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70后的女性朋友,身体还好吗?

我是72年的,身体不是很好。在家呆一年了。

犯过肩周炎,严重时胳膊抬不起来,活动有局限性,穿衣服费劲,躺着翻身费劲,端东西没劲。越到晚上睡觉越疼。每天锻炼现在好多了,但是不能着凉,凉了就厉害。

有一阵子右腿疼,去骨科医院做理疗40天。站长了,膝盖侧面就木了,蹲不下,打不了弯,蹲下起身得拽着东西,右腿使不上劲。坐久了起来不能马上走路,得缓一会儿。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也是不能凉了。

子宫下垂中度一直没好,每个月都有十来天厉害。不能站长了,不能提重物,不能蹲着,不能大便干燥,不能累了。每天吃药,锻炼,正在调养中。

睡眠也不是很好,经常是醒了就睡不着了,在入睡得等很久。早上起来头昏脑胀的。

看外表挺年轻的,实际上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年纪不算大,身体却一直走下坡路。

还延长退休?就这身体能行吗?就是有工厂要也干不了呀。坐办公室的、文职的还行。有心无力啦!

72年的,经常疲惫,小腿酸痛,月经不正常了,两鬓已经有银丝了,掉头发,性欲没以前强。不过也有好的,脾气比以前好,没年轻时候那么急躁,凡事想开了,都年过半百了,有啥想不开的



我是1972年7月的生日,今年49岁了。2020年初胸口疼,疫情期间不敢去医院,抗到七月份疫情缓解了去医院一检查:冠状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劳力型心绞痛。血管狭窄95%、80%、60%……医生说必须做支架!从此开始了术后服药的人生。一直以为自己身体强壮的不要不要的,一直以为等小老二上了学我就可以像老公那样心情好或不好时也能轻松地喝瓶啤酒放松自己……可是手术之后我要想的只能是大女儿十岁小女儿六岁,她们太小了,我要想尽办法多陪陪两个孩子。跟谁也不生气了了,也不着急了,当你不得不面对生死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可以不计较了,我只想在有生之年给两个孩子多留下些什么,钱或者回忆都是好的……连哭的精力和勇气都没有了。微笑面对吧💪🏻💪🏻

我是71年的猪,已经进入了更年期,月经已经停了,膝盖疼,牙齿疏松了,两鬓早已花白,也没人来关心,单位效益也不行。每天都想这些的话,都活不下去了。好在女儿工作了,暂时没有烦心事。我觉得女人到了更年期,不要纠结,不要烦燥,凡事看开点,锻炼身体,白天有空时去公园,河边看看风景,接受阳光的普照,心情自然就好了。






75后的兔子老干妈来了,喜欢运动,瑜伽,游泳,登山,徒步,力量训练。身体当然没有十七八那么水灵灵。但是也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凄凄惨惨,偶尔有点小疼痛,多用拨筋球按摩,多练阴瑜伽,早睡早起,多做善事,不以己悲,不以物喜。但内心里还很有激情,热爱生活,努力工作,生活明朗,万物可爱。自己最珍贵!







72年的我,现在巳停经了,感觉身体巳走下坡路了,稍微做点事情就全身肌肉酸痛,疲惫不堪,肩关节疼痛,手抬不起来,稍走点路,膝关节疼痛,坐久了,髋关节疼痛,反正就觉得那那都不舒服;原来脸上从未有斑的,结果前几天脸上出现斑点了,以前同事比我大的有斑的,我还说她只大几岁吧,可现在我也有斑了,很懊恼;还有可能遗传吧,很早时前额头及两鬓就有白头发了,现在除了头面上里面都是白发,染发都遮不住白发;而且经常失眠,到晚上蹍转反侧睡不着觉,早上起来没精打采的,脑子记性不好反应也慢了;经常为一些小事情产生焦虑,为一些小事情发脾气;也不喜欢出门,每天在家就躺在床上。最近国家政策说有可能延迟退休,我还能挺过去吗?

我是71年的猪。身体大不如以前,月经不正常了,感觉要闭经了。头几年还觉得自己心里,身体都还年轻,当时有个朋友五十岁了,说自己各方面都不行了,自己还说:你才大我几岁?现在自己五十岁了。真是,身心都疲惫啊❗

身体明显不好了!

首先,体现在酒量不行了!

遗传因素原因呐还是咋滴,二、三十多岁的时候酒量够厉害!要是啤酒能干掉5瓶,要是白酒能整上50度半斤,脸不红心不跳的,啥事没有,如今岁数大了,酒根本就不想喝了,对酒没胃口了,这表明身体某个器官出现问题了,排斥酒精了,肯定肝儿不太好了,肝对酒精的分解能力下降了,比如我喝一点酒后,不是很多,头就疼的厉害,就喝不下去了,想当初没有这回子事儿

其次,高血压也找上门了!

每天必吃一片降压药,逛商场过去是越逛越来劲儿,买个衣服货比三家,反反复复挑来挑去不知疲倦,如今去商场逛两小时头疼的要命,所以基本看好差不多买完就回家,不敢多逗留,身体吃不消了

其三,这个腰咋就辣么不争气腻!

年轻时候从来不知道腰疼,还嘲笑别人,如今轮到自己了,比如坐着缝个纽扣吧,时间不能太长,不然会酸疼,躺着看个手机啥的或者睡觉时候,枕头不能过高也不能过低,一定要掌握好高度,不然睡不好觉,第二天腰会很疼,洗个头发,弯腰洗,洗完直起腰会非常的酸痛,等等吧,所以经常在家烤电或者去泡温泉来缓解

其四,还有这个白头发也不少了!

岁数虽然大了,可心还像十八岁的少女,比较爱美爱得瑟!头顶啊、两鬓呀白发苍苍了,39岁的时候开始出现白发de不染发妥妥就是个小老太婆,所以经常染发,知道染发有害健康还是染

哎!人都得老,还是坦然面对接受吧,不接受又能如何?

祝我的同龄人以及所有的朋友们,多注意身体,多运动,健康快乐!幸福!

都已经来到这了!到我的主页来玩玩,喝杯热咖啡☕️再走吧[呲牙][呲牙][玫瑰][玫瑰]

谢谢关注➕支持➕点赞👍

我72年的,身体是真心不好,特别是全身的各个关节,基本都是有问题的,这几年的折腾和治疗,活脱脱就是一部心酸史,劳民伤财不说,还没多大改善,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残废人,什么也做不了混吃等死的残废人。

45岁以前,我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运动健将,每天早上爬山来回十公里,每天晚上骑自行车上下坡来回三十公里,雷打不动。

还组了一个叫“自由飞翔”的群,人最多时候有一百多人,我一中年妇女,每天带领着一干小年轻,早上爬山,下午骑自行车,活成了所有人的大姐,感觉那是好得很,发自内心的快乐。

而且,每个周末带着烤鸡带着猪蹄带着水果,一大群人骑着心爱的自行车,奔走于乡下的就拐十八弯,沉浸于山清水秀中,挥汗如雨,乐此不疲,那是一段毕生难忘的经历,一段无与伦比的快乐,怀念。

那天,我的快乐戛然而止。

我感觉到了膝盖部位的极度不适,发烧,红肿,疼痛,到医院看医生,医生让我做了个两边膝盖的核磁共振,确证膝关节滑膜炎,有少量积液,病因就是我的过量运动,每天大量地使用膝关节,给膝关节造成了损伤,是不可逆的,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只能停止运动,静养。

我的快乐没了,把群主让给了别人,跟大家做了解释道歉,就这样,因关节损伤的原因,我退出了我最爱的运动时候,开始漫长的膝关节恢复。

就此,也打开了我各个关节的潘多拉魔盒,在此后的日子里,疲于奔命,极度郁闷、烦躁和束手无策,直至今日的听之任之,认命了。

现在,我的膝关节用尽各种办法,贴膏药,艾灸,药包熏蒸泡洗,理疗,都没啥用,该疼还是疼,该肿还是肿,该有积液还是有积液,已经成功演变为半月板损伤二度了,欲哭无泪。

后来,腰椎间盘膨出,中医院住院两个星期,每天热敷理疗,一番折腾,从此,我弯腰都要非常的小心,还不能劳累,富贵病。

再后来,颈椎第二三节膨出,引起眩晕症,说晕就晕,晕起来时,天旋地转,恶心,想吐,头也不敢抬,太难受了,每次都要去输三大瓶液,才不晕了,但,医生说,输液治标不治本,还是要系统地调理才对。后面就是一个持久战了,牵引,理疗,吃药,反反复复,折折腾腾,现在好了很多,颈椎偶尔会不舒服些,眩晕症基本是没在犯过。就我个人而言,最终起效果的还是群里面那个药房小姑娘介绍给我吃的那几样药,以及我同事建议的不睡枕头的方法,我照着吃照着做,果然效果很好,你们有颈椎病的也可以试试。

在在后来,莫名其妙弄了个网球肘,手里无法拎东西,疼,但是,现在好了,莫名其妙地疼了,莫名其妙的好了,我也是醉了。

对于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已经是无言以对了,以为,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

去年八月份,也是莫名其妙的,我的左腿后面那根韧带从屁股一直到脚后跟,扯着生生地疼,就好像整条韧带被猛然强制拉直绷紧一般,疼得我走路都困难重重,地面都挨不了,我成了个跛子,痛苦的跛子。

我又去看医生了,腰椎核磁共振,膝关节核磁共振,盆骨股骨核磁共振,各种排出,找不到引起疼痛的原因,花了好多时间和好几千大洋,医生最终给出的诊断结果是:更年期引起的内分泌失调导致的腿疼,回家观察静养,有问题又来看医生。直到现在,我都是非常质疑那个医生的医术,即便他是我们这个小地方骨科的金字塔尖。

好嘛,你说正常就正常啰,最起码各个关节里没长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就凭这一点,我觉得那几千块也是值的,心安。

遵医嘱,慢慢拖,慢慢熬,中间也去看过中医,回答如出一辙。

到现在,腿疼已经减轻了很多,但还是会隐隐地扯着屁股桩子疼,不影响我走路我已经是非常的满足了,想疼你就疼吧。

就是膝盖还是天天疼,雨季更甚,贴膏药已经是常态了。

前几天,我的脚后跟又疼了,我医院的朋友说,可能是腱膜炎,还问我,我还可以有哪个骨关节不疼的?我又无语了😓。

是呀,这几年来,我的全身各个关节挨个儿出现状况,此起彼伏,套用我老公的一句话,说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就连我那八十岁的老母亲都不如。

唉,不是我不想,是老天让我不如人呀,今年我才五十虚岁,天知道后面还有些什么等着我,尽管现在已经是一部长长的心酸史了。

老公,抱歉哦,扫地抹桌子浇花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体力活,做不了了,你多担待些,慢慢做,我给你泡茶。

我这种情况,真的是更年期综合征的一部分吗?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朋友?说出来互相交流交流嘛!

老婆71年的,身体好,心情好,就是头发白了好多,她老公我不在意,她也不在意,只是偶尔回娘家探亲时,才染一下,说怕她爸妈看了影响心情,都不知道什么是更年期,就快过去了,想到今年就要退休,心情就超好,经常计划着退休后要回娘家好好陪陪爸妈,让我陪她到哪里哪里玩,凡是和女性沾边的节日,她都能收到两份礼物,我和儿子都会送,这也是她最幸福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