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M1式加兰德子弹打光时会“叮”的一声,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暴露自己呢?

来自: 沈阳 查看: 3258 余溫  百度已收录

因为加兰德用的是一个整体式的漏夹,你看这漏夹的两片铁,咱们该知道声音是靠震动产生的吧~ 这两片充满弹性的铁就是“叮”一声的来源。

当8发子弹打孔之后,漏夹被底下的托弹板弹飞。在出机匣的过程中,漏夹的两片铁于机匣内部摩擦,产生了“叮”一声。

其实吧,这声音原理有点类似于剑出鞘的那叮一声,都是薄铁片快速震动后产生的音。

至于暴露自己?这小声音和枪声比起来完全不是个事儿。

如果说是告知敌人自己没弹了也不现实,一个是这声音和战场上的声音比起来不大。另一个,作战不是1V1单挑,最基础的作战构成都是班为单位。哪个二B德棍要是听到这个声音冲上来,怕不是被战友M1加兰德+M1卡宾+汤姆逊+BAR+M1919+M1911打成血葫芦

有很多关于二战美军损失的报告中,都指出了这一点:由于M1加兰德打完后的那一声清脆的“叮”,会让德军和日军士兵洞悉到美军士兵的装填情况,从而趁机向装填中的美军士兵发动进攻,而这种情况的确存在,尤其是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日军士兵,他们经常躲藏在树丛里、挖好的洞中以及树上,一旦发现落单的美军士兵正在装填弹药,会直接通过刺刀袭杀美军士兵。

美国军方为了解决这种“让美军士兵损失不小”的情况,曾经设计出过特制的改进型M1加兰德漏夹,降低漏夹弹出时候发生的“叮”的响声,但这种漏夹并未被采用。相应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军军方下令,步枪兵必须要与冲锋枪兵或者机枪兵协同行动,且尽可能保障错开的射击频率,以让日军的偷袭作战方式无处发挥。

和手动步枪这种打一发需要重新上一次膛的枪相比,半自动步枪的出现是跨时代意义的存在,半自动步枪的枪击可以自动将弹夹中的弹药向枪管中推送,主要利用了推动弹头的气体或后坐力来完成退壳和装弹过程,因此只要连续扣动扳机就可以获得猛烈的火力输出。

而美军于1924年研发的M1加兰德步枪由于就采用了半自动设计,所以成为了二战的一代“神级”步枪,在没有其他类型枪械的参与下,在和德军的98K步枪以及日本的有坂九九步枪相比,美军步兵完全能够取得对射的优势。

虽然美国研制出M1加兰德的日期十分早,在一战结束后数年就已经完成了定型,但是由于没有战时需要,且恰逢经济不景气的经济大萧条期间,M1加兰德量产和服役的过程都十分缓慢,虽然1933年M1加兰德正式进入美军军中开始使用,但直到1941年之前,这款步枪的产量的服役规模都小的可怜,直到美国于1941年宣布参战后,M1加兰德的产量才开始猛增。

M1加兰德步枪的木制枪托护木一直延伸至枪管的中心,在枪管上还安装有木制护手。M1加兰德步枪的枪机其实很短,枪机闭锁后,两片前向的推杆位于M1加兰德的后膛之后。为了考虑到保养问题,M1加兰德的枪机被设计可直接通过凹槽拆开,使得枪支易于拆解、更换零件和清洁。

M1加兰德步枪采用的是导气式工作原理,早期还存在过枪口集气式,但产量较少,较为稀有。枪机则使用回转闭锁方式,可借由简单的导向凸轮沿导槽运动来转动,枪机拉柄位于枪机旁。

M1加兰德使用的是容纳8发子弹的漏夹,漏夹从机匣上方压入弹仓供弹,在士兵完成8次射击,将所有的子弹发射完毕后,退夹系统会将漏夹自动弹出,从而发出那一声标志性的“叮”,以提醒士兵重新装弹。但是根据战时反馈的数据来看,漏夹经常会因为泥泞潮湿的环境而发生卡槽,即使提前做了润滑处理,效果也不是特别显著,这可能是M1加兰德设计上的最大缺陷。

有一个关于M1加兰德的误解,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是真的:认为M1加兰德必须将弹药打光才能换弹,射手为了加快换弹时刻的到来,甚至会朝天鸣枪,强行消耗掉最后一发或两发弹药。但这其实并不是真的,M1加兰德具有手动退漏夹的设计,只不过美军士兵不经常用罢了:任性的美帝士兵,根本不在乎一颗子弹的价值。

美国在二战期间一共生产了352万支M1加兰德,并一直持续生产到1957年,生产的总枪支数大约在550万支,1957年M1加兰德被M14所取代,但直到今天,在某些国家的军中仍可以看到其身影的存在。

诞生于1936年的美制M1加兰德,是二战中最著名的半自动步枪,总产量超过1000万支,因其8发装弹在我国被称为“大八粒/八粒快”。M1步枪历经二战前后数十年,作为美国制式步枪,被巴顿将军称之为“史上最伟大的实战设计步枪”。

本文题目很明确,我们就直接主题。M1加兰德的供弹方式比较有特色,采用双排8发钢制漏夹,由机匣上方压入弹仓,子弹射击完毕后,空仓挂机漏夹会被自动弹出弹仓。然后我们很期待的“叮”的一声就出来了,仅此而已,就是个机械操作副作用。

这是压入弹仓细节

火力全开,以M1半自动步枪的射速,实战中8发子弹很快打光,随着“叮”的一声,另一个问题就出现了。如题所问,这不是明摆的提醒敌人“喂,我枪里没有子弹了,快向我射击”。

这是子弹打光弹夹跳出瞬间。

实际上这个所谓的提醒声其实并不大,换位思考在实战战场大家精神紧绷的状态下,谁会刻意去听。而且算换新弹夹也可以在几秒内完成,最最重要的是,美国大兵总不至于个个都是独行侠,总不至于大家同时“叮”,敌方如果真有胆的可以试试对方还有没有子弹。

M1加兰德步枪是二战中最出色的步枪,但是M1加兰德步枪打光子弹后会有“叮”的一声响,那么这个声音会不会暴露自己呢?

“叮”是怎么来的

为了提高装弹速度,加兰德步枪采用了双排8发的钢制漏夹,由上方压入弹仓。当最后一发子弹打出后,步枪空仓挂机,漏夹自动被弹出弹仓。这个声音其实是弹夹弹出的声音。这个声音只有加兰德步枪有,其他武器都没有。

毋庸置疑,在那个普遍使用栓动步枪的时代,加兰德步枪的半自动射击有着巨大优势。火力远远强于其他步枪,战场上的效果非常好。美军两把加兰德步枪的火力,可以压制日军一个步兵班。

德军曾经在一个教堂里撞见美军,双方对射一阵后,德军汇报,教堂里面可能有美军一个机枪班。事实上,里面只有两个拿着加兰德步枪的美军新兵。这就是加兰德步枪的优势所在,敌人要打一发上一次膛,而美军可以连续打八枪。



暴露自己?不可能的。

有人说,很多美军士兵由于“叮”一声暴露自己没子弹了,导致自己丧命。这个是存在的,但绝大多数情况是不可能的。战场上有多少声音?枪声、爆炸声、喊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使得相邻两人的交流都要靠吼。这种环境下,“叮”的一声,根本没什么伤害。

至于暴露自己没子弹的情况,也仅仅限于只有两个人对射的情况下,还得是近距离。多数情况下,不可能。声音小,不易察觉是一方面,换弹夹的速度通常只有两秒左右。要是非得换一分钟,那也只能说送命也挺活该的。


M1伽兰德半自动步枪是二战期间最著名的枪械之一,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步枪之一。由于其采用半自动射击方式,其火力相当的猛,对于当时主要列装的栓动式打一发上一发子弹的枪械来说。

不过,M1伽兰德步枪也有两处很让人郁闷的设计:

第一、M1步枪采用整体式弹仓供弹,采用M1906式.30-06步枪弹(7.62×63mm),容弹量为8发。该枪在装弹时,要先打开枪机,把一个装有8发枪弹的漏夹从顶部整个插入弹仓内,然后该漏夹就会留在弹仓内,然后必须把8发子弹全部射完,这样一旦弹仓(和漏夹)打空后,枪机被挂起,同时空的弹夹会被托弹板从弹仓中弹出,此时才可以再次装填。这种供弹系统最大的缺点就是装填子弹时非常的不方便,在弹仓未打空的情况下,哪怕只剩下一发子弹,也无法立即更换上一个满弹的弹夹。如果要把半满的弹仓加满,只能一发一发地手动装填。而如果要把半满的弹夹取出,就需要两手并用,先拉开枪机,再压下机匣左侧的弹夹卡扣,让弹夹连同剩余的枪弹一起从步枪中抛出。平时还好,战时一旦要处理故障必须清空子弹时,就显得特别的不好用。不过后来设计了专门的手动排出弹夹的杠杆,即使没打完子弹也能快速换弹夹了。

第二、就是M1伽兰德步枪的供弹系统设计的问题,就是当空的弹匣被顶出时会发出比较清脆响亮的金属声,提醒射手及时装填新的弹药。主要是因为最后一发子弹射击完毕时,枪空仓挂机,弹夹会被退夹器自动弹出弹仓;退夹器在将弹夹弹出时两个金属解触会发出响亮的声音。确实这个声音在只有少数双方士兵战斗时是会起到提醒对手,己方没有弹药需要更换的作用。但是在大规模作战中,基本是听不到的,战场上到处是枪声,炮声,爆炸声,弹夹弹出的声音要到敌方的阵地中就算传到了也很难被分清。再说,大规模作战就算被对方知道你打光弹药又怎样?不是还有战友们嘛,不可能大家都同一时间换弹药吧~~

所以如果必须说会暴露自己的话,那就是小规模作战了,交战人数少,距离近,这样可能会听得更清楚一些吧。毕竟最后一枪是与弹出弹夹几乎同步,枪声会掩盖住弹匣弹出的声音。对于射手来说听到的话到是很正常,对于远距离外的对手来说,想听到的话实际上不太容易。


说暴露自己都是游戏玩多了

那玩意有效射程大几百米,隔着几百米你能从机枪声爆炸声里听见打火机那么大的声音我也是服你。这不是耳朵,是声呐吧,得脑子进水才能用吧。

另外没子弹了又怎样?隔着好几百米,等你跑过去,人家可以慢慢悠悠的换一夹新的再打光再换一夹新的。

你说离得近?那也成啊,一个步兵班十好几个人呢,一个步枪手没子弹了你就上?那拿汤姆森的拿BAR的,拿M2火焰喷射器的怕不是要乐死

开枪那么大的声音不会暴露,叮一声就暴露了?

二战时期,各交战国军队中,正式装备步兵的就三把半自动步枪,也即德军G-43、苏军SVT-40以及美军M-1加兰得。

其中,G-43、SVT-40这两把枪械,皆以10发可拆卸弹匣供弹,美军的M-1加兰得则以8发漏夹弹仓供弹,仅从供弹方式的先进性,以及火力性能上考虑,M-1加兰得落后于G-43、SVT-40,这是毫无疑问的。只是由于G-43装备数量有限,SVT-40结构太复杂、保养也相当麻烦,军事素养有限的苏军士兵都不愿使用,因此这两把半自动步枪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要远逊于老美大兵几乎人手一把的M-1加兰得。

M-1加兰得,采用独一无二的供弹方式,8发漏夹供弹,是整只钢制漏夹整体压进弹仓,待打完漏夹内的8发子弹时,那只钢制漏夹,会被弹出弹仓,并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提醒射者可以换弹夹了。

战场上,双方一旦搂火,不仅发射大威力子弹的栓动步枪,就是发射手枪弹的冲锋枪,射击时发出的声音都是巨大的,枪声可谓震耳欲聋,打过56式半自动步枪、56式冲锋枪和81式自动步枪的军迷,对此应该深有体会。因此,当M-1加兰得步枪打光弹仓内的子弹,自动将钢制漏夹弹出弹仓时,发出清脆的“叮”声时,也就数米范围内能听见,一般双方搂火射击时,最起码百米以上距离,近着也有数十米远,所以对手是听不到的。

当双方互相射击时,随着巨大的枪声,甚至都能看到枪口喷出的火焰和烟雾,因此也就不存在暴露不暴露的问题了,除非躲藏得很好,打伤了也不开枪,打死了就没法开枪。

有枪谁不开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枪就尽管搂火,打不死人,吓吓人,给自己壮壮胆,也是可以的;打仗么,没有那么复杂,非常简单,射击射击射击射击射射射,就可以了。

先说第二个问题,“叮”的一声会不会影响战士隐蔽,其实这个问题很有趣,枪都开了,“叮”一声又有什么关系,相比枪声,这个弹夹脱落的声音只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影响隐蔽。

美军M1伽兰德步枪是二战时期较早采用半自动射击技术的步枪,一个弹夹8颗子弹,弹夹从机匣的上方压下去完成装弹,每开一枪会自动完成下一次的拉栓,直接扣扳机就可以进行下一个击发。这个“叮”的声音就是打完当前弹夹最后一棵子弹时,弹夹从机匣上脱落的声音。

还别说,这“叮”的一声还带来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枪战时,士兵们不可避免都格外紧张,另外眼睛都瞄准着敌人,通常无暇了解子弹使用的情况,这“叮”的一声刚好等于提醒士兵“嘿,哥们,要换子弹了”。

枪都开了还怕弹夹弹出来的声音暴露自己?枪声不会暴露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