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元英在饭桌上做了一首诗,为何三个作陪的人马上就离开了?

3个作陪的人马上匆匆离开,原因居然是:丁元英在饭桌上做了一首诗。这首诗是什么?且看:

起因是芮小丹在丁元英处听到一首《天国的女儿》,整个人瞬间被击中:“一个纯净到一尘不染的女声仿佛从天国里倾泻而下……骤然有一种灵魂之门被撞开的战栗。”她不由感叹,太美了!人原来可以这样活!灵魂原来还可以这样滋润。

韦天逸在饭店走廊跟芮小丹告辞,说到:我要有这样的朋友,不会这样对待他。

是三分杀气……

职场中升职加薪是每个人非常关心的事,如果有需要,关注我@九合壹匡,我们不定期分享升职加薪经验和管理经验

丁元英洞察先机,早已知道了他们的内心,所以自动自主的先喝了六杯酒算是为之前的事情赔礼道歉,并期望离开。这个时候,芮小丹已经原谅他了,并开始发觉了自己对于这个人的好感。丁元英已然赢了这个局的上部分。可是欧阳雪不同意就这么放过丁元英,甚至于有点恼怒芮小丹的临时变卦和表现出来的爱意。于是韦天逸他们想出了这么一个他们自以为得意的歪招。丁元英看到这里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于是自己吟了这首自嘲。这下他们他们知道自己的水平差距了,套句《亮剑》的话就是“还没出剑”就已经输了。于是他们自己的羞愧的离开了。没有完成芮小丹和欧阳雪交代的任务,还丢了脸,又不能怪罪于丁元英,所以只好埋怨芮小丹了,韦天逸说“不该这么对待这样的朋友”,那个派出所的文化干事说“不该把自己叫来做陪衬”,第三个则无话可说。

求转求赞求砖!!!

丁元英作词后,三个作陪的人马上走了,是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他们起头的游戏,他们已经输了,也丝毫没有赢的可能,这个游戏再也玩不下去了。

所以回到丁元英所做的那首词,虽自喻自嘲,却更是讽刺和嘲笑了韦天逸三人,因为这正是他们聊天的写照,觉得自己牛逼哄哄,混的不好就都怨社会、怨别人,其实是自己无能的表现,

直接分析内容————“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我是一个不爱酒局的人,被芮小丹硬拉来的。“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喝多了想做诗装文雅指点江山,不过是青蛙坐井观天!“半卷书”——指半部论语治天下(”坐井说天阔“佐证了半卷指《论语》),指点江山哪是我这样的后山人能做到了?所以应了主题《自嘲》。仅仅22个字就把酒局的起因及现状描述出来。并酒座上所有人都连带骂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敬酒作诗就是想让我出丑,但你们也都是坐井观天,有指点江山的能力吗?

饭桌上,大家先是客套敬酒,而后这三位文化人开始大谈人生、境界和文化,最后谈到钱上,就发起了牢骚“嫌挣钱少,指责社会缺乏诚信,缺乏公平竞争。”

芮小丹由此开始魂不守舍,天天开着公车去跑音箱店,准备把自己的四万积蓄全用上。最后,不但没有买到同样音质的音箱,还弄得满城皆知,甚至被领导停职处分,工资奖金全部取消。这就是疯魔了。

丁元英是个高人,是个不斤斤计较的人,但也绝对不是个好欺的主儿,他可以装怂,你也可以卖他混沌收他两次钱,他不在意,

以此共勉……



一个在古城过着闲云野鹤不问世事生活的老男人,因为得罪了一个女人,被“强制性”的带到了一个满是“埋伏”的酒局之上,所有人都用尽了心思,想要看这个老男人出丑的模样,可结果这个老男人,只是随便的即兴做了一首诗,就瓦解了酒桌上所有的“埋伏”。经此一役,他不仅大获全胜,还赢得了美人芳心。


一,鸿门宴上杀心起。为感谢丁元英帮忙(因为丁为她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并提供了做音箱的数据和图纸),两个女人说是要感谢,却设下鸿门宴,用陪酒灌醉泄愤的手段,不喝不行!投降不行!请来帮忙的人都说,我要有这样的朋友,不会这样对他!仍然不醒悟。你会这样无聊吗?!

丁元英的表现:姜还是老的辣,对丁元英来说,女人就是他的噩梦,惹毛女人后果很严重,会让他吃不了丢着走,在芮小丹把停职通知书亮在眼前,以此威胁老丁参加宴请的时候,老丁已经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了,而且凶多吉少,于是赶紧把仅有的3000元拿上跟着走了,果不其然一帮文人骚客正在那等着他往圈套里钻。老丁毕竟是过来人,什么世面没见过,还怕几个文人骚客不成,他的那种心理素质就是城墙的角,雷打打不动、炮轰轰不倒,但是装还是要装一会儿的,于是很爽快的喝完了所有敬酒,并自罚六杯,希望他们能宽恕自己,放他回去睡觉,但是他们不依不饶,就是想让老丁出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弱犯我,我必犯人,他不但接了招,而且还放出了大招,一首经典的《自嘲》,一方面表现了自己的自谦(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另一方面批判了那些有眼不识泰山,没文化,还自命不凡之人,他们自愧不如,便知难而退了,临走时还表现出了他们对老丁的敬仰之情。

偶座前堂客。

三个作陪的人听了丁元英吟诗后立即退席,是讲规矩。即有自愧不如,又有于心不忍。反衬出这餐酒饭的安排不讲规矩,之后欧阳雪逼诈丁元英买单,反杀丁元英20万担保,芮小舟旁观热闹,忘记了丁是她的客人,更是没有规矩。

二,变主为客唱双簧。因为吟了一首诗,请来对付丁元英的帮手识趣而退,杀手都走了,鸿门宴的东家更不乐意。本来想以文会友,文明点,文明不赢了,只好姐妹俩赤膊上阵,唱起了双簧。在欧阳雪紧逼丁元英\\\”说好听的”的时候,芮小丹\\\”从包里拿出烟点上一枝\\\”,悠悠哉旁观者乐也!不仅不感到羞耻,反而赖上了。倒打一耙说丁元英搞得她没有面子。你会这样无耻吗?!

芮小丹在听到丁元英的音响后,就情不自禁的迷上了这个音响,为了买到这个音响,开着警车满城的转悠,结果在警察局里面受了处分,扣了奖金,还停了职。这是因为他相信了丁元英的话,以为这个音响只要几万块钱就可以了。结果呢,等到玩音响的叶晓明出现后告诉她,这个音响要四十几万,她的内心有一种被人耍的感觉。如果早一点知道这个音响这么贵的话,芮小丹是不会花费这么多功夫的。虽然她最后买了一个四万块的音响,但是还是有心里的误差的,她觉得丁元英把四十万的音响说成几万就是看不起她们这些没钱的人,这种感觉对于芮小丹来说是不爽的,等到欧阳雪听到这个事情她也是不爽的。后来,芮小丹又听到和看到丁元英困顿到要典当自己收藏的CD要靠吃方便面过日子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惊讶和不理解的,可能还有一点佩服,但是,她又有一点感到对不住她的朋友欧雅文,因为没有照顾到她的朋友的朋友。所以芮小丹和欧阳雪才想要请丁原因吃一顿饭,请几个文化人作陪,把所有的一切事情和心里的委屈都“一锅烩了”,请吃饭是给丁元英和肖雅文的面子,请几个文化人作陪是找回自己的面子,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丁元英不只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还是一个博学的人才。

首先给大家展示一下这首诗

本是后山人, 偶做前堂客。 醉舞经阁半卷书, 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 海斗量福祸。 论到囊中羞涩时, 怒指乾坤错。

文人骚客的表现:请客吃饭之前,芮小丹对丁元英还不是很熟悉,彼此也没有过深入交往,对丁元英的认知还停留在表面,她只知道丁元英整天无所事事,以上网、喝功夫茶、听音乐浪费时间,根本没把她这个大美女放在眼里,见面了也就说那么几句话,明摆着懒得和她有过多的语言接触,完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因为这样,还上演了乌龙事件,明明40多万的音响设备,被他说成值几个钱,于是芮小丹拿着7万元,到处买40多万的音响设备,到头来音响没买着,还被停职反省,最终吃力没讨好,芮小丹的内心受到侮辱性的打击,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认为丁元英没文化、臭显摆、装清高,完全就是一好吃懒做、吃软饭的主,哪个方面都没有表现出他的传奇之举,而且一贫如洗,天天以吃泡面苟且为生,像个清高的穷酸秀才,和他的传奇经历一点也不相符。于是和欧阳雪商量后,想演鸿门宴这么一出,一来借此机会好好戏论一番,以解心头之恨,二来想验明真身,试试丁元英的深浅。先前,他们也对丁元英有几分敬畏之情,因为他的品味确实与众不同,于是也不敢妄加翻脸。

这里已经是拔刀出鞘了。可见丁元英的杀气已出!符合人物性格。 但这样的杀伐决断却立即征服了芮小丹————这才是真正的雄性啊!这里可以看出来芮小丹不是凡品,她看出来丁元英的与众不同。就一秒就爱上他了!

其中有意思的是作为“天道”的丁是俯视一切的上帝视角。而女主是有灵性的人,但再有灵性也是处于弱者地位。弱者与强者打交道就会莫名其妙的被碾压。弱者之所以是弱者,就是因为哪怕能看穿他人的动机也不能使自己坦然接受,所以生气,所以自觉被鄙视。话说回来,丁鄙视了女主吗?与其说是鄙视,不如说是俯视,丁俯视女主又有什么不对吗?“天道”俯视众生,理所当然。生气不过是弱者的本能反应。

三,无事生非套近乎。欧阳雪既想买股赚钱,又怕亏了,反要丁元英20万现金担保,用音响设备也不行。作为请客的主人,芮小舟的做法是火上浇油:由她出钱担保。你既有保护信任丁之心,何不叫停?这和吃饭之前冯世杰突然发难是一个意思,就是为了和你有关系,哪怕是吵架也行。你丁元英不是清高吗?我打到你家门口总要接招吧?我看这里已经吐血了,这个人是好人吗?

这大概就是艺术的魅力,它可以让人重生,让人看到希望,甚至向往一种活法。“她的防线还是在心理需求的攻势下全面崩溃了。”

据说作者可能是天下第一操盘大师,中国第一个百元股缔造者,用数学理论构建出股市绝对理论的——缠中说禅李彪。有可能真是他写的。他在博客里的日志有呼应,扯远了!

丁元英在已经给灌多酒的情况下,已经知道自己撑不下来,就想离开,不料欧阳雪这时候还是不让走,那几个文人还要作诗弄赋,他本可以作一首纯粹的反击的诗,但是他没有他却用了一首自嘲,表面是说自己就是一个穷酸书生,实际借着自嘲来说,在座的文人都有的一些通病,听者一听就明白是给自己留面子,强烈的自尊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丁元英不是他们可以用文学可以嘲弄的,所以立即道歉离开。

本是后山人, 偶做前堂客。 醉舞经阁半卷书, 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 海斗量福祸。 论到囊中羞涩时, 怒指乾坤错。

其实,不管是剧内还是剧外,这首诗(词)把听众和观众的脸也统统打了一遍,让每个人都好好地照了一回镜子,真是羞愧不已。

再回味《自嘲》这首词:

他们都是正常的人,日子都还做的去,甚至属于古城的上等人士,内心的优越性是当然的,来吃饭就是因为芮小丹,说明了原因:陪一个外地来的商人,最好能让这个人喝多酒,然后看看喝多酒出什么丑,以达到芮小丹最初,因为丁元英没有告诉他音响真实价格,而窝的火。然而这几个人在丁元英已经喝了6两酒的情况下,本以为丁已经醉了,没料到丁元英这个时候能绉出这么一首石破惊天的诗,而且这首诗让他们是万万做不出的,他们感觉白活了这么多年,没有机会认识这样的高人,还在人家面前班门弄斧,所以就起身走了。反问一句为什么这个时候冯世杰没走,是因为冯世杰不是文人?

说白了,就是这群文人还都是正常人,知道自己该走。

这就是电视剧《天道》中经典片段之一,丁元英“酒桌作诗”的故事。有人会忍不住问,他到底做了一首怎样的诗,能有如此威力,不仅将请来当“打手”的那群文化人搞得落荒而逃,还成功赢得了女主角芮小丹的芳心?

而芮小丹本来是想通过这个“酒局”,给丁元英一点点“厉害”尝尝的,让他稍微“收敛”一点。没成想丁元英还真是个“高人”,不仅分分钟就解决了问题,还顺手收走了她的心。要不是后来欧阳雪使“横”的,丁元英真的就是大获全胜。

综上,就是三个人离席的原因,本来是替朋友芮小丹打文架助威的,反倒让丁元英给杀得片甲不留、一丝不挂,太难堪了,颜面扫地,只好退场散席。

报社的领导在抄完丁元英的诗之后,自罚三杯后说:失敬,失礼,有缘相见,告辞。

\\\”一个天才,被一群疯子盯上,上演着一场气得你吐血的故事。\\\”这是当年我读《遥远的救世主》的感言。

高人之所以是高人,就如同江湖的武林高手,那不是吹出来的,所以一出招,便是一剑封喉,一招之外的丝毫精力都是多余的。

终于弄清真实价格后,女主生气且女主闺蜜帮着女主邀约一群社会地位还算不错的人作陪。重点:女主为何生气?为何邀约他们作陪呢?

其他人:统统是弱者挥刀向更弱者,就不一一枚举了。

出来给芮小丹说:韦某才疏学浅,白吃你一顿饭,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不会这样对他。他的同事公安局宣传干事说:你是让陪酒还是让陪衬?

由此,她便和欧阳雪商量攥了一个饭局,请了三个文化人作陪,意在灌醉丁元英来报仇雪恨。同时,也有对自己先前照顾不周,不知道丁元英已沦落到卖唱片度日的地步,有东道主的歉疚。

因为丁元英的自嘲诗(词),把三个作陪的文人扒得一丝不挂,让他们如坐针毡,脸红脖子粗,无地自容,就只能离开了。

个人认为,芮小丹就是个祸害!她的作为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正所谓作死的节奏。理由如下:

最主要的还是他们出现了认知上的偏差,他们生活在一个小圈子里,自认为自己是圈子里响当当的人物,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面对鄙视世俗文化的丁元英来说,还轮不到他们几个撒野,他们是在班门弄釜,自然是自讨苦吃,自讨没趣了。

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有胜算的把握,而芮小丹却在完全不了解丁元英的情况下,便“暗度陈仓”下了战书,若放在战场上,就是给自己埋雷、把命交给对方了呵呵。

通篇看来,讲的就这么一件事。丁元英:以发烧友的身份带着一群农民把音响巨头斩于马下,强者挥刀向更强者。女主:一敌三,抓捕三名通缉犯,虽然自己也死了,但已经是强者思维了,强者挥刀向更强者,所以丁才能看得上女主。

后面的” 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进一步描述喝醉后以为自己能改天换地的境界。

四,平静岁月风波起。因为芮小丹的出现,隐居小城的丁元英被迫出手,先是音响,再是股票,最后还要扶贫。都是逼迫丁元英自降级别与低级别的人交往。说要一个爱的礼物,却是整个村庄脱贫致富??最后的结果大家看到了,资本取得了胜利,老板撞车自杀了,村民跳楼自杀了,自己也死了。这不是因你芮小丹而起?!这种礼物谁给得起?还有谁需要这样的礼物?

事实上,丁元英和韦天逸三个人确实不是同一个圈子的人,如果彼此了解,那么这三个人会知道自己的圈子和丁元英还是差了太远,所以段然不会在丁元英之前大言不惭的谈论信仰危机、大众文化、人生境界、自我情怀,而且随后谈到钱上,三个人开始发牢骚,嫌赚钱少,并开始指责社会缺乏诚信,缺乏公平竞争(详细可见原著“遥远的救世主”对此场景的叙述),

酒酣耳热之时,进入正题,编辑韦先生提议开始做诗,且有丁元英开局。人精丁元英早就嗅出了其中的血腥味,便避文就酒说:“喝完了这六杯就让我走……好歹留块布片儿让我遮羞”。

本人不懂诗歌,但是我能读出里面的气质,高傲,和自嘲的境界。撇开电视剧不说,单就这首诗拿出来,符合一大部分文人的心境,实际这首诗是对文人穷酸劲的最好写照,想想现实中大部分文人就是自已为高傲,博学,但当谈到钱的时候就会把所有的不公平归之于外界因素,骂娘,骂老天,总之不会骂自己。

对芮小丹请他们来的目的也是提出质疑

欧阳雪和冯世杰就是典型的例子,不管他们俩听没听懂,也不管他们俩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都没有“立马就走”的意思。原因很简单,他们俩一不是什么文化人,二不是什么“别有他想”的人,对面火烧山,与我啥相干?安安静静的看热闹就行了。

醉舞经阁半卷书,

这也就是丁元英后面做自嘲这首词后,韦天逸尴尬的站起喝完一杯酒,赔礼告辞,因为他有自知之明,韦天逸起身离开后,其他两人也识趣的告辞,

原因是他们本想上演猫戏老鼠的游戏,可当他们听到丁元英的自嘲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猫,而丁元英也并不是老鼠,于是被打脸的他们知趣的离开了。我们简要分析下。

作陪的人为什么离开,第一原因是这些人是有着正常文人的自尊,感觉到自己有些白活了。

本是后山人,

再说这首诗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芮小丹不能自己,便产生了想买一套音响的想法,于是便向丁元英咨询这套音箱的价钱,丁元英说得几万吧。

到这里已经用了最精炼的文字契合了情景。听懂的人哪里还有脸再喝酒啊?于是都走了。

起因:女主听到丁的音响后想配一套差不多的,丁出于低调点省麻烦的心态告诉女主只要几万元,而女主逛遍古城无功而返还背了处分。

没有规矩,没有底线,作死的芮小丹

首先丁元英不是这三个人的朋友,不管芮小丹请丁元英吃饭的缘由是什么,总之陪酒的三个人坐在了酒桌上,就有意无意的想证明自我圈子的高雅,也就说我来陪你酒是天大的面子,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个圈子的人,

以上是我的读后感,针对芮小丹这个人的。另外作品对人性分折很深入,直指人心!那才是本书的主旨。


一首简单易懂的即兴小诗,虽然算不得有多高的文化水准,但是这首诗的意境却非常的高,就像旁白中说的一样,短短几句话,就道尽了一个穷酸秀才的所有心思。这首诗对于听不太懂或者是非“文化人”来说,其实是没有其他意思的,仅仅就是丁元英喝多了酒,随口而出的几句话而已。

站在我个人的角度,用当下的白话文翻译出来的意思就是:我本来只是一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登上了这大雅之堂。只是随便看了几本书,在这里坐井观天说什么大话。纵然我胸有大志,但却不屑功名利禄,用犹如大海广阔的胸襟,来看这人世间的祸与福。当说到自己口袋里有多少钱财之时,却只能生气地指着天骂这世道不好。”

以他们的那个“那个阵容”,如果不是“意外”碰到丁元英这个“半人半神”的家伙,他们还真有可能帮芮小丹找回场子呢。只可惜啊,几个本来准备杀了丁元英的锐气,还能在外人面前“大出风头”的人,一出手就遇到了硬茬子。

丁元英在这个场景里是不情愿,或者不屑于玩这个游戏的,他本不能喝酒,都已经以喝六杯酒来推辞,但是众人不肯,不肯放过他,甚至恶意到看他出丑,


虽然丁元英是个久经商场的奸诈之徒,但他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注重文化属性问题的人,称自己是个读了几本书的人也算合适。而他的这首《自嘲诗》,就是站在一个穷酸不得志的读书人角度写的,内容简单明了,只要稍微有点文化的人都能听得懂是什么意思。

其实《自嘲诗》能不能听懂不重要,重要的是听懂的都些什么人?

2:为何邀约那群人作陪?这个就更有意思了。从弱者逻辑出发,你丁耍我,那我就要把场子找回来,你音响几十万我比不过你,那我就从知识文化的维度来打击你,因为跟你不熟,摸不清你的底细,所以还要加个保险,把你灌醉先,灌醉之后还要人作诗一首,典型的弱者嘴脸,为了出气,什么下三滥手段都用得出来。表面上是为了表示尊敬你所以请了几个社会地位不错的文化人来,实则安的是让你出丑的心。表面上是尊敬你,轮着给你敬酒,实则是想先灌醉你再让你出大丑。结果呢?在文化维度上还是被丁碾压。换维度,没用。人多,没用。灌酒,还是没用。如果丁直接躺了,或者作的诗不行,那么等着丁的就是委婉或者直接的讥讽,这是弱者挥刀向更弱者的行为方式。结果反被丁碾压,遇到强者怎么办?跑路走人。说的好听叫“如果我有这么个朋友,我不会这么对待他。”真实逻辑是什么呢?弱者遇到强者,发现自己的渺小,走人。弱者遇到强者,发现自己的渺小,巴结,已经得罪了,不能巴结了,走人。这种思维方式决定了了弱者终究是弱者,无法改变。

这诗(词)一出口,所有人都坐不住了,词是好词,大家自愧不如,但更瘆人的是觉得这明明是在指桑骂槐,说自己呀,包括芮小丹也觉得脸红脖子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这首诗,对于酒桌上那群以“文化人”自居的陪客们来说,却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在“攻击”丁元英之前,几个人就一直在酒桌上装模作样的相互吹捧,还对世间百态评头论足了一番,把自己“文化人”的身份,塑造的非常到位,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很有文化很有13格似的。

点击右上角【关注】 撩世故人情 头条号,了解更多精彩,想读电子书,私信我。

怒指乾坤错。

结果不仅没能帮到芮小丹,反而是被丁元英在人家面前,把自己几个人给“收拾”了,这还能坐得住吗?不赶紧撤,还留下来“求指教”只会是更丢人,何必再自取其辱呢?

偷鸡不成蚀把米,“文化人”丢了脸,芮小丹丢了心。

这叫给面,但实则暗藏杀机、组团给丁元英摆了一场文斗。芮小丹天然认为丁元英不过是一个商人,来个以文灌酒,一定会把老丁打得满地找牙、出尽洋相,以牙还牙。

1:女主生气是因为感觉自己被耍了,感觉自己受到了鄙视。不是丁有意隐瞒价格,只是丁习以为常的认为女主平凡人也,没料到女主能听出来好坏音响之分别,就算能听出来,也未料到女主如此执着的去寻找音响。

一、饭局阴谋的起因

如果只是简单的在“文化”方面输了,对于文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自古以来都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嘛,输了虚心求教即可,完全没必要灰溜溜的走掉。可是他们之所以能来作陪,本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以文会友”,而是为了替芮小丹“收拾”丁元英的。

芮小丹揣度这里面有一个超级玩家对自己的轻蔑,还有财力上的看不起,甚至是还有文化上的俯视。此时买又买不起,退吧又不甘,小女子生气了。

不接招,更激起了大家的兴致。丁元英推辞不过,便吟起了早年自己写的自嘲诗(词)“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

其实那三个作陪而来的“文化人”,也不是什么品行很差的人。从他们在临走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东西,还算是对得起他们“文化人”那个身份,拿得起放得下,虽然是落荒而逃,但最起码还是表现出了他们该有的气度,技不如人不可耻,最可耻的是丢了人还不自知。

二、刚上擂台,就让人给扒光了,却毫无还手之力

欧阳雪不懂诗,但看到了芮小丹被征服的眼神。所以,她刁难丁元英是一个试探和确认。

但是把他逼急了,他的招数就是对世俗人的居高临下,那是丁元英特有的才华,一般人只能是望洋兴叹。

芮小丹一方面以示对丁元英的尊重;一方面也是向他示威。于是便请了当地的三位文化人作倍,一个是《古城晚报》的编辑,一个是《警事追踪》栏目的记者,还有一位就是自己的同行、宣传干事刘江。

看过本剧和小说的人都知道,这个饭局是芮小丹攒的,为的是报仇雪恨。而那三位文人就是芮小丹专门找来打丁元英的。

丁元英的《自嘲诗》内容如下:

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待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

丁元英用一首《自嘲诗》,成功地为自己解了围,把三个“对手”灰溜溜的给赶走了。几个好面子的“文化人”丢了面子,那是有气都没地儿撒,因为都是自找的,除了立马走人,什么都做不了。

大志戏功名,


弱者的文化属性是什么?挥刀向更弱者。

可能有部份人没看出诗里的杀气,用白话解释如下:

五台山的智玄大师评价丁元英:三分静气,三分贵气,三分杀气,

最有意思的是这“饮酒作诗”的馊主意,又正好是他们几个人以“文人姿态”给提出来的,而丁元英“借坡下驴”作的这首《自嘲诗》,说的就是“文化人”,看似是在“自嘲”,其实就是在“群嘲”,只要是把自己当“文化人”的家伙,谁都逃不了。丁元英这一手“回击”,很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味道。

本来就是一群“别有用心”的打手,没成想“辱人不成反被他人辱”。

综上所述:那首诗的份量很足,发现丁元英是一位高人,那到作陪的三个从,无法从礼里,酒量,说话的上面讨到一点优势,还自讨没趣,肯定只能马上离开,才是最好的上策。

所以自嘲这首词一出,游戏戛然而止,因为没办法玩下去了,参与游戏的人与丁元英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段位,再待下去就是自取其辱。

丁元英作词后,三人的离去只有一个原因:识趣!

坐井说天阔。

后来,通过内行人、音响店小老板叶晓明上门勘察了丁元的套件后,发现这套组合器材得要40多万,芮小丹瞬间觉得自己被丁元英先前说的“得几万吧”给耍了。这个价钱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资金实力和想象力呀。

真的是文人骂人 都不带脏字,看着谦虚,实则骂人于无形,朋友们看出来了没?我个人以为,那三个作陪的人,识相的离开,至少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丁元英出口成诗,引经据典,他们三个作陪的公务员,能接的上吗?

  • 作陪的人开始不了解丁元英,当然,芮小丹对丁元英也是了解不深,以为丁元英就一普通人。杖势以为自己是公安人员,丁元英不会命他们怎么样! 再说,想为同事芮小丹争点面子。没成想丁无英居然是高人。

第二,因为第一点的貌视,有点过份,想把丁元英灌醉。丁元英又不好说,也不好得罪芮小丹的同事,只能以文人的方式提醒。

  • 因为前面开头就没想高看丁元英,而且从同事寻里了解决到的丁元英整天无所事事,以上网、喝功夫茶、听音乐浪费时间,认为就是一个不上进的社会中年普通大叔。因为第一点的貌视,有点过份,想把丁元英灌醉。丁元英又不好说,也不好得罪芮小丹的同事,只能以文人的方式提醒,作了开头提到的那首诗。
  • 这一看,出口成诗,那么高深,自己根本就接不上。

第三,这三个人虽然作不了诗,但肯定理解了诗的含义,认识丁元英不是普通人,坐在这里那是自讨没趣。不得不离开。

  • 丁元英毕竟是商场精英人物,什么世面没见过,还怕几个文人骚客不成,他的那种心理素质就是城墙的角,雷打打不动、炮轰轰不倒,但是装还是要装一会儿的,于是很爽快的喝完了所有敬酒,并自罚六杯。礼数够大。
  • 在丁元英放出了大招,用一首经典的《自嘲》后,一方面表现了自己的自谦(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另一方面批判了那些有眼不识泰山,没文化,还自命不凡之人,那三个人肯定理解了诗的含义,对不上诗,自讨没趣。
  • 不是一个层级的朋友,作弄不了人家,在礼数,酒量,说话的份上都占不了便宜,坐在这里那是自讨没趣。不得不离开。

“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强烈的转折与对比——我没钱是这世界辜负了我。————这话有“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意思。放在酒局里就是暗示————到这里为止吧!我已经说的够直接了!但我还是用《自嘲》来指自己给你们离开的台阶了。

轮到囊中羞涩时,

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没读过多少书,还喜欢卖弄那皮毛学问,现在的地位不过是一种偶然,凭学识和能力是坐不到这个位置上的,见解和视野呢,也不过是井地之蛙罢了。而一谈到钱呢,当发现自己囊中羞涩时,便又开始斥责都是世道不好惹的祸。

这活生生是“一幅酸臭书生的心态图”,丁元英虽是自我讽刺,却也打在了刚发过牢骚的三位文人脸上,这句句都是在说自个呀,赶紧走吧,这丑出大发了。就连芮小丹都觉得“脸上一阵发热”。

到了这里,芮小丹和欧阳雪的算盘是落空了,没有找回自己的面子,反倒是让三个朋友丢了面子,以后还少不得又要弥补一番。于是欧阳雪出马了。欧阳雪是这部剧中的女性代表之一,是一个市井的小女人,和芮小丹比起来没有很高的文化,和欧雅文比起来没有很高的见识,和其他女人比起来没有很有钱,但是她充满了市井的自强不息的气息,是小女人的典型代表。 欧阳雪很机智的想到丁元英是被请来吃饭的,不会带很多钱,所以她一次次的讹丁元英的饭钱,还用言语把丁元英逼到一个午饭还嘴的地步。纵观整部剧中,有这样的能力的,魄力的,和敢这么做,又做的出来的唯有欧阳雪。我以为这也是全局的一个小高潮了,我是非常喜欢这段的。我也特别的喜欢欧阳雪这个人物。这是一个自强不息,脚踏实地的人物,充满生活的气息的人物,也是我认为最最真实的人物。

海斗量福祸。

就这样吧!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丁元英在饭桌上做了一首诗,为何三个作陪的人马上就离开了?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