利亚政府军在处理战俘时还有其他的一些办法,但主要办法就是以上三种。大部分反叛武装也是叙利亚民众,所以叙利亚政府军在处理过程主要是和解为主要目的,然后加上必要的震慑。总体而言政府军的处理战俘方式还是得到认可的。

于是采取了放下重武器就可以保证安全送到伊德利卜省,未来处理霍姆斯等地的反对派应该也会用这种方式。

二,有些武装派别,背后是一些“别有用心”者在支持,一旦支持力度减弱或者政府军逐渐强大,让他们看不到希望,便选择投降,政府军要不对其收编,要不就是交出武器解甲归田。叙政府随着收复领土范围增大,所需的军人数日渐短缺,他需要扩编需要补充,更需要地方维持安全的武装力量,叙政府对其只要为我所用就“既往不咎”。

但对“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被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认定的“恐怖组织”拒绝接受投降,坚决消灭。随后的战斗很快扩展到大马士革全省。再无大的战斗打响。

坚决打击。2018年9月,在收复德拉省全境以后,阿萨德已经稳操胜券。因此,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发布了一条特赦令,特赦大部分参加反对派武装的叙利亚人。但是,阿萨德拒绝特赦“白头盔组织”成员,并强调要坚定地消灭这些“叛国者”。“白头盔组织”多次伪造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攻击平民,极大的损害了阿萨德政权的形象,堪称西方最好的“马前卒”,阿萨德当然不肯特赦这些“叙奸”!此外,部分穷凶极恶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分子,阿萨德政权也予以了坚决打击,例如,隶属于征服沙姆阵线的武装分子!

叙利亚政府军处置反对派战俘的方法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就地释放,叙利亚政府军允许战俘有条件投降,只要放下武器,战俘可以就地离开甚至选择自己所要前往的地区,叙利亚政府军会派卡车将这些所谓的“战俘”送到他们意想中的目的地;第二种方法就是招降,叙利亚政府军把战俘送到后方做思想工作,让他们自愿加入叙利亚政府军。当然,对于is这种罪大恶极的战俘,他们也不是那么傻逼的让他们逃走,而是选择关起来,拿来换战俘。

叙利亚政府军对待反政府武装被俘人员还是很宽容的,据报道,叙利亚政府军在全国战场上,对待俘虏经侦别,放下武器愿回家的回家,对较顽固不愿投降的,带轻武器和家属,政府军提供大巴将被俘获人员被送往伊德利卜地区,致使这一地区反政府武装人数猛增至八万。

谢谢各位


整体来说,叙利亚政府军对待战俘还是不错的。这是因为国际上几百头狼盯着他,准备给他找茬。连无中生有的化学武器都可以用白头盔伪造出来,更别说对待战俘了。

—‍—在笔者看来,叙利亚政府军处理战俘的方式大致分为几种:

1.击毙!

叙利亚政府军对待滥杀无辜的极端组织个别派别被俘成员也毫不留情。今年4月叙利亚精锐的“老虎师\\\”,在解放东古塔后,挥师叙利亚卡达姆地区,支援兄弟部队围剿lS恐怖分子,由于对地形不熟,很多政府军土兵被俘。lS恐怖分子对政府军俘虏进行残酷的屠杀。

叙利亚内政部长下令,对卡达姆lSlS恐怖分子格杀勿论。至此该地区恐怖分子被喷火坦克等重武器全部歼灭。

按照叙军的政策,只要是放下武器投降了的恐叛武装都会被甄别,罪大恶极的叙利亚籍IS和HTS恐怖分子会被处决,而其他人则会被赋予合法身份成为平民。非叙利亚籍IS和HTS恐怖分子大部分都被通过和解协议被递解到伊德利卜,这里的最后战役将决定他们的生死。从伊拉克政府的政策看,目前抓获的IS和HTS恐怖分子都会被审判被处决。

在叙利亚战争中,对一个基地的反动武装,叙利亚政府对待俘虏策略是以打促谈,对待死硬顽故不化的反对派极端分子杀无赦。算是对温和反对派用政策感召,攻心为上招安为主。后来叙利亚政府又改变了又策略,对拒不愿投降的反对派,

用离间之计让他内部产生内讧,分化瓦解。但是死硬的反对派无能杀光,原因是他们胁迫百姓,裹挾在反对派当中,政府为了减免百姓的生命受到伤害。只有和反动武装谈条件,在围尔不打切断一切外界援助,迫使反动武装谈判,只要放下重武器,可以送他们想去的地方去聚集。我们回顾一下东古塔的围歼战是个例子,先是大军围困,卫星定位重点打击,使反对派不敢露面。最终反对派自有在地道苟延残喘,一旦俄叙联军发现地道及地下室,就会被俄罗斯,经过定位后的温压弹打击。最后迫使反动武装要求谈判,俄叙联军还给这些反政府武装温和的政策,放下重武器送他们到沙漠地带的伊德利卜省反政府的大本营。俄敘联军这种做法是给下一个反政府武装树立一个典范,让他们感觉到压力,就会放下武器,留在政府军也行,选择到伊德利卜省反政府武装大本营也可以,但是条件是放下重武器。俄叙联军通过这个政策,很快把全国各地的,数十个反政府武装据点全部解决。最后剩下伊德利卜省一个重要的由外国

人,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大本营。俄叙联军集结全国的兵力,围歼反政府武装的最后一个堡垒。在俄叙联军大兵压境之下,俄叙联军使出最后的狠毒手段。什么白磷弹、温压弹什么杀伤力大,使用什么,用高压军事打击,来震慑反政府武装,叙利亚经过八年的,内乱可以看到曙光了。



现在还有一个叙利亚

反政府武装大本营
伊德利卜省。

以2018年初为节点,伊拉克、叙利亚先后宣布打击“伊斯兰国”取得胜利。叙利亚政府军开始反攻。在俄罗斯空军和伊朗什叶派民兵协助下,先收复首都周边地区。

白头盔成员

叙利亚政府之所以选择同意这种优待俘虏主要是基于三个目的,一个是这些战俘里有大量的欧美军雇佣军甚至欧美军的正规部队,如果强攻的话容易引来报复性打击,比如之前美军空袭了叙利亚政府军的一个团,造成了叙利亚政府军1300人伤亡,并打开了缺口让is逃走;

遣散这是对于反对派里面层次比较低的人员而言,他们大都迫于生计和被蛊惑加入反对派,这一类主要是对于不想打仗了,就发点钱让他回家,当然这也要出于他们的意愿。

4.收编

在着说美欧等国资助\\\”白头盔\\\”和设在英国的“叙利亚人权组“密探,遍布全囯战场各个角落,眼珠子瞪圆了监视着政府军对待俘虏的一举一动。稍有不慎会召致美欧,以违反联合国条约为名,进行狂轰滥炸。

政府的态度还好,大致有如下四类:①罪大恶极有血债的处死,以平民愤拢民心;②小喽啰集中派车送走;③外国人及重要人物囚禁,用作换俘人质;④吸收部分回心转意者加入政府军。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叙利亚战争中,政府军是如何处置反对派“战俘”的?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