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出自一部小说,《一秒钟》票房不佳,《归来》打破文艺片票房纪录

来自: 上海 查看: 4197 电影聚焦  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出自一部小说,《一秒钟》票房不佳,《归来》打破文艺片票房纪录

《一秒钟》是张艺谋的一次回归,上次文艺回归还是2014年的《归来》。

前者上映4天,票房不到8000万,日票房还不如《除暴》和《疯狂原始人2》。后者当年斩获2.91亿票房,在当时也是文艺片新高了。

两部影片其实都出自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一秒钟》里张译饰演的张九声恰似书中的陆焉识,整个故事围绕张九声为了看电影中出现的女儿,而逃出劳改农场。

而《归来》虽然给我们真正的呈现了《陆犯焉识》里的陆焉识,但由于只是取《陆犯焉识》中的一节片段,故而片名改为《归来》,在巩俐、陈道明的精彩演绎下,格外感人。

01、生离

陈道明饰演的陆焉识一生中有过两次的分离,第一次是在女儿三岁时,被打成了右派,下放到大西北去改造;

第二次是在妻子冯婉喻来火车站的时候。

巩俐饰演的角色在原著中名为冯婉喻,但由于片中两位主演都把“喻”叫做了第二声,故而张艺谋请严歌苓把冯婉喻的名字改成了——冯婉瑜。

女儿丹丹一角由张慧雯饰演,从小学芭蕾舞,心高气傲,《红色娘子军》中不肯当普通的配角,非主角吴清华不跳。

当然,丹丹一角可以说,是目前张慧雯演过最好的角色了,不信去看看张慧雯2015年,也就是拍完《归来》次年后豆瓣“高达”4.4分的作品——《栀子花开》,看完后,准得惊叹一句:还是老谋子调教新人有一套。

回到故事,就是这股子虚荣和高傲迷失了她的心,让她为了争得主角的私心,告发了从大西北“越狱”回来的老爸——陆焉识。

火车站的天桥底下,这个精通多国语言,年轻时的浪荡公子哥陆焉识,白发苍苍,满身泥泞,藏不住的落魄与狼狈,甚至用地板上肮脏的雨水打湿了毛巾来搽脸。

可是他顾不了任何的自尊和面子了,站在人群中大喊妻子的名字,不仅唤来了妻子,还召来了被女儿告密而来的干事们。

冯婉瑜在桥上对着陆焉识大喊“快跑”的时候,一下子就让我回到了李安电影中,王佳芝对易先生说的两句“快走”,救活了易先生,却害死了自己还有她的一众小伙伴。

易先生逃走了,陆焉识运气不好,给抓了个正着,任凭婉瑜怎么嘶吼都无法赶走架着自己和丈夫的干事们。

妻离子散、骨肉分离,是那个时代的特写与悲哀。

这也难怪史诗长作《辛德勒名单》的导演斯皮尔伯格说,在观看这部仅仅只有111分钟的影片,就哭了一个小时,很难有观众不为影片中的“生离”所打动。

02、失忆

三年后,陆焉识平反了,他终于可以归来见婉瑜了,《归来》的英文名叫《coming home》,可片中的陆焉识却从未真真正正的回家过。

因为婉瑜失忆了,不记得陆焉识了,他有家归不得,住在了李主任安排的小房间里。

韩国偶像剧中,失忆简直就是一个被滥用到,令人作呕的手段了,也就是说在电影播出,也就是2014年的时间里,“失忆”这种桥段对于观众来说,已经不讨巧了。

可张艺谋却依然用了这个套路的设定,《归来》用“失忆”的设定,换来了2.91亿的票房成绩,刷新了国产文艺片票房的记录。

闫妮饰演的主任第二次进入婉瑜家中,与第一次反差极大,三年前她到婉瑜家,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要婉瑜和丹丹“大义灭亲”。

这哪是“大义灭亲”,分明是“亲手弑父”好吗?

第二次,陆焉识平反了回来了,她向失忆的婉瑜证明,他就是陆焉识,口口声声让婉瑜相信她,相信组织。

这一幕看起来十分的讽刺,虽然片中与第一次去婉瑜家相隔三年,可在整个时长中只隔了半个小时而已,这让我有种看京剧换脸谱的错觉。

陆焉识找到了婉瑜的医生,由张嘉译饰演,医生说可以试试一种疗法——dejavu,是一个法语的单词,医生读的很别扭,陆焉识纠正的他的读法。

dejavu的意思是“似曾相识”,这个简单的单词却再次点题了:

似曾相识焉归来,不曾相识陆焉识。

没错,婉瑜虽然不记得他就是陆焉识,但却觉得他“似曾相识”,可整整二十年的分离,早就让一切变的: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03、陪伴

为了照顾记性越来越差的婉瑜,陆焉识用尽了一切的方法,甚至想出了把过去二十多年,在大西北写给婉瑜却不曾寄出的信,全都搬到了婉瑜家。

信用有小半个人高的大箱子装着,里面承载了陆焉识二十年来对婉瑜沉甸甸的思念。

此刻的陆焉识不再是陆焉识,他成了婉瑜眼里那个“念信的”。

“念信的”看着陆焉识写给婉瑜的信,每天都准时跑去婉瑜家念,想来也是可悲,为了能陪伴在妻子身边,要装一个不是自己的人。

电影看似没有着墨太多那个年代对于知识分子、对于那个时代的压迫,但婉瑜结婚照里被女儿剪去的丈夫,包括陆焉识为了能找到自己照片,对年轻时好友素珍的拜访。

陆焉识问,大卫呢?素珍回答说自杀了。

这也是为什么婉瑜在得知陆焉识平反要回家后说,能活着回来就好的原因,大卫是素珍的丈夫,同时也是陆焉识和婉瑜的挚友。

张艺谋的另一部作品《活着》中,福贵到了某个时期,开始庆幸自己年轻时败光了家产,由于福贵的家产全给了龙二,龙二则成了地主,本来该是自己要挨得批斗,全落在了龙二身上。

那个年代,对于福贵一家来说是“塞翁失马,焉知福祸”,但对于陆焉识等知识分子来说,却是一场如狂风骤雨般的灾难。

直到尾声,婉瑜都没有认出“念信的”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陆焉识,过了十多年,但她依然重复的活在四号和五号之间。

因为焉识说,五号他就回来了,所以这十多年来,她都风雨无阻的跑去车站接陆焉识,举着那块写了不知道几次的陆焉识的牌子。

在风雪中站着和“念信的”一起等着陆焉识,是属于冯婉瑜和陆焉识凄异的浪漫:

我们终会白头偕老,只不过“天各一方”。

04、结语

总得来说,张艺谋执导的《归来》是一个无关《陆犯焉识》的唯美爱情故事,因为严歌苓笔下的《陆犯焉识》其实并不适合改编成电影,更适合改编成电视剧。

原著有着相当长的时间跨度,从陆焉识雍荣华贵而叛逆的前半生,还有陆焉识前半生对冯婉喻这个包办婚姻娶来妻子的辜负,他是直到后来入狱才开始正视婉瑜作为妻子的身份存在的。

如果按照时间跨度较长的原著拍,陆焉识前后的对比会相当的鲜明,电影截取了这样一个片段,就把陆焉识人物形象的丰富性给削弱了。

所以《陆犯焉识》改为《归来》非常的合理,因为这是一个属于张艺谋的故事,严歌苓的味道在电影中几乎感受不出来。

2014年的《归来》和张艺谋之前的作品相比,简直就像一个温开水,张艺谋把自己早期喜欢的大红大绿的色彩给拿掉了,我们看不到《归来》中太多的色彩应用。

但就是这样一个“色彩单调”的故事,给我们诠释了不一样的感动。(撰文:宋居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