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贾母为何均缺席?

《红楼梦》里,贾母是荣宁二府硕果仅存的老祖宗,贾敬也要尊一声婶娘,贾敬生日,秦氏出殡,贾母如果到场,规格定然会上升很多,许多人以为贾母是长辈,不方便出席,其实,长辈只要露个面,应酬来客几句,便是晚辈的脸面。但贾母为何不给两人这个面子?

红楼梦里宁国府曾经有两件事情,规模和场面是比较大。一个是贾敬过生日,另一个是秦可卿出殡。在这两次重大事件中,各路人马纷纷登场,但贾母都缺席了,原因很简单。

在古代等级制度森严的情况,葬礼的排场也都是有讲究的。秦可卿的丈夫贾蓉不过是一个监生(还是现捐的),就是国子监学生,无官无职,他的老婆死后,连北静郡王都亲自来祭拜,的确非同一般。

王熙凤虽然找了个借口,说 “老太太昨日还说要来着呢,因为晚上看着宝兄弟他们吃桃儿,老人家又嘴馋,吃了有大半个,五更天的时候就一连起来了两次,今日早晨略觉身子倦些。因叫我回大爷,今日断不能来了,说有好吃的要几样,还要很烂的。” 但实际上大家都心知肚明,因此贾珍听完之后,只是一笑了之。

贾珍说道:“我方才到了太爷那里去请安,兼请太爷来家受一受一家子的礼。太爷因说 道:‘我是清净惯了的,我不愿意往你们那是非场中去。你们必定说是我的生日, 要叫我去受些众人的头,你莫如把我从前注的《阴骘文》给我好好的叫人写出来刻 了,比叫我无故受众人的头还强百倍呢!倘或明日后日这两天一家子要来,你就在家里好好的款待他们就是了。也不必给我送什么东西来。连你后日也不必来。你要心中不安,你今日就给我磕了头去。倘或后日你又跟许多人来闹我,我必和你不依。’ 如此说了,今日我是再不敢去的了。且叫赖升来,吩咐他预备两日的筵席。”

秦可卿的葬礼,不但史太君没参加,贾环〔贾璜〕、黛玉、宝钗、元春、探春、迎春、惜春、薛姨妈都没参加,原因:秦可卿原型人物去世时,林妹妹已仙逝,大宝玉〔小宝玉急火攻心吐血〕已出家,宝钗、湘云等,散的散,守寡的守寡。

  题主问到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她为什么缺席,我觉得吧,这两件事本身都没有太大的联系,要说有联系的话,那就是贾珍啰,她不出席,是恼了。

谢谢悟空小秘书的邀请!

再来看秦可卿的出殡,这个葬礼曹公花了大手笔来描写。宁国府上上下下由秦可卿的公公贾珍亲自操办,花钱如流水,排场之大令人乍舌。

  至于秦可卿的葬礼,贾母是恼贾珍和秦可卿。

一件事情孤立地看没有问题,也各有各的原因,但如果把两件事联系起来分析,就会发现其中的问题:这2件大事都发生在宁国府上。为何宁国府有事,无论是好是坏,贾母这个“一把手”都不到场呢?

如果这次贾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不能出场与儿孙同乐,那么在她最看重的重孙媳妇中第一得意之人秦可卿出殡时,她为何也没出现呢?

贾母说过以上的话后,秦可卿葬礼期间,他再也没露过面了。对照贾母在三场葬礼中的表现,很多读者都难以接受贾母在秦可卿葬礼上的表现。

贾敬是贾府文字辈的主心骨,想当年代字辈的兄弟们,可盼着贾府能由武转文,继续发扬贾门荣光,盼着盼着,总算是贾敬不负重望,中了个进士,眼看着贾门前途一片亮堂,可是,他竟然出家做道士。在贾母看来,就这是不负责任了,还有更不负责的呢,他把族长的担子甩给儿子贾珍,按说贾珍是个好的,把叔伯兄弟们全都带到阳光大道上,也没什么大问题,可是贾珍是个什么人呢?他只一味高乐,恨不得把宁国府给翻过来,宁国府里乌烟瘴气,简直不堪入目,主子没有主子的正形,奴才没有奴才的样子,看不下去。贾敬生日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竟仍然没回来,在道观待着,由着儿子送了各种果品,连面都露一个,虚礼都不走一回,贾母当长辈的,还去什么去?家里呢,由贾珍胡着来。贾府的内囊都上来了,再不好好振兴就要完蛋了,这会儿贾珍还想着热闹,贾母怎么会高兴?但是,贾母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甩他的脸,因为贾珍亲自请了,说得也很客气,贾母总不能指着鼻子骂他不争气什么的,不去是最好了。还是凤姐懂她的心思,贾珍一番客套话之后,凤姐立马接着说贾母不是不想来,是因为吃了桃坏了肚子,所以不太舒服,来不了,有好吃的要几样过去,要烂烂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吃了桃,是不是真的跑了肚,差几碗酥烂的好菜,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贾母不来有了合适的理由,而贾珍呢,也有了台阶,皆大欢喜。

秦可卿出殡场面比贾敬的生日还要隆重,贾府上下倾巢而出,四王六公和八侯纷纷派人路祭,皇宫甚至派出了大太监戴权前来探望。但是出殡之日,尤氏托病不出,贾母则无任何理由,也没说何种原因也不露面,皇家人都出场了,她作为贾府的老祖宗,不露面于情理不合。当然从理论上讲,秦可卿是贾母的重孙子媳妇,她死之后,贾母确实可以不用参加。

《红楼梦》中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贾母为何均缺席?,贾母乃贾氏家族最高长者,荣国府贾代善之妻。贾敬乃宁国府贾代善之兄贾代化之子。系贾母親侄子,贾敬生日,在贾敬之子贾珍再三敬请下,硬是借口贪吃了几口桃子,肚子不舒服,而不出席,顺情顺理,也说得过去。

《红楼梦》中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贾母为何均缺席?

贾珍听完之后,就坡下驴一笑了之。

至于是否有可能是因为知晓秦可卿和公公贾珍的丑事,不愿意参加,个人觉得仅凭猜测,这个依据不足,曹公也没有任何暗示。总的来说,作为贾府健在的最年长的长辈,不参加曾孙媳妇的出殡也是十分正常的。

“老太太昨日还说要来着呢,因为晚上看着宝兄弟他们吃桃儿,老人家又嘴馋,吃了有大半个,五更天的时候就一连起来了两次,今日早晨略觉身子倦些。因叫我回大爷,今日断不能来了,说有好吃的要几样,还要很烂的。”

问题其实出在贾母身上。她看不上贾珍,看重贾政,轻长重幼。

按照红楼梦书中交待,宁国府和荣国府一脉相传,第一代宁国公和荣国公是亲兄弟,到了贾珍与贾政一代,两府仍旧关系密切,贾元春省亲,过年祭祀,贾母生日等重要事情,两府都是一体行事的。贾母不给宁国府面子的背后,究竟有什么隐情?

对国人的传统而言,如果是寿终正寝,那葬礼是一件非常隆重的礼仪。但是,像秦可卿这样,年纪轻轻就去世的,本来是不应该如此隆重,尤其不应该劳动长辈。葬礼通常是小辈为逝去的长辈举办的一种仪式,贾母是太祖母,秦可卿是重孙媳妇,这样的场合本来贾母就不要参加,否则会折煞那逝去的人。贾珍的做法已经是非常之过了,什么哭成泪人了,说什么长房内无人了,都是非常过分的事,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大家一直在讨论秦可卿究竟是什么样的出身却一直都没有结论的最重要原因。

如今,很多家庭为孩子过生日都很隆重,全家老小一起出动,甚至还请上各位亲朋好友,这样的做法完全不应该。只有当长辈过生日的时候,让小辈来为他们服务,隆重来上一场,才是正经事,可惜国人过着,慢慢将我们的好传统给丢了,然后养了一群小皇帝。

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和分享!

至于贾敬生日,贾母仍是他的长辈,不参加理所应当。除了贾母之外,贾敬在贾府里的身份是最高的了,别人来给这位老寿星贺寿,都理所应当,你让贾母来为他贺寿就不正常,反过来,如果是贾母过生日,贾敬来为贾母祝寿,那才是顺着来的。

首先,贾敬生日宴,过寿的本人也没有参加。为何呢?贾敬早已经搬去道观,一心修仙,不理俗事,对于过生日早就不放心上。原文是这样说的:

贾静生日过的很奇葩,他本人在道观里没有出席宴会。东南西北四家王爷,镇国公牛府等六家,忠靖侯史府等八家,都让人持了明帖前来送寿礼。宁荣两府更是人人参与,前来道贺,有头有脸的人还参加了盛大的宴请,但不巧的是贾母没来。

这本来是两件事,压根儿就不应该放在一起。

秦可卿是贾母第一满意的重孙媳妇,为何她殡时贾府上下倾巢而出,朝中各路人马纷纷捧场,贾母依然不曾露面呢?这就要联系秦可卿的死因了。

秦可卿虽然因《红楼梦》被修改而变成了病死,但出殡时的情节依旧是原来情节,而在原来情节中,秦可卿与贾珍乱伦被贾母等人知道后,逼其自尽,而贾母等人在对秦可卿失望之余,自然不会给其脸面。

  贾母虽然不是男人,也没有掌家,她早就把权力下放给王夫人,过起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但是放在那个以孝道为尊的时代,贾母又有诰命在身,她在贾府,横着走还会有人扶着,她有绝对的道德权力,有说不的自由。

这样盛大的场面,贾母也没有参加。最主要的,自然还是作为长辈,秦可卿是贾母的曾孙媳妇,何况贾母年事已高,不适合参加丧葬。

作品人物角色变化莫测,重要人物在作品里类似孙猴子,时而分,时而合,时而变。秦可卿的葬礼,写的就是史太君的葬礼,所以,史太君就不能参加葬礼了。《红楼梦》里的女性人物,可享受规格高于皇帝的国葬,除了史太君,还能有谁呢?

在《红楼梦》的前几回中,贾敬生日家宴、秦可卿出殡可谓显示出了贾府的“排场之大”,特别是秦可卿的出殡,穷奢极欲不说,四王六公都来路祭,相当地隆重非凡。这样的大场面,贾母却没有出席,其实也是在情理之中。

贾母见他〔宝玉〕要去,因说:“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风大,明早再去不迟。”

贾敬成了贾家的桃儿〔逃儿〕剃了头出家,把老祖宗气的肚疼拉稀,逃儿出家之事,是老祖宗心底最大的伤痛,连逃儿都不愿回家过寿辰,老祖宗去参加宁国府为逃儿庆寿辰摆的家宴,岂有此理?请看以下原文:

贾珍和尤氏对此有疑问时,王熙凤这样回答说:

老祖宗偏在这个时候嘴馋,他不吃李子、苹果等其他水果,偏就只吃桃儿〔逃儿〕,作者借此刻意将老祖宗吃的桃儿与贾敬当逃儿出家联在一块,意在暗示老祖宗不参加“庆寿辰宁国府排家宴”的真正原因。

  贾敬过生日,贾母恼贾敬,顺带着恼贾珍。

秦可聊系宁国府贾珍之子贾蓉之妻,系贾母旁系重孙之妻,尽管贾母曾说过秦可卿是重孙媳妇中最喜欢的一个,也曾多次褒奖有加,按世代论己是五世边上(与贾母为旁系四代关系)。虽人死为大,但做为辈份最高长者,秦可卿出殡葬礼,贾母不参加,并不缺礼,任何人也不会说三道四。这仅是表面上不参加的原因。而从贾母內心深处,不参加的原因,作者在《红楼梦曲》中“好事终”己有交待。

桃儿〔逃儿〕贾敬宾天,史太君痛失心肝宝贝,悲痛欲绝。可以看出,史太君不去参加桃儿〔逃儿〕贾敬的寿宴,并不是与贾敬有仇有恨〔揭开隐文,实为孝庄文皇太后与福临的关系〕。请看史太君在贾敬〔假尽:假死。〕灵前的原文:

贾珍便命贾琼、贾琛、贾、贾蔷四个人去陪客, 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择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 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零八众僧人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死鬼魂;另 设一坛于天香楼,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 中,灵前另外五十众高僧、五十位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

贾母暮年之人,见此光景,亦搂了珍、蓉等痛哭不已。贾赦、贾琏在旁边苦劝,方略略止住。又转至灵右,见了尤氏婆媳,不免又相持大哭一场。

秦可卿仙逝后,贾母〔贾母,假母也,此贾母非彼贾母。〕完全变成了另一人,让读者感觉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下子翻脸不认人了,说的话还十分难听。请看原文:

凤姐儿未等王夫人开口,先说道:“老太太昨日还说要来着呢,因为晚上看着宝玉他们吃桃儿,老人家又嘴馋,吃了大半个,五更天的时候就一连起来两次,今日早晨略觉身子倦些。因叫我回大爷,今日断不能来了,说有好吃的要几样,还要很烂的。”

“箕裘颓墮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这大概才是贾母不出席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的深层原因。试想宁国府贾代化去世之后,做宁国府继承人贾敬颓墮家教,纵容子孙恣意妄为,比起荣国府贾政严训教子有天地之别,因此出现的贾珍秦可卿乱伦,难道贾敬不应定为“首罪”吗?。宁国府的烏烟瘴气,无论从那一面讲,贾敬首责难脱,大有干系,这大概才是贾母不参加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葬礼深层的原因。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头条号“小涵品读红楼梦”。

寿星本人都不出席的寿宴,其次贾母又是长辈,贾敬是子侄辈,自然并非一定要出席了。当然,贾珍肯定是邀请了,所以凤姐才会打圆场:

  贾珍身为族长,做事完全不顾忌后果,和秦可卿之间不清不白,这种事情,是最伤名声的,贾珍做事又不严密,闹得全府乃至天下人都知道。贾母曾经说过秦可卿是重孙媳中最得意的一个,可是这个最得意的重孙媳,竟然败坏贾门风气,做出不堪的事情来,这脸打得,可是相当脆响啊。她死了,虽说死者为大,可是贾母是贾府辈份最高的人,这样的一个重孙媳妇,葬礼她可参加可不参加。如果是真的意外,死得清白,去去也无妨,但是秦可卿的死很诡异,又有各种不堪传言,贾母真去,那是添堵。何况,秦可卿的事情,伤害了好多人,尤其是尤氏贾蓉等人,甚至连带着荣国府的声名都有了污点,贾珍用力过猛的样子,真是很难看。贾母再大张旗鼓地参加秦氏葬礼,这些人的脸往哪搁?反正贾母作为长辈,不参加晚辈的葬礼,也是风俗(古人认为不吉利),既然如此,病都不用装了,不去就是了。(文/宛如清扬)

老太妃〔几回前还是太妃,注意称呼变化的作用〕薨逝时,史太君不但参加了守制,还带队去为老太妃送殡,前后月数时间。那么,史太君是否可以不用亲自参加老太妃葬礼的守制、送殡呢?依我看,史太君完全可以找一个合理的理由不用亲自参加,尤氏就是以产育为由报假没参加。但是,因老太妃的薨逝,直接关系到贾家的命运走向,也就是史太君的心肝宝贝贾敬未来的走向问题,所以,史太君必须亲自参加老太妃的守制、送殡〔老太妃薨逝与贾敬宾天存在因果关系〕。

按照贾府里的长幼排序,贾珍是一族之长,在家族排位上,比贾赦和贾珍要靠前。清虚观打平安醮,领头张罗的是贾珍;过年时黑山庄的乌进孝上贡后,分配年货的是贾珍。这些都表明在大事上,一切都是贾珍出面。但是贾珍人品较差,做人做事恣意妄为,宁国府管理的也是一团糟。这种人物贾母自然不喜欢但是贾母这种做法在封建大家族里却是理亏的,受人非议的。长幼排序颠倒往往会引发家族内部矛盾,动摇一个家族的根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贾母在这一点上是对不起贾珍和宁国府的。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宁国府凡有大事,贾母最好的策略就是避而不见。这也是贾敬生日,贾珍尤氏对她不到场颇有微词的底层逻辑。同样,也正因如此,秦可卿死后,她也会因为自己轻长重幼,未能管好宁国府而感到内疚与不适,所以只好一避了之。

先说贾敬,贾敬是宁国府的继承人,也是贾氏一族的族长,并且科举出身,考上了举人,本来他可以维持贾家的体面和地位,他却是一味与道士胡羼,最后竟出家了,我想在他出家之前,贾母定是极力劝阻的,可终不能阻止。因而当他过生日时,虽然四王六公八侯都纷纷前来祝贺,但贾母并未给他这个体面。

从前文可知,桃儿〔逃儿〕贾敬在贾家老祖宗史太君心里的位置有多重。

贾珍尤氏二人递 了茶,因笑道:“老太太原是个老祖宗,我父亲又是侄儿,这样年纪,这个日子, 原不敢请他老人家来;但是这时候,天气又凉爽,满园的菊花盛开,请老祖宗过来 散散闷,看看众儿孙热热闹闹的,是这个意思。谁知老祖宗又不赏脸。”凤姐儿未 等王夫人开口,先说道:“老太太昨日还说要来呢,因为晚上看见宝兄弟吃桃儿, 他老人家又嘴馋,吃了有大半个,五更天时候就一连起来两次。今日早晨略觉身子 倦些,因叫我回大爷,今日断不能来了,说有好吃的要几样,还要很烂的呢。”贾 珍听了笑道:“我说老祖宗是爱热闹的,今日不来必定有个缘故,这就是了。”

《红楼梦》作者,写贾母不参与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皆出于第5回[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贾母不仅不参与贾敬的生日(第11回),也不参与贾敬出殡(64回)。而且理由出奇一致,有病!也许巧合,但更多是借故。表现出贾母对贾敬的卑视和痛恨。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贾敬是主祭。主祭者却不顾贾府生灵死活,丢下众人去修仙成道,【箕裘颓堕皆从敬】!贾母不参与秦可卿出殡,是因,【画梁春尽落香尘】。按照作者原意,秦可卿在天香楼上吊自杀,后经他人指点,改为病亡,失去秦可卿淫死天香楼数页。之后文,如秦可卿出殡等仍为原文。贾母怎会为"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作甬者,去送殡!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红楼梦》中贾敬生日,秦可卿出殡,贾母为何均缺席?

0 评论

  1. 中国自古出名酒辈出。少女腿一抬,口子酒;少男腿一抬,金种子酒;老太腿一抬,古井贡酒;老头腿一抬,圣泉干啤酒!你腿一抬,贱男春酒!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