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不懂商业,也不懂人性”,另一个“拉姆”的另一个“真相”

来自: 深圳 查看: 1044 红星新闻  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不懂商业,也不懂人性”,另一个“拉姆”的另一个“真相”

昨日,一篇题为《另一个“拉姆”》的文章引发强烈关注。

文章作者马金瑜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前媒体人,曾就职于国内多家知名媒体,为了爱情,她远嫁青海藏区,生儿育女。养蜂养花、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曾在媒体行业内传为美谈。而现实是,在这个过程中,她遭遇了长期的家暴凌虐,最终逃离了丈夫。

就在这篇文章引发社会关注的同时,马金瑜的丈夫扎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家暴和出轨,也有人提到马金瑜的债务问题,“反转”的猜测四起。

马金瑜的前同事、好友,前资深媒体人孙旭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不是反转,这只是另一个真相。”孙旭阳表示,马金瑜遭受家暴是真,其电商公司经营不善导致高额债务也是真,“在所谓‘反转’前,我有义务说出真相。”

孙旭阳称,那篇文章发布后,马金瑜遭受巨大压力,昨天哭了一整天。但她目前“人是安全的”,她曾经的媒体同事和朋友们紧急成立了一个小组,全面接手她的网店,帮她找保姆照看孩子,着手处理善后问题,让她能够回归生活、回归写作。

2月7日下午,这个由朋友自发组成的小组,经马金瑜书面授权后发布《关于马金瑜债务处理之声明》,称马金瑜母子生活目前已难以为继,亟待救助;另一方面,该小组已启动马金瑜个人债务的登记和偿还工作。

【关于现状】

前同事们全面接手负责善后

“希望她的故事给年轻人一个警醒”

前资深媒体人孙旭阳,与马金瑜认识已接近20年,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与马金瑜在一次采访中相识,后在《南方都市报》共事,他是最早知道“整个故事真相”的人之一。

孙旭阳说,目前马金瑜和孩子人在杭州,是安全的,马金瑜曾经的媒体同事和朋友已紧急成立了一个小组,一方面全面接手其网店,梳理公司工作;一方面统计她所有债务问题,列出清单;另一方面帮她凑钱找保姆照看三个孩子,送孩子去幼儿园,给她一两年的“缓冲期”,让她能够有精力回归写作。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目前微店“宛若故里”已上线了一款前缀为“金瑜帮扶计划”的预售商品“青海野生黄菇”。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宛若故里”的品牌创始人正是一位前媒体人金女士。据孙旭阳透露,这款黄菇上线后,已经很快售完。

红星新闻记者向金女士所在公司求证,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款黄菇在文章《另一个“拉姆”》发布前就已经售完,目前上线的是预售产品,关于马金瑜的更多消息,金女士目前正在对接,将会在不久后公布。

孙旭阳表示,也有杭州的电商平台想要帮马金瑜直播带货,但目前暂未考虑这种模式,“因为产品分为非标品和标准品,金瑜售卖的高原上的产品大多还是非标品,无法保证品控,电商直播出货量大,更适合流水线商品,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出货。”

作为“知情人”,以及马金瑜的前同事、好朋友,关于其所撰写的《另一个“拉姆”》一文, 孙旭阳称,“我持保留意见。”孙旭阳解释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至少应该提一下债务问题。”

孙旭阳认为,文章中马金瑜以“完美受害者”的形象出现,“她没有提及任何反思,当高原梦碎、被现实扇了耳光后,她仍然说‘爱情,它是上天给予世间的我们最美丽的礼物之一’。这真实吗?”

“站在理性和客观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作为一个公共事件,她首先应给公众提供更多的真相和反思。”孙旭阳认为,他更希望年轻人能从这件事上看到警醒,“希望年轻的女孩子清晰地认知到,爱情婚姻、诗与远方,背后的真相是什么,怎么能够规整好自己的人生?不要轻易盲目地结婚和生子。”

同时,孙旭阳也表示,现在有这么多曾经的媒体同行和同事愿意站出来,从法律和生活等各个层面帮助马金瑜,“这也在提醒当下的年轻人,尤其是向女性们证明了,工作对于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这些社会支撑,她该怎么办?所以年轻的女性包括男性,都应该全面深度地社会化,这也是你保护生活的一道屏障。”

【关于家暴】

“遭丈夫家暴的事情是真实的”

前同事曾计划帮她“抢出”孩子

在文章中,马金瑜写下了被丈夫扎西家暴的经历,她自述被丈夫殴打到大小便失禁,甚至孕期被殴打致流血。

而其丈夫扎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文章中提到的几次家暴与出轨“都是没有的事情”,并声称希望马金瑜就“带着孩子不辞而别”作出一个解释。

作家陈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马金瑜的丈夫扎西否认家暴和出轨,是“胡说八道”。据陈岚回忆,多年前,在马金瑜怀第三胎时,曾突然接到过马金瑜的电话,“电话里她说‘岚姐,我出事了’。当她告诉我是被丈夫殴打后,我可以说是三观尽碎。”

陈岚告诉红星新闻,当时马金瑜在电话里哭诉,说自己多次遭到丈夫殴打,最夸张的一次是当时公司里员工们在一起聚会,扎西被发现在聚会隔壁的包间,与另一名女性发生不正当关系。“被发现后,扎西不是道歉,而是动手打自己的妻子,”陈岚说,彼时听到马金瑜的哭诉,自己也流下了眼泪。

“她遭受家暴肯定是真实,我印象很深,当时她怀着第三胎,她说自己眼睛被打到不能看了,但是又不敢用药,因为怕影响孩子,当时我听了非常揪心,但作为一个母亲,我也理解她。”

事实上,根据马金瑜的文章所述,她在怀三胎期间因被丈夫殴打致流血,曾逃到作家洪峰和妻子的农场养伤。而作家洪峰在2020年10月1日的微博中,也以不具名形式描写过这段经历。

在那篇题为《拉姆之死以外……》一文中,洪峰写道:“我的这个曾经做过大记者的朋友在我和珞妮妈妈来到云南后来过两次珞妮山庄。两次来,她都浑身是伤。我能看到的当然只是脸和其它曝露的部分,她的一只眼睛几乎被打冒了。珞妮妈妈说身上也有很多伤,肋骨也断两根了,很吓人。”

▲作家洪峰发布于2020年10月1日的一篇文章(部分)

眼下,许多网友质疑马金瑜作为一名优秀的记者、为何在那样的环境下都不愿意离开,而对此,陈岚有自己的理解。“其实受家暴妇女综合征是不分文化和社会角色的,而且家暴本身也是一个漫长的、渐进的过程。”陈岚说,“再加上那么多高原上的女工,在等待着马金瑜发工资,指望着这份工作改变自己的人生,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孙旭阳也告诉红星新闻,马金瑜遭受丈夫家暴的事情是真实的,“早在2016年左右我们就知道,她可能在高原上过得并不幸福。”孙旭阳说,“因为他(指其丈夫扎西)天天折磨孩子,孩子吃不饱穿不暖,(身体多个部位)都溃烂了,大便都拉在裤子里,我们真担心这样下去孩子活不了。”

孙旭阳回忆,2018年时,他跟另外两名与马金瑜曾经关系特别好的前男同事,甚至计划过去青海把孩子从扎西手底下“抢出来”,但最终因为马金瑜下不定决心,此计划搁置。

据公开资料显示,马金瑜2000年进入媒体圈,媒体从业期间获得过许多新闻大奖。在一线城市工作多年的她,在采访中认识了青海蜂农扎西,并在47天后闪婚,远嫁青海高原。

“当时很多身边人都不理解她的选择。当时我也不理解。”孙旭阳回忆,那时候《南方都市报》工作环境相对宽松,期间马金瑜投入在一个“中国的养蜂综合能力”的深度调查报道当中,“全国各地到处‘追蜂’跑了小半年,就是在那时候,她认识了扎西。”

孙旭阳转述了另一位同事的说法,“当时大家都不好直接问她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后来有一次她告诉了一位女性同事,说‘在遇到扎西之前,没有一个男人像他这样对待我’。”

▲马金瑜与扎西旧照。图据微博

孙旭阳说,如果马金瑜在遇到扎西之前,对于情感关系有较完整的认知基础,“也许就不至于有后来的故事。”

有自媒体将《另一个“拉姆”》一文与曾经出现在公开媒体上的报道以时间线做对比,质疑马金瑜在遭受长期家暴后,仍旧在媒体上赞美丈夫扎西“像山上的泉水一样”,甚至在高校演讲上鼓励大学生“相信爱情”,“哪怕下一步是悬崖,不要怕,跳”。

面对舆论的所谓“反噬”,孙旭阳说,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也是一个善于观察和记录细节的女性,马金瑜“善于自我营造一种氛围”。媒体人郭玉洁在微博上针对此事也提到,“很多年前,我是马金瑜的编辑。她很擅长写底层,也很热爱写底层,我有时觉得她有美化之嫌,可是文章里的真挚又会让你忘了这一切。”

事实上,这场不同寻常的爱情和婚姻,不止让马金瑜切断了媒体圈,也切断了她的亲情。孙旭阳透露,“在嫁给扎西之后,她与原生家庭的纽带断裂了,甚至在她生下第三个孩子之前,她的家人都不知道她生孩子了,这就是当时她孩子出车祸她都不敢告诉家人的原因。”

【关于债务】

网店经营不善,已欠债上百万

“她不懂经营,更不懂人性”

目前,有人提出,马金瑜长期借钱不还,不回复追债者的信息和电话,其微店的评论中也有不少买家投诉付款后不发货等情况。

▲马金瑜微店相关评论

孙旭阳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了马金瑜的经济危机,他称,也曾在经济上给予过马金瑜支援。孙旭阳说,这些年来由于马金瑜网店经营不善,已欠债上百万,也令其信用濒临破产,“她不是完美受害者,当然遭遇那一切也不是她的错,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直面的这些东西,确实是存在的。”孙旭阳说,“这也是我对她那篇自述文章持保留意见的原因,至少她应该提及自己的债务问题和反思。”

孙旭阳说,马金瑜并不适合经商,“她这个生意看起来好像是很热闹,但其实她对商业基本不懂,对人性也不懂。”

孙旭阳举例说,之前马金瑜贷款80余万,买了一些鸡苗等,分给当地农民饲养,并给了农民饲料费,另一端顾客通过网店进行预购,等到出栏期,却无法按时按量按品质如约收到鸡,“一个核心的问题在于她对农户的控制力非常差,她对农户基本没有任何的约束性措施,这就导致她80万基本上全部赔了。”

而另一方面,无法按时按量发货,也影响了其在电商平台的信誉度,“我听到的消息,有一个朋友当时跟她预定了1000块的吧,才收到一只鸡。所以她的藏货生意其实从客观来说,是难以为继的。”

作家陈岚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了关于马金瑜的经济问题。“虽然我和她没有债务关系,她也不曾开口找我借钱,但我知道她的经济一直有问题。”陈岚说,“她自己非常节俭,有时候看到她朋友圈发的在高原上的日常饮食,简单到我都心疼。”

陈岚说,马金瑜是一个坚强又有爱心的人,“即使她经济有问题,但她还多次给我们救助的那些孩子捐款。”

至于目前的当务之急,孙旭阳认为,是解决马金瑜网店的清算和善后,以及梳理她的债务。另一方面,马金瑜紧急帮扶小组也在积极考虑其后续的经济来源问题,以及接下来在离婚诉讼中,可能将要面临的债务方面的问题。

▲孙旭阳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关于马金瑜债务处理的声明。受访人供图

另据媒体报道,针对马金瑜发长文讲述的遭家暴经历,目前青海警方已介入展开全面调查。

红星新闻记者 沈杏怡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红星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