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可以用战友尸体当掩体吗?

那句著名台词都还记得吧?“告诉程子华,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东北野战军司令员这句平淡而又霸气的话,昭示着塔山阻击战对辽沈战役全局的重要性和战斗的残酷性。为了迅速突破塔山防线增援锦州,蒋军“东进兵团”连续数日发起了一次次疯狂的集团冲锋,不仅有“军官敢死队”的组建,战斗中甚至真的使用了以尸体为掩体的办法。

图:志愿军老兵的回忆录

而如果遇到近距离的步枪和重机枪,这时候单个尸体挡住子弹的概率很低,但如果是用尸体层层叠放,还是有可能挡住子弹的。

一战战场上,一名法军士兵以阵亡战友的尸体为掩护,手持步枪进行射击。

在战场上,只要能活命,拿战友遗体当掩体也是可以被接受的。一战时,欧洲列强们搞战壕战,很多遗体没法处理,就直接放战壕上面埋起来当掩体了。尤其是冲锋的时候,遍地尸体,那还能分清是敌是友的,趴下去能挡子弹就行了。

在新几内亚战争中,一伙日军被澳大利亚军队困在了一个山洞中,日本人是有名的不准投降,然而,打也打不过,突围不出去的,天寒地冻,山洞阴冷,很多日本士兵就冻死了。有些士兵或者负伤,或者生病也生不如死,就求着战友杀死自己,死了很多人。

不过有一个好处,天冷,尸体不臭。

抗日老兵贾善明,曾任国军21师121团2营2连重机枪手。在驰援南口战役中,由于所处的位置是石头山,不能掘土挖机枪掩体,贾善明和战友一开始只能拿几块石头对付。可是,重机枪可是我军最重要的火力点,也是日军重点攻击的目标,必须保护好。后来,上级急眼了下令,让他拿已经死去的士兵当掩体。于是,万般无奈之下,贾善明只能搬来三四名战友的遗体,挡在前面,向敌人猛射。后来,贾善明也因伤复员了。近年,在接受采访时,贾善明还对此事念念不忘,觉得对战友有愧。

一般不能,应该尊重死者。

《血战钢锯岭》中,美军士兵拎起来半截尸体当掩体,就冲了上去。这个镜头在很多版本中都被剪掉了。后来,主角也曾拿战友遗体当掩护,躲过日军清扫战场的刺刀。

在后面督战队的逼迫下,剩下的敌人不退反进,他们把尸体堆积起来作为掩体整理队伍和实施火力掩护,然后推着这道“尸墙”向前滚动,一点点接进二连阵地,随着程远茂的兵越打越少,眼见着阵地即将被敌人突破。

这句歌词不是艺术加工,而是战场上真实的写照。战争是残酷的,处于战场上的士兵随时可能和死亡打交道,需要经历各种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和痛苦。因此,为了胜利,为了活着,士兵就需要做出各种常人难以做出的事情。例如,拿战友的尸体当掩体。

笔者是个道地的锦州人,深知“塔山不是山”,1948年的塔山村,是个位于锦州和锦西(今葫芦岛市)之间只有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东临渤海,西接白台山,北宁铁路从村子东侧穿过。此地是“辽西走廊”山与海之间最狭窄的一段,大约只有12公里宽,去掉丘陵和滩涂,能够通过的距离着实有限。

当年上海的淞沪战役,国民政府桂系部队虽然英勇彪悍,但是奈何火力弱小。

这和人体的结构有关。首先,人体的肌肉是松软的,当子弹进入人体的时候,松软的组织结构可以吸收子弹强大的动能,从而降低子弹的速度。其次,人体的骨骼是比较坚硬的,而当子弹的动能被吸收后,再打到骨骼上面,有较大可能无法击穿骨骼。

英国人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情。

东北野战军紧急部署的阻击部队是:第四纵队、第十一纵队、冀热察辽军区独立第4、第6、第8师和炮兵旅,统由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指挥。第十七兵团司令侯镜如兼任司令官的“东进兵团”在兵力上稍稍占据优势,理论上拥有四个军11个师的增援部队(问题在开到的时间不一致),但蒋军却拥有极大的海空优势。

为了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为了保命,战场上不管那么多了,战友尸体能掩护活人,倒下的战友更是英雄加大英雄称号!在此为今天的和平而付出生命的大英雄们点赞致敬!人民爱你们!大英雄万岁!

其他国家的军队操令中不会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的,感情上也接受不了,然而,战场之上,活下去最大,操令可以事后再说的,大不了处分呗!将功补过呗!一般的是不会去处分的。

电影中这样的镜头更多,大家也都能理解。

负责此处防御的是第10师28团二连,本来战士们之前修建了六个地堡,结果被敌人的炮火轰掉了五个,与营里联系的电话线也被炸断了,连队处于孤军奋战的状态。连指导员程远茂发现,敌人以密集的队形沿着河滩发起冲锋,武器是清一色的冲锋枪,队伍中甚至夹杂着挑弹药的辎重兵。双方在几十米的距离上猛烈开火,二连伤亡颇大,而独95师冲锋的队伍也倒下一片。

美国人也干过这种事。

(文|勇战王聊历史)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有人可能要问,尸体可以挡子弹吗?

从北平和葫芦岛机场起飞赶来的战机不停顿的狂轰滥炸,同时“重庆号”等军舰的大口径舰炮威力极大,我军临时构建的阵地遭到严重破坏,按照东野老人们的说法,一颗炮弹能打掉一个排,所言非虚,那可是两座双联装152毫米口径的重炮(这艘舰后来起义了)。

1948年10月13日,是塔山阻击战最激烈的一天,也被四纵政委莫文骅称为:“对塔山存亡具有决定意义的惊天动地的一天”,在“总统府参军”罗泽闿和“战地督察组长”罗奇的督战下,敌独立第95师、第8师和第151师火力全开冒死突破,一度曾经在局部攻上了我军阵地,确实险象环生。

1952年10月19日晚,黄继光所在的第2营奉命向上甘岭右翼1952年10月19日晚,黄继光所在的第2营奉命向上甘岭右翼反击,必须在天亮前占领阵地,为整个反击战的胜利奠定基础。反击,必须在天亮前占领阵地,为整个反击战的胜利奠定基础。设在山顶上的集团火力点,压制住志愿军反击部队不能前进。营参谋长命令第6连组织爆破组炸掉它。第6连向敌军发起五次冲锋,未能摧毁敌军火力点,而且一个又一个战友倒下去。这时离天亮只有40多分钟了。时间就是生命。在这关键时刻,站在营参谋长身旁的黄继光挺身而出。他掏出早已写好的决心书交给参谋长,恳切地说:\\\”把任务交给我吧,只要我有一口气,保证完成任务\\\”。黄继光在决心书上写道\\\”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一切任务,争取立功当英雄,争取入党\\\”。营参谋长转过身,沉思片刻,面对黄继光坚定地说:\\\”黄继光,这次任务就交给你。我任命你为第6连第6班代理班长,一定要完成任务。\\\” 参谋长当即任命黄继光为6班班长。黄继光接受任务后,立即提上手雷,带领两名战士向敌军的火力点爬去。他们在照明弹的亮光下巧妙地前进,当离敌军火力点只有三四十米时,一名战士牺牲,另一名战士负重伤。黄继光的左臂被打穿,血流如柱,面对敌人的猛烈扫射,他毫无畏惧,忍着伤痛,仍然一步不停地向敌军火力点前进。在距敌军火力点八九米的时候,他举起右手将手雷接连投向敌军,但由于火力点太大,只炸毁了半边,当部队趁势发起冲击时,残存地堡内的机枪又突然疯狂扫射,志愿军反击部队的冲锋受到阻止。这时,黄继光再次负伤倒下。天就要亮了,这时黄继光身边已无弹药,身体又多处受伤,他顽强爬向火力点,冲着敌军狂喷火舌的枪口,挺起胸膛,张开双臂,扑了上去。刹时,敌军正在喷吐的火舌熄灭,正在吼叫的机枪哑然失声。黄继光用年轻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胜利前进的道路。在黄继光英雄壮举的激励下,部队高喊着\\\”冲啊!为黄继光报仇!\\\”踏着黄继光爬行过的道路,很快占领了阵地,全歼守军两个营。设在山顶上的集团火力点,压制住志愿军反击部队不能前进。营参谋长命令第6连组织爆破组炸掉它。第6连向敌军发起五次冲锋,未能摧毁敌军火力点,而且一个又一个战友倒下去。这时离天亮只有40多分钟了。时间就是生命。在这关键时刻,站在营参谋长身旁的黄继光挺身而出。他掏出早已写好的决心书交给参谋长,恳切地说:\\\”把任务交给我吧,只要我有一口气,保证完成任务\\\”。黄继光在决心书上写道\\\”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一切任务,争取立功当英雄,争取入党\\\”。营参谋长转过身,沉思片刻,面对黄继光坚定地说:\\\”黄继光,这次任务就交给你。我任命你为第6连第6班代理班长,一定要完成任务。\\\” 参谋长当即任命黄继光为6班班长。黄继光接受任务后,立即提上手雷,带领两名战士向敌军的火力点爬去。他们在照明弹的亮光下巧妙地前进,当离敌军火力点只有三四十米时,一名战士牺牲,另一名战士负重伤。黄继光的左臂被打穿,血流如柱,面对敌人的猛烈扫射,他毫无畏惧,忍着伤痛,仍然一步不停地向敌军火力点前进。在距敌军火力点八九米的时候,他举起右手将手雷接连投向敌军,但由于火力点太大,只炸毁了半边,当部队趁势发起冲击时,残存地堡内的机枪又突然疯狂扫射,志愿军反击部队的冲锋受到阻止。这时,黄继光再次负伤倒下。天就要亮了,这时黄继光身边已无弹药,身体又多处受伤,他顽强爬向火力点,冲着敌军狂喷火舌的枪口,挺起胸膛,张开双臂,扑了上去。刹时,敌军正在喷吐的火舌熄灭,正在吼叫的机枪哑然失声。黄继光用年轻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胜利前进的道路。在黄继光英雄壮举的激励下,部队高喊着\\\”冲啊!为黄继光报仇!\\\”踏着黄继光爬行过的道路,很快占领了阵地,全歼守军两个营。(摘自网络)

当天的战斗,是以独立第95师敢死队凌晨的偷袭行动开始的,当四纵10师组织部队将敌敢死队消灭后,蒋军随后开始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炮火准备,然后步兵像潮水一样扑了上来。最危险的地段位于塔山铁路桥和高家滩之间,也是独立95师准备重点突破的一个点。

事实上,不管是一战、二战,还是各种局部战争,不管是中国、美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有用战友尸体挡子弹的例子。例如,淞沪会战中的大场之战,虽说国民党桂系部队作战勇猛,但由于缺乏火力支援,而日军轻重武器齐全,火力异常强大,所以大场阵前死尸遍野。以至于后来守军官兵用尸体堆成掩体继续和日军作战,子弹打完了就用大刀。

1952年10月14日,联合国军开始向江原道上甘岭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发动疯狂进攻。上甘岭位于五圣山上,是志愿军中线的大门,也是扎进联合国军心窝的一把钢刀。在不到4平方公里的高地上,联合国军动用两个师的兵力,在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下,连续发动了进攻。志愿军与联合国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上甘岭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发动疯狂进攻。上甘岭位于五圣山上,是志愿军中线的大门,也是扎进联合国军心窝的一把钢刀。在不到4平方公里的高地上,联合国军动用两个师的兵力,在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下,连续发动了进攻。志愿军与联合国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当然可以了!

不过要看子弹的射击距离和子弹的类型,但尸体确实能挡住大部分子弹,即便有些大口径子弹挡不住,但也能降低死亡的几率。

澳大利亚人哪里呢,本来认为堵住了山洞,日本人没吃没喝一定会投降的,结果胜利晚了很长时间,因为日军找到了解决粮食不足的办法——吃战友!

当然了,日本人很恶心,日本军方从来不拿自己的士兵当人。

那么自然,它也是敌“东进兵团”增援和解救锦州的必经之路,老蒋一度石亲临停泊在葫芦岛港外的“重庆号”军舰上,布署作战方案和督战。从军事上说,塔山基本无险可守,它是一片高差不齐的丘陵地带,唯一的制高点是西侧的白台山,仅仅海拔200米且又偏离防线中央。并且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蒋军可以实施少见的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

战场之上,活人为大,活下去才是王道。

战友尸体不要说当掩体了,吃都可以吃的!

总之,战争是残酷的,也是毫无人性的,所以确实可以用战友的尸体当掩体。

战时,即非常时期,可以的,我父亲是抗美援朝的军医,他就亲身经历过,用敌我双方的尸体遮挡寒风,做掩体,战士趴在冰雪中,冲锋时,有的战士一动不动,军医上去救治我方伤员时,拿木棍一敲打身体,有的战士冻的像冰块一样,硬棒棒的,人已经冻挺了,冻残了,甚至已经死去,太残酷了…老人家说说都是泪啊…!

当然不可以!这样做就是对战友不尊!因为等于叫战友死多次吧?!这样也会显示自己怕死!能够上战场就预定是有不测!不要拿战友的贵体当挡箭牌![祈祷]真的不可用!

比如疯狂的日本人。

没有听说不可以,部队作战纪律中也没有这一条。在战争,用自己的身边为战友做掩护的数不胜数,最著名的就是黄继光了。

主角装死拿战友的尸体挡日军打扫战场的刺刀,不是那么残忍,感情上可以不那么难受,也就留下了镜头。

个人观点,别骂。如果和战友战场杀敌,自己战死,希望战友利用我的尸体做掩护,继续冲锋陷阵,即给了战友防护又给了战友为我报仇的勇气。同样,战友牺牲自己也会这样做。只有士兵活着,才能完成保家卫国的任务,也能让逝者含笑九泉。

千钧一发之际,右侧的高粱地里射出密集的子弹,营里观察战况及时派出的增援部队到了,敌人终于被打退下去。惨烈的战斗中二连几乎打光了,最多的一个排还剩下7个人,但终于牢牢地守住了阵地。

国歌中,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

日军反而轻重武器齐全,火力强大到狰狞,桂系部队的土木工事在日军的强大炮火覆盖之下,旋建旋炸,旋炸旋建,最后实在找不到沙包木材了,不得已只好拉过战友的尸体当沙包用,最后5000多人仅有600多人生还。

唱歌唱“血肉铸成的长城”,诚然是也!

这是辽沈战役中真实发生的战例,所以在战场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也并非对同伴尸体的不敬,为了击败对手,战时状态下一起可以“事急从权”,这是铁律,因为打赢才是硬道理。而胜利者是不会被指责和嘲笑的,所幸,独95师这支“赵子龙师”终究不是东野王牌纵队的对手,用什么招术都无济于事,据说后来退到塘沽整顿时,所余兵力只够编成四个营。

他们都是绅士派头嘛!完全可以“文明的投降”!

在战场上,一边是横飞的子弹,一边是战友的尸体,而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战场上只有生与死,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因此,一个正常的士兵,会用他能够拿到的任何东西来挡子弹,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战友的尸体。

理论上是可以的。

当时,守军原本有五千余人,可最后只有六百余人生还,而如果不用尸体当掩体,最后活着的人数可能更少。在当时的情况下,用战友的尸体当掩体,纯属无奈之举。

对常人来说,用战友的尸体当掩体,似乎有些难以接受,但在残酷的战争中,在生死攸关之际,这种做法实在再正常不过。

图:1914年8月,一名法军士兵用阵亡的战友尸体当掩体,对敌人进行射击

《血战钢锯岭》中,美军士兵拎起来战友尸体当移动掩体,被打的支离破碎,在很多版本中被剪掉了,没办法,美国好莱坞也有电影审查,尽管电影反映的是历史事实。

所以尸体能挡住大部分手枪、冲锋枪射出的子弹,也能挡住一部分远距离射出的子弹。

如果战争中,无论用敌人和战友的尸体作掩体,都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同时也体现出其个人的人品道德问题和其部队的纪律作风问题,这样就有可能影响到士兵的作战能力和战斗意志的问题。

爱知库热点问题我们来跟踪
爱知库热点问题跟踪 » 战争中,可以用战友尸体当掩体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