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凭什么丁真没学过奥数就能走红,这届老母亲表示太酸了

来自: 台北 查看: 3954 亦君  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凭什么丁真没学过奥数就能走红,这届老母亲表示太酸了

丁真火得挺突然地。

最开始闺蜜群里有人发了他的照片,说这小伙子最近挺火的,你们看帅不帅?姐妹几个仔细看了一下,表示不是我们的菜。第一、小伙子太黑了。第二、帅是帅的,但就像一块透明玻璃似的,一眼望过去,看到底了,太过原生态了。

没想到这才几天,这小伙子就火了,而且是爆火。一天能上好几回热搜,不但自己上,连他的马都能上热搜。

于是大家就酸了。虽然普罗大众已经习惯了各种突如其来的网红,但好歹之前的网红似乎还有点理由,丁真就火得完全不讲道理。

比方说李子柒,人家是真的撩起袖子,亲自下田种地啊。李子柒整的那些玩意儿,一看就是技术活,城里人搞不定。

再比方说李佳琦,“人间唢呐”可不是浪得虚名,从下午三点吼到凌晨三点,剁手的妹子都困到不行,眼皮打架,他还能中气十足地吼:不要睡,起来嗨,一睡错过一个亿!

除此之外各种网红,要想红都费了劲儿了,搞直播的主播得一直蹲在网上跟粉丝互动。做视频的博主天天买各种昂贵的材料,变着花地烧钱。我经常看各种名为《小伙花XX钱,买了XX,吃给你看》的视频,每次都忍不住替他们担心,成本这么高,就为了做一期视频,赚得回来吗?

而丁真,啥也没干,就是上街买了包泡面,就火了。想必一众主播和博主,酸得牙都要掉了。

直男是第一个酸起来的人群。

他们们的点在于:丁真还没我帅,凭啥红成这样?

啊,这就是直男,哪怕看上去再普通,也依然如此自信:丁真好黑啊,一白遮百丑,我比他帅!丁真看起来好脏啊,指甲缝里黑黢黢的,我比他干净,我比他帅!丁真不认字啊,义务教育都没学全,我是大专/本科/研究生,我比他帅!

嗯,直女啥也不说,默默地看看丁真,再看看自信爆棚的直男,心中暗暗吐槽,就算宁把油都榨了,也没法跟丁真比。别的不说,就宁那双充满世故的眼睛,早被丁真甩开了几条街。不过宁高兴就好。

第二波酸起来的,是“打工人”。

丁真据说以3500元的月薪,加入了国企。是网红界第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看起来钱不多,可是架不住当地消费水平低啊。网红本身是一份极不稳定的职业,互联网时代,人的记性都和鱼差不多。

前几年大火的犀利哥、眉毛哥小吴,真香哥王境泽,现在都去哪儿了?这种如烟花一样的网红,跟中彩票有啥区别。

就拿眉毛哥说吧,这小哥红的也是莫名其妙的。他去理发店,被人忽悠花了39000元修眉毛,谁知道一理完,是这样的,简直就是“眉有想到”。他把这事曝了光,自己就火了。

可惜还没红几个月,眉毛哥就飘了,打算进军演艺圈,还撩女粉丝,被曝光后,就彻底凉凉了。

而丁真,据说听从了父母的抉择,加入了国企,用巨大的流量换来一张长期饭票。不但商业推广可以拿奖金,今后万一不红了,人家都给他设计好了,可以就地转型当导游。

很难说这种选择是赔是赚,但是对于乍然走红的丁真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于他这样什么都不懂,没上过学的孩子来说,天降流量相当于小儿怀金过闹市,一定会遇到很多心怀叵测的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偷他的果实。

君不见,一些普通人突然中了彩票,无论这个数额有多么惊人,不出几年,他们就会把钱花光,日子过得甚至还不如中彩票前呢。

所以丁真进国企,肯定没错的。问题是这下“打工人”就酸了。同样是打工,丁真没有房贷的压力,不用996,不背KPI,连学历门槛都给砍了。同样是“打工人”,你在搜集资料,整理报告,困在一平方米不到的写字间,转个身都困难的时候,丁真在干嘛?

蓝天白云下,碧水绿草间,他陪着他心爱的珍珠在散步啊!过着喂马劈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人人向往的生活,也能叫打工?怎么能叫“打工人”不柠檬呢?都快能榨出柠檬汁了好吗?

第三波酸起来的是老母亲。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送娃各种培训班;每天晚上光是辅导娃写作业,头发就一茬一茬掉,恰如弃我去者不可留。光掉头发也就算了,关键是还经常生气,忍不住怒吼,虽然现在支架大促销,免去了老母亲的后顾之忧,经常金刚怒目还是会长出皱纹的呀!

看看人家丁真的妈,什么心都不用操,儿子放着牛,干着活,买着泡面,前途就有着落了。

看看我们的娃,有的小小年纪就戴了一副眼镜,好像一个老学究;大多数娃别说放牛赛马,真牛真马都没怎么见过,天天挤在一个狭小的教室,下课都不许奔跑走动;放学回来也不得休息,或练琴、或写作业直到九、十、十一点,赶着睡几个小时第二天还要继续不是996,胜似996的生活。

再看看丁真,人家的日子就是惬意加悠闲。我们的娃被竞争压力压得喘不过气,不停被灌输着一分一操场的时候,就连丁真的小马,都不稀罕赛跑,一样吃得饱饱。

丁真刚走红的时候,老母亲的朋友圈就开始疯传一张图:这一看就是一双没经历过奥数的眼睛。

何止是眼睛,笑容也是啊,这哪里是经历过高考或者将要经历高考的小孩笑得出来的脸。不过老母亲这个群体,一向清醒得比较快,直男和“打工人”还在麻痹自我,柠檬成精的时候,老母亲已经开始了反击。

很快,顺义妈妈和海淀妈妈就联手发出了嘲讽:

家里没有羊放,还想啥呢?赶紧老老实实地“鸡娃”啊!

紧接着,各地热心的妈妈粉们,关切地给丁真寄去了各种字帖、字典、描红本、各种书(里面有没有奥数呢?)

不知道丁真本人是受宠若惊,还是人生第一次出现被作业支配的恐慌,反正此时此刻,他感受到了全天下中小学生们的心情:老母亲“鸡动”起来,孩子根本招架不住。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义务教育和鸡血虽迟但到,当年那个在草原上无忧无虑放着羊,羡慕人家有书读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红;更想不到红了之后的代价,是被来自全国的老母亲打鸡血。(看把孩子吓得)

不仅如此,各教育机构也纷纷发来贺电:放羊可以,放牦牛也行,但奥数无处不在,放什么都必须奥数。

最终流量还是败给了中年老母亲。丁真,加油!好好读书,阿姨看好你!

如果你读得好,过几年阿姨给你寄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小丁丁,不如你直播读书吧!鸡血妈妈们一定都会给你打赏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