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和西门庆惧怕武松为何敢毒杀武大郎?

潘金莲和西门庆虽然惧怕武松,却敢把武大郎杀死。存在侥幸心理,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无人知晓,却没有想到杀人偿命,天理不容,要为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道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西门庆和潘金莲被武松杀死,为兄报仇。

要是潘金莲不愿服侍好他,等武松回来了,就把她和西门庆的勾当告诉武松。

首先,毒杀武大郎是“杀人灭口”,武大郎活着,无论怎样都会向武松诉说自己的遭遇,对于武大郎来讲,在和武松团聚之后,这个当了都头的亲弟弟就是他唯一的很踏实的靠山。他不可能受这个“侮辱”。所以杀了武大郎,也许还会有一线希望。但是,西门庆杀人灭口似乎是不太彻底,他忽略了,或者说觉得自己可以绝对“吓唬住”那个街上的小泼皮郓哥儿。他真是小瞧了这个打小就在街面上混的“资深泼皮”。

西门庆敢于采纳毒计,也是对自家势力的信心。

西门庆和潘金莲二人为了以后能长相厮守。

小说中的潘金莲是一个很有性格的风情万种的美貌女子,嫁给武大郎其实算是她在清河县的大户人家做丫鬟的时候,因为反抗大户人家的老爷“性骚扰”而遭到的一种“恶意的惩罚”。客观的讲,被谑称为“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的确是配不上精明能干又貌美如花的潘金莲。但是在封建礼教的历史环境下,潘金莲是必须认命的,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是,潘金莲似乎是不想认命,尤其是当她见到英武雄壮的打虎英雄武松之后,潘金莲荡漾的春心就无法平复,她更加的不想认命了。

武大郎是不甘心的,也是拳打脚踢的打西门庆,心里恐怕没想着他们会杀人灭口。

而且,准备对武大郎下毒手,西门庆也对要处理的首尾心中有数。武大郎一死,该打招呼的、该买通的、该打点的,西门庆一个不漏,自以为做得滴水不漏。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要安分守己,恪守本分,不要因为一时的情Y而做出有失道德的事情!

在对武松赤裸裸的勾引遭到了严词拒绝之后,潘金莲已经打开的欲望的闸门就再也关不上了,当然她也不想再关上了。这个时候她“巧遇”了那个家财万贯也是好色风流的西门庆西门大官人。两个人算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有一种比喻就是说像潘金莲这样的女人,淫荡起来就像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

潘金莲与西门庆其实还是惧怕武松的,但是他们的奸情在先,而且武松当时并不在家。因为武大郎撞破了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好事。

所以西门庆就下定主意要毒杀武大郎。

2

武松回来其实一开始也并没有怀疑,只是伤心,但后期听到潘金莲与西门庆的风言风语,甚至捉奸在床。武松才恍然大悟,哥哥是被毒害的。

西门庆和潘金莲、王婆,眼见得事情败露,就要千方百计地隐藏,于是走出罪恶的下一步——毒杀武大。在任何朝代,杀人都是犯法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聪明伶俐的西门庆和潘金莲能不知道?法制观念淡薄,被情色迷了心窍。

潘金莲和西门庆都惧怕他,为何他们还敢毒杀武大郎?

古语有云:初嫁从亲,再嫁由身。

要说武松的名声在外,西门庆再横,都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所收敛才对。然而和潘金莲私会几次,尝到甜头的西门庆,此时已经色迷心窍啦。为了得到潘金莲,已经顾忌不了别的什么事情啦。所谓“色心大起,胆从心边生”,为了潘金莲,西门庆胆子就大了起来。

所谓得道多助,在这方面西门庆更加的不是武松的对手。

— 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刻删除。

只有杀了武大郎,他们才有机会摆脱这种束缚。

——碧海梵天语

第一,虽说武松以“打虎英雄”的名头闻名阳谷县,但并不见得潘金莲和西门庆就会惧怕武松;第二,潘金莲和西门庆色欲熏心,只想毒杀武大郎,好让他们可以做长久夫妻;第三,西门庆自认为在阳谷县他是无人敢惹的霸王,即便毒杀了武大郎,武松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最后还狠心把武大郎给杀了。

我想潘金莲应该是害怕武松,所以为了自己的丑闻被武松知道,害怕武大郎像武松诉苦,所以情急之下脑袋一热毒死了武松,可恨的是西门庆与王婆也成了同谋。

同样,西门庆大概也没想到,仵作何九叔尽管惧怕西门庆的淫威,在威逼和利诱下不得已咬破舌头装“鬼缠身”,但是,心里对西门庆和潘金莲毒杀武大郎还是非常的愤恨的,收藏武大郎的遗骨并非只为了“自保”。西门庆过于相信“金钱的力量”和自己在阳谷县横行霸道的势力。何九叔依然是正义的。

西门庆和潘金莲并非明媒正娶,通常称之为苟且之事,见不得人。被武大郎撞破,西门庆也是大吃一惊,慌作一团。若不是被潘金莲提醒,西门庆竟丧失了武功,会被武大郎乱拳打几下。何况撞见武松,那就更害怕了。

潘金莲和西门庆勾搭成奸的时候,正是武松奉阳谷县的知县之托押送知县贪腐的银两财宝去知县老家出公差的时候。这对狗男女色胆包天毫无顾忌,似乎是在温柔乡中陶醉太深几乎是忘记了武松的存在,直到武大郎“苦口婆心”的提醒了潘金莲:“我兄弟早晚还是要回来的,你好好的照顾我,治好我的病,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如果你们一意孤行对我不管不顾,那我兄弟回来可是要找你们说道说道。你们可是被我捉奸在床的”!

潘金莲、西门庆和王婆三人都知道武松性如烈火,又是清河县第一好汉。

然而武大郎有一个强硬的靠山,就是他的弟弟武松。

在原文中,武大郎去抓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最后被西门庆一脚踹中胸口,自此一病不起。

又有嫂叔不通问的说法。

一,只有杀死武大郎,他们才能活

潘金莲拗不过形势,被迫嫁给武大郎,不开心,属于第一种情况。西门庆和潘金莲发生奸情,坠入情网难以自拔,这是第二种情况。罪恶就是这样孽生的

西门庆家里有钱,会一些武艺,和官府也有一些关系,算得上县里的一个人物,等闲也没有人敢招惹。

原来只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也是一个奸诈的人,使得些好拳棒。近来暴发迹,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 ,说事过钱 ,排陷官吏 。因此满县人都饶让他些个。

以上这些原因,导致二人铤而走险,身首异处,遗臭万年。

潘金莲和西门庆那么惧怕武松,却还是S了武松的哥哥武大郎,为什么呢?这两个人胆子也真是够大的。

也就是说只要武大郎死了,以后潘金莲想嫁给谁都是她自己说了算。

开始被潘金莲迷住,西门庆没有多想,打武大郎的时候,也是一时情急,没有仔细想过招惹的是谁。等到被潘金莲的话提醒,才想到可怕的后果。

潘金莲在勾引武松不成后,已经是饥渴难耐,犹如干柴一般心中欲火重生,所以就算武松是打虎英雄,一身武艺她也顾及不了啦!潘金莲红杏出墙是必然,因为让武松给刺激到了。潘金莲心里非常清楚,武松根本不会与她有染,因为武松是个非常讲究的人,别说自己是他的嫂嫂,就是一般朋友的妻子,凭武松的性格秉性也绝不会做出夺人所爱的事。潘金莲心知肚明,无论她利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武松都不越雷池半步,所以潘金莲才与地痞恶霸西门庆勾搭成奸。

自然武松也是让西门庆血债血偿。其实更多的时候,如果西门庆与潘金莲并没有杀害武大郎,只是出轨,恐怕武松也不会弄死他们俩个人吧,顶多也就是毒打。

水浒传里面,我们知道武松打虎英雄的形象深入人心。大家都知道武松,拳脚厉害。但是西门庆也不是吃醋的额,他家产丰厚,武艺高强,门下保镖众多。偶遇潘金莲,被潘金莲的美死所迷,竟联合王婆和潘金莲毒死,潘金莲丈夫武大郎。武松,虽然本领高强,但是那段时间,武松出差在外,对家里顾虑不得。潘金莲,西门庆和王婆自觉,毒死武大郎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就算武松回来也无从查起。

以上仅是我个人的观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谢谢!

索性,杀了武大郎,来个死无对证。

感谢邀请!

所以潘金莲红杏出墙除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外,另一方面也是被武松激的,既然是有备而来,那何惧之有,所以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成奸后,二人的丑事东窗事发之后,不是不害怕,而是事发生了就得面对。怕有啥用,再说西门庆也是当地的一霸,尽管武松有打虎英雄的称号,可是毕竟是打老虎,武松初到阳谷县脚跟还没有扎稳,所以那会西门庆对武松只是道听途说,真正意义上还并不知道武松到底有多厉害。因此,他才敢冒然与潘金莲合谋毒死了武大郎。

西门庆以为没了武大郎,虽然有间接证据,武松也无计可施,可他错误的判断了武松的脾气。西门庆错以为武松会守规矩,有再多仇怨,也不敢违抗官府,但他没想到有武松这种血性之人。

要是被他知道了,他们三个都没有好果子吃。

恶向胆边生,果断杀了武大郎。

第二,武大郎的弟弟武松连老虎都能一拳打死,别说人了,如果武大郎病死或者武松也不会去追究。

西门庆在阳谷县太成功了。他本来只不过是出身于一个破落户财主之家,虽然家境也算不错,但毕竟已经是破落了,比不得真正有钱人家。但西门庆厉害就厉害在他凭自己独树一帜的阴损、狠毒、狡诈,居然从一家生药铺慢慢做起,生意越做越大,积累了丰厚的家产。当然了,在这所谓的做生意的过程中,他使用了他卑鄙无耻、下作的手段,坑蒙拐骗,无所不有。更加上他自幼习武,拳脚棍棒,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对付普通老百姓,靠他的阴损狠毒和武功,就没人敢和他作对;对付官吏,西门庆也有一套,设好圈套坑骗官吏,不少人都被他算计过;对付同样的有钱人,他的刻毒和武功,再加上阳谷县衙门的官吏都畏惧他的势力和下作的手段,又有谁能和他相比?正是因为西门庆自认为是无人敢惹的霸王,毒杀西门庆后,他认为武松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和潘金莲怎么样,更何况县衙的官吏都得听他的。打死他也想不到武松会来更狠的,直接杀了他。

潘金莲和西门庆惧怕武松为何敢毒杀武大郎?

第四,杀了武大郎一了百了,他就可以和潘金莲肆无忌惮的在一起,甚至纳潘金莲为“小妾”。这几乎就是西门庆被潘金莲迷惑的“脑子进了水”。但是,这个想法却给了另外一个人文学创作的灵感,以这个为“遐想”,另一部著名的小说诞生了,这部争议更大的小说就是《金瓶梅》。在这部小说里,西门庆还真的就纳潘金莲为妾。

二,色心大起,胆从心边生

在武大郎发出明确的威胁或者警告之前,西门庆和潘金莲几乎已经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就是武大郎到王婆那里上门捉奸,西门庆和潘金莲似乎是毫不在意,西门庆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一个武大郎还是“绰绰有余”,事实上还真是如此,西门庆的一记窝心脚就把前来捉奸的武大郎踹了个半死。

这个问题比较有趣。正因为惧怕武松,潘金莲和西门庆才要毒杀武大郎。


1

武松不讲规矩,拿出尖刀一吓,西门庆以为买通的团头何九叔便一五一十的全盘说出。虽然如此,拿到了人证、物证,可官府已被打点好,不受理。

到此,这些都符合西门庆的预期,这也是他虽然害怕武松,仍敢毒杀武大郎的底气。

3

但西门庆实在是太乐观了,武松这个人不仅武艺高强,还有着强烈的复仇正义。知县不管,他就自己动手,武松的动手还真的不是盲目杀人,他是“私设公堂”,先审再杀,可以说是武松这辈子干的最为理智,智慧和利索的一件“快意恩仇”的得意之作。

潘金莲和西门庆在《水浒传》中是两个臭名昭著的人物,他们二人因为通奸被武大郎发现。

第三,西门庆自认为在阳谷县他是无人敢惹的霸王,即便毒杀了武大郎,武松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武松因在景阳冈无意打死一只猛虎,让他迅速成为阳谷县的名人,大家都知道武松是打虎英雄。但对于潘金莲和西门庆来说,他们对武松这个打虎英雄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也没有太多的估计。试想一下,如果潘金莲会惧怕武松,她压根就不敢和西门庆勾搭成奸,更不敢毒杀武大郎。作为女人来说,她是无法想象武松到底有多可怕,所以她才敢在勾引武松被拒之后,反而对武松骂骂咧咧的。对西门庆而言,武松和他压根就没有正面打过交道,他对武松最多也只是听说过“打虎英雄”这么一个名号而已,他会觉得或许名不副实呢(史进的师父李忠不是叫“打虎将”吗),在那个年头,给自己制造一些夸张的名号的人必定不在少数,很多是含有水分的。所以,西门庆也不不一定会惧怕武松。

一开始潘金莲还是不敢S武大郎的,她还是有些惧怕武松的,但是因为西门庆的怂恿,又为了自己以后的好日子,她也就起了S心,最后,终于将武大郎毒S了,也真应了那句话:“最毒妇人心”。

第二,西门庆对自己的财力和在阳谷县的势力还是有比较强的自信,财大气粗的他认为只要上下使足银子,武大郎的死因是完全可以掩盖过去的,到那个时候,武松无凭无据,拿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办法。但这个自信是建立在武松不敢杀人的基础之上的。

武松,自打虎之后,成为阳谷县的名人,而且一下进入体制内,堂堂武都头。拳头是硬的,官场也是很体面的。所以潘金莲一定有所忌惮。西门庆本来还要和武松交好的,同样是阳谷县的名流,自然不希望交恶。如果没有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惧怕,但是有丑事在先,如何不怕?如果不怕,也不至于毒死武大郎了。

第二,潘金莲和西门庆色欲熏心,只想毒杀武大郎,好让他们可以做长久夫妻。

武大郎的下场是一个悲剧,他错就错在武松还没回来就说出威胁潘金莲的狠话。

潘金莲没什么见识,搭上西门庆后,根本没有过后果。以前还背着武大郎,武大郎被打伤后,明目张胆起来,每天浓妆艳抹的去见西门庆。武大郎气急,说了一番狠话,吓到了西门庆。书中怎么说的?

那西门庆听了这话,却似提在冰窨子里 ,说道:“苦也!我须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他是清河县第一个好汉。我如今却和你眷恋日久,情孚意合,却不恁地理会。如今这等说时,正是怎地好?却是苦也!”

西门庆是古代的一个大富翁,他有钱又霸道,被他看上的女人,他想尽办法也会娶回家,在他的眼中,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就算是S了人,官府追查下来,用钱也一样可以摆平,何况区区一个武松,他再厉害,也照样能够找人摆平他。


人在欲望的鼓动下难免会犯错,所以促使西门庆、潘金莲这一对奸夫淫妇大开杀戒,可惜倒霉的武大郎最终成了牺牲品。

本以为有钱就可以解决S人事件的J夫Y妇,没想到,打错了算盘,终为自己的不耻行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潘金莲和西门庆的事情被武大郎发现了,要是不杀了武大郎,他们的命运就始终操控在武大郎的手中。

谢谢邀请

可西门庆舍不得丢下潘金莲,即使胆怯,还是要铤而走险。

西门庆道:“干娘,周全了我们则个!只要长做夫妻。”

潘金莲和西门庆惧怕武松是真的,毒杀武大郎也是真的。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并不矛盾。

潘金莲和西门庆的事是流传了这么久,为什么呢?因为古往今来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那么为什么这种事会屡屡发生呢?还是因为情Y两个字。发生这种事往往都是因为男女心里对对方的不满,甚至是厌恶,长时间的怨恨的积累,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武松是清河县的第一好汉。

杀人灭口不彻底,也就反过来要了西门庆的命。

其实西门庆毒杀武大郎,也是在对武松的恐惧之下“慌不择路”的举动,但他也有自信的地方。他的自信最后也成了要他命的关键。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归根到底还是西门庆和潘金莲作恶太甚。

到时再找个借口糊弄武松,他们三个就都能相安无事。

官府不管,武松就自己出手,毫不拖泥带水,从而导致了血溅狮子楼。

一,武松当时并不在武大郎身边

第一,武大郎并没有什么,除了卖烧饼和一个美娇娘,其它的一无是处。而西门庆是当地首富,有钱有势。

人性是有劣根性的,当他被某种强烈的欲望控制的时候,会表现出歇斯底里、不顾一切的心态,除了他所想要的欲望,其他什么都没有放在心上。这就是为什么世人都知道杀人偿命,还有那么多人犯下死罪的原因。就像贩毒一样,谁都知道贩毒被抓就是死路一条,但还是有不少人铤而走险,也正是由于人的劣根性作怪而导致的。在这里,潘金莲和西门庆也就是由于色欲熏心,满脑子只想着怎样能够长久苟合。因为他们不再满足于躲在王婆家的茶坊里苟合,觉得不够痛快,不够利索。既然武大郎已经重伤卧床不起,已经奄奄一息了,还不如干脆加一把火,直接把武大郎毒死,扫除了他这个障碍,今后就没人可以妨碍他们苟合了。就是这种很原始、很强烈的欲望冲击了他们,让他们不顾一切要毒杀武大郎。

社会原因,体制原因,当时没有很好的婚姻制度。当婚姻发生危机时,潘金莲无处申诉,也不能顺利地提出离婚;西门庆和潘金莲如果能办理先离婚后结婚,何至于冒险杀人?

总之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想潘金莲与西门庆并非惧怕武松,因为他们明知道武松是武大郎的弟弟,他们要是真惧怕武松就不会做出那样害人害己的事来。所以,潘金莲、西门庆这对奸夫淫妇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二、潘金莲和西门庆想做长久夫妻

3对自我形势估计,太过于乐观

人,有事做不了自己的主,有形势所迫,也有情势所迫。西门庆一眼就迷上了潘金莲,又有王婆从中周旋,潘金莲以身相许,这是为色所困。西门庆落入自己所编织的陷阱。

可惜,西门庆和潘金莲以及王婆的如意算盘都没能打得响,武松可不是吃素的,并且西门庆的判断也很准确,那就是他真的不是武松对手。不但武艺上不是,智慧和胆量上也不是。

有些事不是因为惧怕而不做,恰恰就是因为惧怕而不得不做。

就算如此,潘金莲照样每天打扮得有模有样出去跟西门庆厮混。

就是这样才引来了杀身之祸。

潘金莲这么做也是想给武松一个眼罩看看,你武松不是对我不动心吗,我潘金莲长得如花似玉,年轻貌美配你武松有何不妥,你武二居然如此对我,奴家嫁给你大哥已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啦,如今,遇到你二郎,本想与你鸳鸯戏水,怎奈叔叔不屑一顾,拒绝奴家的一番情意,好歹奴家也是有脸面的人。潘金莲觉得自己姿色这么好,我就不信没人要我。

中国古典名著《水浒传》当中的潘金莲和西门庆算是一对“奸夫淫妇”的典范了。这一对“狗男女”不仅勾搭成奸给武大郎结结实实的戴了一顶大号的“绿帽子”,并且心狠手辣的毒杀了老实巴交的武大郎。在中国的文学史上,这一对“狗男女”就成了被后人唾骂的经典的反面人物。

西门庆做出毒杀武大郎的决定,其实是一个“铤而走险”勾当,至于潘金莲除了听西门庆的,这个时候她已经是“别无选择”,因为一旦武松和知道了他们勾搭成奸,首先是绝对饶不了她的。

但是,武大郎的威胁却提醒了潘金莲和西门庆——武大郎固然不可怕,但是他的那个神勇无比,武艺高强的武二郎弟弟却是十分的可怕。当潘金莲把武大郎的威胁告诉西门庆的时候,西门庆当即就“怂了”:这武松恐怕是不好对付,我还真打不过他!这对狗男女一时间还就真的慌了神。

事实也差不多。

西门庆,以为自己在官府有人,以为自己家大业大,以为自己随从众多,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以为自己有些许拳脚本领,以为武松查不到真相,以为武松就算查到真相也不敢动他。可他忘记啦,武松为自己大哥报仇的信念,可以轻松击垮这一切。

第三,西门庆觉得潘金莲是武大郎的老婆,武大郎死了,她如果不喊冤不报官,官府也会乐得的“睁只眼闭只眼”,武松一个外来户,在阳谷县算是举目无亲,而顶头上司知县的面子他还是多少要给的。所以西门庆买通了知县,这样即使武松人证物证具在,知县大人只要对西门庆有意维护,朝廷的法度似乎也触及不到西门庆一根毫毛。

郓哥儿这个小泼皮,就是撺掇武大郎“上门捉奸”的始作俑者。这厮知道了西门庆和潘金莲在王婆家里“翻云覆雨”之后,并没有马上告诉武大郎,而是选择先去敲诈西门庆和王婆,在王婆的茶摊被王婆“挠了”一顿之后,敲诈不成反而吃了亏心怀不满的的郓哥儿才找到了武大郎,告诉了武大郎他老婆“偷汉子”的事,还没忘了敲诈武大郎的钱财和一顿酒菜。结果怒气冲冲的武大郎到王婆家“捉奸”。“奸”肯定是捉到了,但西门庆的一个抬腿并不高的窝心脚却把武大郎揣的卧床不起,看看性命堪忧。这郓哥儿还真是个“滚刀肉似的小泼皮”。

第一,虽说武松以“打虎英雄”的名头闻名阳谷县,但并不见得潘金莲和西门庆就会惧怕武松。

武大郎气不过,威胁潘金莲,要是她服侍好了武大郎,就既往不咎。

有些事不是因为惧怕而不做,恰恰就是因为惧怕而不得不做。

西门庆放过了郓哥儿,是相信经过自己的吓唬,这小泼皮不敢再说点什么,但是郓哥儿还是在武松找到他的时候,立刻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这厮其实早就打算好了,自己这个人证的价值他也算的清清楚楚,一手交钱一手答应当人证。当然,在这个选择当中,郓哥儿尽管依然图财,但是一来他当人证是正确的选择,也是正义的选择,二来郓哥儿的孝顺也是很令人赞赏的人。

小编觉得,正是因为潘金莲和西门庆惧怕武松所以才杀了武大郎,为什么呢?

“一不做二不休杀了武大郎”是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王婆出的歹毒主意,西门庆觉得王婆说的有道理:杀了武大郎,对外谎称武大郎“暴病而亡”,就是武松回来也没什么办法。西门庆倒不知道,武松除了打虎厉害,杀人照样不含糊。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潘金莲和西门庆惧怕武松为何敢毒杀武大郎?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