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罗生门”、涉黑、骗贷入股…银保监会点名9家重大违规股东,涉及这7家金融机构

来自: 台北 查看: 1044 界面新闻  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罗生门”、涉黑、骗贷入股…银保监会点名9家重大违规股东,涉及这7家金融机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见习记者 | 曾仰琳

银行保险机构股东的股权违规行为正遭遇强监管。

12月11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第二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在被点名的9家违法违规股东背后,涉及7家金融机构,包括6家银行和1家汽车金融公司。

银保监会指出,本次公布股东的违法违规行为主要包括:一是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监管规定;二是编制提供虚假材料;三是关联持股超过监管比例限制;四是违规开展关联交易或谋取不当利益;五是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存在涉黑涉恶等违法犯罪行为;六是以不正当手段获得行政许可。

两份名单剑指股权违规

银保监会表示,股权违规行为是导致金融市场乱象的根源之一,容易造成金融机构股权关系不透明不规范,干扰金融机构正常运行。近年来,银保监会着力治理银行业保险业股权乱象,开展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重拳出击查处了一批股权违规案件,采取行政处罚、监管措施、撤销行政许可、向司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线索等多种监管手段,依法惩治违法违规股东,对市场形成了有效震慑。

第一批名单于7月公示,银保监会点名38家违法违规股东,涉及多家金融机构。此前据21世纪经济报道,38家违规银保股东中,10股东可能涉嫌曾是包商银行股东;10名股东曾入股成都农商银行;3股东参股宁波东海银行;2名股东入股海口农商银行,1公司入股7家海南农商银行;4家公司曾入股安邦保险;7家股东曾一起入股昆仑健康保险,其中2家在入股杭州联合银行时步伐一致;1公司曾参股中国金融租赁,涉及华业资本“百亿元萝卜章”退市;1公司入股丹东银行,涉及当地首起开庭审理的涉黑案件。

“今年7月,银保监会首次向社会公开银行保险机构重大违法违规股东,起到了严肃市场纪律、强化市场监督的良好效果。为进一步强化警示教育,持续发挥震慑惩戒作用,银保监会现向社会公开第二批共9名重大违法违规股东。”银保监会指出。

第二批名单中,9名股东包括东营卓智软件有限公司(下称“东营卓智软件”)、山东爱斯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爱斯特国贸”)、西藏世纪鼎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世纪鼎天投资”)、泰安市泰山祥盛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泰山祥盛技术”)、济南三望塑料有限公司(下称“济南三望塑料”)、玄盛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玄盛资本”)、内蒙古富新酒店有限责任公司、长沙红建置业有限公司、中国正通汽车服务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正通控股”)。

界面新闻根据公开信息整理发现,9家违法违规股东背后涉及7家金融机构,分别为长沙农商行、潍坊银行、泰安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煤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吉林省延边农商行、长白山农商行和上海东正汽车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图:界面新闻记者据公开资料整理

银保监会表示,下一步,将以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服务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目标,坚持“长期稳定”“透明诚信”“公平合理”三条底线,严格股东准入、强化股东约束、优化股权结构,扎实开展银行保险机构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回头看”,督促落实问题整改,继续严厉打击资本造假、违规代持、利益输送等深层次高风险问题,加大对机构和责任人的惩处力度,以严监管切实提升资本质量和公司治理透明度,提高银行保险机构合规内控水平,增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

监管和正通控股上演“罗生门”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正通控股(01728.HK)被点名的背后,牵扯出一起汽车金融领域的罕见违规案例。然而,对于违规证据和违规事实,监管部门和正通控股各执一词,双方上演“罗生门”。

这一事件可追溯至一纸行政决定书。

10月19日,上海银保监局官网公布了对上海东正汽车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正汽车金融”)(02718.HK)及其控股股东正通控股的行政决定书,披露了两大违法行为。

行政决定书称,经查,正通控股通过不正当手段,获批发起设立东正汽车金融。自2015年3月东正汽车金融开业至今,正通控股为其控股股东。正通控股及其关联人与东正汽车金融违规开展关联交易,严重危及东正汽车金融的稳健运行。

另外,上海银保监局指出,其经销商汽车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2019年4月、8月和2020年8月,东正汽车金融开展部分经销商贷款业务时,贷前用途调查、资金支付管理控制和贷后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亦严重危及东正汽车金融的稳健运行。

行政决定书发出的第二天,上海银保监局开出2张“罚单”,东正汽车金融被责令整改,并被处以200万罚款;相关负责人李祎被处以警告,“罚单”信息显示,其对以下4项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管理责任:

1、2019年4月,未按合同约定检查监督部分经销商汽车贷款资金的使用情况;2、2019年4月和8月,未按规定进行部分经销商汽车贷款资金支付管理;3、2020年8月,部分经销商汽车贷款用途调查严重不审慎;4、违规开展关联交易。

反转的一幕出现在银保监会公示名单的4天前。正通控股公开推翻上海银保监局的两项指控,并披露该事件的相关细节。

12月7日,正通控股发布内幕消息公告称,9月18日,公司首次获悉银保监会的指控,当时东正汽车金融将日期为2020年9月17日的银保会上海监管局行政决定事先告知书(下称“事先告知书”)转发给本公司。9月23日,本公司要求通过其在中国的法律顾问与银保监会举行正式听证会。本公司授权其中国法律顾问代表其出席于10月15日举行的听证会。

正通控股称,“听证会中没有向本公司提供与指控有关的任何资讯,包括当事人、涉嫌的不当行为或银保监会所依据的证据。10月19日,银保监会发布本公司于10月20日收到的中国银保监会决定。银保监会决定中也未提供有关涉嫌不当行为或支持证据的任何细节。”

然而,在上述行政决定书中则指出,“上述违法违规行为有行政许可文书、合同协议、业务资料、资金流水、询问笔录等证据为证。”

对于是否涉嫌违规,正通控股进一步指出,“本公司对有关设立东正汽车金融的申请材料的内部审查未发现任何违规行为或不当行为。受本公司指示的中国法律顾问对本公司就申请提交的所有相关材料进行审查。中国法律顾问没有发现与申请有关的任何违规或不当行为。根据本公司中国法律顾问的建议,本公司确认,根据现有资讯,申请符合相关法律要求,并已妥为获得所有相关行政许可。本公司目前正在寻求中国法律意见,并将继续与中国银保监会保持联系,以保护其合法权益。”

对于违规的证据,当事双方各执一词,就目前就公开披露的信息而言,尚未能查到更多相关细节。

而从处罚结果来看,除了上述的2张罚单外,行政决定书还提到,上海银保监局撤销相关批复中同意东正汽车金融控股股东正通控股出资、增资等行政许可,责令其于3个月内清退控股股东正通控股持有的股权,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东正汽车金融应限制控股股东正通控股召开股东大会请求权、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处分权、分红权等相关股东权利,正通控股基于上述被撤销行政许可取得的利益不受保护。本决定履行完毕前,东正汽车金融不得向违规股东退还资金。未按上述要求履行的,上海银保监局将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公开资料显示,东正汽车金融于2015年3月开业,总部位于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是国内25家持牌汽车金融公司之一,也是唯一一家由经销商集团主办的汽车金融公司。其两位股东分别为经销商集团正通控股(持股比例95%),主机厂东风集团(持股比例5%)。2017年5月,东正汽车金融获上海银保监局批准,注册资本由5亿元增至16亿元,原有股东及股权比例保持不变。

2019年4月3日,东正汽车金融在港交所上市,其半年报披露,截至2020年6月末,正通控股持有东正汽车金融15.2亿股份,占全部已发行普通股为71.04%的股权。

对于处罚结果,正通控股在公告中称,本公司目前正在寻求有关中国银保监会决定的法律意见。在寻求适当的建议后,本公司可选择向中国银保监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或提起行政诉讼,并厘定有关行动方案是否符合本公司及其股东的最佳利益。

针对被勒令在3个月内清退东正汽车金融的权益这一决定,正通控股表示,本公司也在就其在东正的全部权益寻找潜在的购买者,并正在考虑聘请财务顾问探索机会和相关程序。清退东正的权益将遵守适用的法律法规和银保监会的必要批准。

“明天系”、骗贷入股、涉黑等乱象丛生

正通控股“罗生门”事件仅是此份名单掀开的股东股权结构乱象中的“冰山一角”。界面新闻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 被点名的其余8家股东,涉及6家银行机构,包括长沙农商行、潍坊银行、泰安银行、吉林省延边农商行、长白山农商行、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煤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上述银行的股东牵涉出“明天系”、骗贷入股、涉黑等乱象。

具体来看,潍坊银行和泰安银行曾为“明天系”相关金融公司,而此次被点名的东营卓智软件、山东爱斯特国贸、西藏世纪鼎天投资曾是潍坊银行的股东,济南三望塑料、泰山祥盛技术曾是泰安银行股东。

2019年6月9日,银保监会发布答记者问,在介绍其他与“明天系”相关的金融机构情况时指出,已将持有潍坊银行、泰安银行、中江信托等十余家金融机构的股权向新的投资者转让,并由新的股东经营管理,各项业务经营正常。

界面新闻记者也注意到,随着监管对“明天系”等一系列金控公司的整顿,潍坊银行、泰安银行出清“明天系”股权后,上述被监管点名的5家股东悄然退出两家银行的前十大股东名单。

其中,潍坊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西藏世纪鼎天投资、东营卓智软件为其第二大股东和第八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0.99%、4.17%。该行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包括西藏世纪鼎天投资在内的6家股东对其持有的潍坊银行股权进行整体转让。

至于山东爱斯特国贸,2016年8月29日,山东当地媒体曾发布遗失声明称,潍坊银行股东山东爱斯特国贸股权证丢失,编号003060,现声明挂失作废。根据工商资料,山东爱斯特国贸已于今年10月13日注销。

此外,泰安银行2016年年报显示,济南三望塑料为其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99%;泰山祥盛技术为其第大八股东,持股比例为7.14%。然而,在2017年年报及往后的年报中,两家公司均无再现身前十大股东。

除了涉及“明天系”外,还有一个股东公司骗取信贷资金入股银行,其实控人还曾行贿。

延边农商行2019年年报披露,玄盛资本是延边农商行第二大股东,持股8.26%。

今年8月,据最高法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玄盛资本实际控制人陈某因骗取信贷资金入股延边农商银行被判刑三年并处罚金,陈某还曾行贿已落马的吉林信托原董事长高福波。

2016年12月至2017年3月,玄盛资本先行投入2.1亿元资金入股延边农村商业银行,同时,编造深圳市光大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万安兴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玄盛公司虚假企业财务数据等资料,以三家公司的名义,为玄盛公司在延边农商银行、延吉和润村镇银行骗取贷款3亿元。延边农商银行在未做尽职调查报告、未实地核实企业提供信息真伪情况下,该笔贷款被“特事特办”,最终变相入股延边农村商业银行。

裁判文书披露,陈某还与已落马的吉林信托原董事长高福波关联。2012年,陈某作为掮客帮助永泰能源从吉林信托快速获得融资,后向高福波行贿150万元。2016年,陈某请托高福波向九台农商银行协调“山西证券”定增项目展期,为表示感谢,代表玄盛资本送给高福波人民币300万元。

吉林敦化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陈某犯骗取贷款罪、单位行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半,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玄盛资本被罚款70万元。

此外,天眼查App披露,玄盛资本为长白山农商行第六大股东,持股5.6%。

至于“涉黑”乱象上,长沙红建置业有限公司系长沙农商行原股东。

据长沙晚报此前报道,2010年,朱红建入股当地某银行,获取在银行贷款的便利,规模不断扩大,该团伙逐步以暴力开路敛财。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公司化运作,人数众多,轻暴力、软暴力为主,经济体量庞大,在望城区限价房开发建设、民间借贷领域,对望城区政治生态产生重大影响,社会影响极大。

近日,阿里拍卖平台司法拍卖信息显示,长沙红建置业有限公司因未履行司法裁定,其持有的长沙农商银行1963.5万股股份被拆分为10笔不等股权分别拍卖,合计起拍价5407.479万元,起拍时间为12月9日。

最后一家被点名的股东公司内蒙古富新酒店有限责任公司,目前是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煤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股东,该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是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且因多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正被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