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军阀的爱国之心从不动摇?为何民国时期军阀从来没有自立为国的?

来自: 成都 查看: 2378 咑尐僦狠壞  百度已收录

军阀有些倒是想,可是大一统的思想已经深人心。他要找死的话,他就独立吧!能混到军阀那个程度,绝对不是傻瓜,人民都不愿意他怎么能独立。

还有中国的传统观念,能混到军阀那个程度,自然就有野心的,肯定更愿统一中国,当最大的那一个。

历史上哪怕是少数民族强大以后都想统一中国。而且还以这个为目标,一直在奋斗。

只要是华夏人种,对这块土地绝对不会放弃,那怕一小块,都会让所有人斤斤计较,耿耿于怀。

就是搞个南北朝,金辽宋还分个正宗和不正宗,还为这个事打的头破血流,谁都不给谁面子。


如果有哪个不知好歹的趁乱闹独立的话,他的人民百姓就会心不甘情不愿,而且旁边的军阀会借此这个机会打出收拾他的大旗,趁宰了他,收他的地盘。

以当时的那种乱糟糟的军阀混战的局面。没有一个军阀特令独大,互相之间都在牵扯,这种情况之下就更不可能闹独立了,就像春秋战国时的周一样,虽然已经势微了,最后阶段只能算最弱的诸侯国,那些诸侯国都不敢去把周王朝给灭了一个道理,互相牵扯,周王朝还是个道义的主,谁都不敢踩这个地雷,除非自己绝对的强大可以替代他。

而且当时一个省还好几个军阀互相攻伐,怎么独立!

例如四川省成了军阀混战最频繁的地区,四川所发生的战争竟高达四百七十次,平均每月有战争两次。

四川是天府之地,所以引来这么多军阀争夺。

别的地方也打得一团糟。

下图乱成这样了,还在联合抗日↓


就是后来的所谓满洲国,也没有几个人鸟它。

就溥仪以及溥仪身边的一票小众也不鸟,他们从骨子里面根本就不认同满州国,认同的是大清。

那些旧遗老们更都只认同大清,满洲国仅仅是满清复辟的一个过渡,对作为日本傀儡的满洲国是相当不认同的。

他们始终幻想满洲国是重新开始的起点,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因此溥仪登基为了着龙袍一事差点和关东军闹翻,郑孝胥和罗振玉随后也被排挤。

↓就这样了,各个军阀也末敢冒个独字!



看看老满遗的表现

1924年冯玉祥从紫禁城赶走溥仪,但随后直奉联手把冯玉祥赶下台,郑孝胥等人鼓动溥仪躲进日本大使馆或者出国,他爹载沣一直不同意。到后来他自始至终不同意溥仪去长春,甚至在天津出发之前,载沣还在劝说溥仪不要去长春,说明载沣对于日本人的扶植是不认同的。

满洲国成立后,也没去当太上皇,除了期间短暂居住天津,绝大部分时间里都居住在北京的王府。

溥仪亲叔叔载涛,他还去过日本住过一段时间的,但是等到满洲国成立之后,那时他日子窘迫,天不亮就要去摆摊做小买卖,也算是贵族出生,权倾一时过的人物。沦落到做小买卖摆摊,历史以来也没几个。就这样了,日本人和汉奸拉拢载涛的时候,这个X汉口里的老满遗来了句“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可不能去东北当那个亡国奴哟。

载涛年轻时候曾去法国索米尔的骑兵学校专修过骑兵作战科。

后来出任新中国的解放军炮兵司令部军马政局顾问,朝鲜战场上有不少军马都是他从内蒙古选送过去的。

所以他不是不愿意发光发热。他是不想为分裂祖国发光发热。


当然也有投机心理的,想成立个国家,自己高官厚禄,比如熙洽。

熙洽日本东京振武学校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跟蒋种菜是校友)毕业,回东北之后还担任过东北讲武堂的教育长。

等到奉天事变的时候,熙洽率先与旧识多门二郎沟通,主动跟张作相申请代理吉林军政要务,然后想促成吉林无血开城。

随后又通电全国宣布吉林省独立,这个时候是1931年9月30日。

1932年2月开始策划筹建满洲国,并主动跟土肥原贤二申请把溥仪接到长春。

然而熙洽却有个令日本人怀疑的神操作,3月29日打吉林当地的抗日救国军的时候,本来关东军是准备空投抗日救国军后,与熙洽合力包围救国军的,但是熙洽居然忘了电联关东军,让救国军顺利逃脱,这里面水深了!

事后关东军头头们研究决定,不让他搞军事,但熙洽转身一变成满州国财政部长!

在满洲国里面绝对多老百姓始终认为他们是中国人,心里没有人认为他们是满州国人。

连大多数满人都不认同清朝更不会认同满洲国,脍炙人口的比如佟麟阁,白乙化,吴克仁,邓铁梅,以及赵洪文国等!

所以军阀,(臣妾想啊,臣妾做不到哇)

为何民国时期的军阀没有自立为国的?

一、各地军阀虽各自为政,不服中央号令,但他们基本都是出生士族大家,受过较为良好的传统教育。中国几千年的国土统一思想,深深灌输到了每一个普通中国人心中。在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们使用着同样的语言和文字,可以较为自由的迁徙、务工、经商,每一个人的亲属也有可能散布在全国各个地方。如果军阀为了个人私利宣布独立建国,必将遭到人民的反对,导致众叛亲离的下场。而且,这些军阀在自己的地盘实行自己的制度,甚至有的地方发行了货币,这样的统治策略,已经和古代的皇帝没有什么区别,这些人为什么要走一条前途未卜的路呢。他们被袁世凯的下场给吓怕了,那是他们第一次知道百姓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在这些军阀统治的时候,哪一军阀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二,民国时期虽是军阀林立,各自称雄,但各个军阀的自身实力都不足以统一全国。袁世凯时期,北洋军虽然有效控制的了华北、华中、华东等地,但南方有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军,东北有张作霖,西南有蔡锷等等。最终袁世凯还是以失败告终。国民政府时期,情况相当复杂,山西的阎锡山,西北的马步芳,西南的桂系等等,都与中央貌合神离。不论是北洋时期的袁世凯,还是国民政府时期的蒋介石,也都没法完全有效控制各地方势力,地方军阀就更没有实力敢宣布独立建国了。

三,各路军阀虽有能力各自为政,不服中央。民国时期,也正是欧洲最乱的一段时期。这一时期欧洲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后分赃、经济危机、严防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等等重要事件。日本全面侵华。虽然各大军阀都在强大自已的实力,但是抵制外国侵略者却是军阀们义不容辞的,各自不立国也是爱国的原因之一!

题主这个问题其实有歧义,自立为国有两个概念,一是割据地方自立一国。二是不承认原有政权的合法性,自己建立政府。第二种情况民国时期其实不少。

在中国古代一旦乱世确实有一些地方实力派会割据地方,自立为王,比如五代十国等历史时期。不过中国历史上一直有大一统的思想,古代那些自立为王的实力派大多也是以争夺天下为目标,称王更多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声望和号召力,以便更好的争天下。

而在民国的时候,像第一种情况大张旗鼓自立一国的确实没有。不过这不涉及什么爱国之心,实际上军阀混战时期,出卖国家利益的并不在少数。比如像段祺瑞、张作霖等人都签署过一些有损国家利益和主权的条约,以换取列强对自己的支持。

之所以在军阀混战时期军阀没有自立一国,只是单纯因为到民国时期共和观念也已经深入人心,而且对国家的认同也更高了。此时自己在地方上建立一个独立的政权无疑于众矢之的。所以军阀们也采取了一些变通的方法,比如提倡联省自治。

梁启超在1919年提议仿效美国,各省区自己制订宪法,实行自治,然后组成联邦制国家。这一倡议很快得到地方实力派的拥护。湖南、四川、云南、贵州、广东等地方军阀纷纷拥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风行一时。

不过这些地方实力派对于仿效美国兴趣不大,主要是借着联省自治的名义对抗北洋政府。因此这种做法其实和古代割据一方自立旗号也差不多。只不过从自己称王改成了以省议会的名义进行,而且因为实力有限,不敢完全否认北洋政权。

自然,北洋政府的掌控者都反对联省自治,积极推行武力统一。当然,他们一旦失败就可能变成联省自治的拥护者。

比如皖系段祺瑞势大的时候主张武力统一,等到直皖大战皖系战败以后,皖系干将卢永祥就在段祺瑞的鼓动下在浙江推行联省自治了。还有张作霖在第一次直奉大战他失败以后,就退回东三省搞联省自治,拒绝服从北京的命令。

还有更极端的一点的就是像孙中山一样,干脆召集非常国会,自己就任非常大总统,走上了武力对抗北洋政权的道路。

所以很明显,军阀虽然没有自立一国,但是割据自己搞小政权的并不少。

这么做结论显然不完全准确,尽管民国年间大多数军阀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但也不是全部,比如新疆军阀盛世才为了取悦斯大林,就企图在新疆地区建立“苏维埃共和国”,加盟苏联从而脱离中国,最终因种种因素未能得逞而已。而这个盛世才,却是遥远的东北地区辽宁开原人,他的老长官,恰恰是举兵反奉的名将郭松龄!


(盛世才)


盛世才何许人也?他年轻时代曾经留学日本学习经济,回国后投笔从戎,毕业于云南讲武堂韶关分校,这其实是粵军培养人才的地方,随后赴家乡进入奉军,历任郭松龄第八混成旅的排长、连长和参谋等职务。1923年经郭松龄推荐,张作霖批准他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期间发生了郭松龄反奉的事件,张大帅一怒之下取消了盛世才的公费待遇,但是他很快疏通了南京政府的关系,在蒋系的资助下完成了学业。


1927年毕业回国后,盛世才当然不会返奉,而是入职南京方面的北伐军总司令部,担任上校高参等职务,1929年已经成为参谋本部第一厅第三科科长。不过呢,老蒋并不欣赏和重用他,而盛世才也认为老蒋没啥前途:“感情用事、度量狭小,用人分南北界限,决难作全国之首领”。大约还是因为盛世才非江浙人才,总而言之,两者是互相看不顺眼,盛世才也就有了远走高飞之心。


(郭松龄)


1930年前后,时任新疆省主席兼部队总司令的金树仁,为训练军队来南京物色军事人才,盛世才遂主动提出愿往,于是远赴迪化(乌鲁木奇)就任“新疆陆军初级军官学校”战术总教官,期间不仅洞察了当地的政治局势,还在军校内培养了一批心腹军官,这些人成为他日后主疆的重要班底。到1933年,盛世才因混乱的局势被任命为剿匪部队的参谋长,从此兵权日重,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一番明争暗斗后,次年终于成为新疆的老大。


在军阀横行的民国时期,地处中原的各路人马并不具备自立为王的条件,因为那必将成为其他军阀攻击的理由,他们所要做的是争夺北洋政权的控制权,这部分以袁世凯的北洋军系统为主,包括后来分化的直系和皖系等。而雄踞关外的奉系张作霖,虽然维持着半独立的状态,但也仅仅是宣称“联省自治”而已,一方面是东北处在红白两大帝国的同时觊觎下,政治环境比较复杂。



(盛世才)


另一方面是张作霖还算有底线,尽管日本人也确实企图拉拢张作霖独立以便控制,但是张作霖始终不肯,而是以入主中原为终级目标,所以不断向关内扩展势力。而西南军阀要么实力太弱,要么缺乏自立的条件,比如云贵川等地的实力派,虽然远离政治中心区,但是在地理上又不便外国势力的深度介入,而唯独孤悬西北的新疆盛世才,在卖国的道路上走的最远。


这是因为盛世才在取得统治地位的过程中,得到了苏联和苏军的大力支持,从军费军资到军火所获甚多,在几次关键的战役中,苏军甚至直接出动陆空部队协助盛世才的军队作战,最终打垮了所有政治和军事对手。另外新疆距离内地又太过遥远,无论是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都因为实力和条件所限,无力加以干涉控制,只能以安抚为主。


(早年盛世才)


南京政府只得先后任命盛世才为新疆边防督办和省主席,但是盛世才挟洋自重,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几方面完全投靠苏联,使国民政府的势力很难入疆,因此一直到抗日战争爆发时为止,新疆都事实上是“土皇帝”盛世才一手遮天的地区,到1938年苏军一个机械化团甚至直接进驻了哈密,使得国民政府军轻易不敢进入。


而盛世才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讨好苏联,曾多次提出建立苏维埃共和国加盟苏联,但是斯大林顾忌到国际舆论和反法西斯同盟国阵营的关系,始终未敢同意。即便如此,盛世才也没少干出卖国家利益的勾当,1940年居然跟苏联签定了为期50年的《新苏租借条约》!使苏联在新疆享有各种不受当地政府干预的特权,攫取了新疆的全部矿产资源,以及交通、工业的控制权,苏联各类人员可以自由在全疆活动且可以驻军。


(朱绍良)


所以说盛世才企图自立的卖国行径,其实只差一点点就可能实施,当时重庆政府设立第八战区并保留胡宗南几十万重兵在陕甘,其实也有震慑盛世才和马家军的用意,以防止他们跨过红线。关于这一节,笔者在论述胡宗南军事集团的文章中多有介绍,封锁陕甘宁边区只是胡的任务之一,盯住盛世才也不能松懈。


这一危险状态持续到了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盛世才眼见苏军节节败退,又认为苏联已经靠不住了,这才决定投靠重庆政府。而重庆方面抓住这个时机迅速派兵入疆,在盛世才反悔之前断了他的念想,完成了对迪化的军政控制,在这样的局面下,苏军也不得不撤出了新疆。




稳定住局面以后,1944年老蒋调盛世才到重庆担任农林部长的闲职,而以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兼新疆省主席,终于解决这个棘手的大问题。至此,盛世才在新疆长达11年5个月的军阀统治才宣告结束,而他离开时竟然装满了整整五十辆卡车的财产,可见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并且盛世才的统治非常残暴,在反苏投蒋过程中,还杀害了八路军驻疆办事处的一批人员,民愤极大。


我方代表曾经评价说:盛世才,就其出身来说,是个野心军阀;就其思想来说,是个土皇帝;就其行为来说,是个狼种猪!


(重庆时期照片)

自立为国?如果真的自立为国了,那么这一大批的军阀也就不配方人精了。

既然能做上一方大军阀,自然个个都有自己的本事,没本事的,也会有一个专属自己的,为自己出谋划策的锦囊团队。因此没一个军阀会这么说就没有一点头脑,既然有头脑,那么在独立之前就需要考虑几个问题。


一,独立的好处在哪里?

其实能做一方军阀的,独立不独立区别也不是很大了,因为军阀大多数已经是一方独裁者了,地方税收,政策,钱财,人,粮全部都已经几乎于这些军阀的私人财产,中央虽然在名义上是正统,但对地方的约束力却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做中央的附庸,除了在名义上归属中央,实际上却可以白拿中央的钱,粮,武器装备,相信任何有远见的人都不会放弃这样高额的利润而去追求什么费力不讨好的独立。


二,独立事小,站不住脚跟事大。

全国各地那么多军阀,相互之间自然并非和和睦睦的,相反,民国军阀相互之间竞争激烈,无非都是为了抢夺地盘,抢夺钱财,独立之事,看起来轻轻松松就能办到,但如果仔细想想,就能知道独立到底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明朝朱元璋,在开创大明王朝之前有想过称王吗?自然想过,不过这一想法却被否定了。

广积粮,筑高墙,缓称王。这是朱升给朱元璋的建议,朱元璋采纳了朱升的建议,所以才能在乱世中安稳称王,而相对的,陈友谅早早的称了王,成为了众矢之的,虽然实力强大,但最后却也是被朱元璋以弱胜强,功败垂成。

同样的道理,军阀如果擅自宣布独立,不仅不会更进一步,反而会被周边势力联合绞杀,相信没有一个军阀敢这么做。


三,独立之事,弊大于利。

有中央在后面扶持,军阀们还可以向中央要钱要粮,而一旦脱离了中央,自然没有这般待遇,自立为国,也是需要实力的。

无论是最强大的直系,奉系,皖系军阀,亦或是其他一些势力的军阀,都不可能真正有实力宣布独立,妄图称帝的袁世凯死了,张勋死了,其他军阀自然没一个敢有所动作。

可能有人会说蒙古不就单方面宣布独立了吗,经历了元朝,明朝,清朝,中国大部分中国人对蒙古人,满清族人皆有排斥情绪,蒙古之所以能够独立,列强在背后搞鬼是一方面,军阀们忙不过来是一方面,国内严重的排斥心理才是最重要的。

满清族人被排斥,所以连君主立宪的机会都没有,蒙古也因为如此原因,使得国人对争夺蒙古掌控权的欲望不够强烈,蒙古才能够安然独立。


对军阀而言,独立弊大于利,既然可以安稳的享受土皇帝的待遇,又何必为了争一个华而不实的名头费力不讨好呢?

不是没人想独立,而是没人敢独立,直到国内大格局完全稳定,这才有了国民党统一全国的机会。

民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建立没多久就南北对立,袁世凯死后,北洋群龙无首,中国进入了军阀混战的时期,内部环境不容乐观,外部环境更糟,在一战结束之后,西方国家把注意力转回到本土,但是也并没有停止对中国的瓜分。

军阀割据,战乱不断,这个时期却没有任何一个军阀敢独立,民国时期始终保持着统一,不得不说真的是奇迹,但是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当时的状况,这其实也在预料之中。

我相信的确有一些军阀是爱国的,但是他们的爱国之前,优先考虑的恐怕还是自身的利益吧,如果军阀们真的爱国,又何必搞割据战争呢?组建临时政府,一致对外不才是正常的操作吗?

袁世凯活着的时候,主要是革命党和北洋政府之间的对抗,革命党过于理想化了,双方出现摩擦这很正常,在袁世凯死后,北洋内部分裂,本来就已经够乱的民国就更乱了,这些北洋旗下的军阀,为了避免被兼并,纷纷和西方列强合作,壮大自身的势力。

而对于西方各国而言,能找到中国的代理人,帮助自己在中国掠夺,显然比自己派遣军队来明抢好很多,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混战之后,逐渐形成了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军阀,以孙传芳为首的直系军阀,三大派系和若干的地方军阀并存。

在1920年到1924年期间,军阀之间先后爆发了直皖战争,第一次直奉战争,第二次直奉战争,通过这几次战争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这些军阀虽然可以割据一方,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有统一中国的实力、

那么为何这三大军阀不搞独立呢?事实上我们从这三场战争的原因就可以得到答案,这三场战争的主要原因是军阀之间要争夺北洋政府的领导权,争夺更大的控制区域,要搞“武力统一”。小的军阀根本就没有独立的能力,而地方军阀只要服从控制着中央的军阀,就能获得更大利益,因此地方军阀,小军阀是没有搞独立的条件的。

而这三大派系的军阀存在,互相之间是竞争关系的,虽然谁也搞不死谁,但是如果真有人偏安一隅,不再争夺对中央政府的领导权,其他军阀就会停止扩张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一起以其搞独立等死,还不如有实力就去争一下,“号令天下”的瘾谁都想过一把!

而他们身后的西方列强,本质一样是贪婪的,都想要获取更大的利益,而任何一个军阀真搞独立了,能掠夺的资源就划了一个上限,而这个军阀难免会被全国群起而攻之,而相对稳定的局面显然更有利于西方列强掠夺资源,从这一点来看,他们也不希望民国彻底陷入混乱。

另外一方面,儒家思想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董仲舒提出了“大一统思想后,这一观念深深刻入了每个中国人心中,这些军阀也不例外,根据三国时期,五代十国的历史来看,就算是不如流的势力发展壮大之后,也会想着让天下统一,而不是只满足割据一方。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时,军阀们没有自称总统,总理,而是自称“督军”,某省主席,从这里我们就能看到他们对“大一统”的认同,只有当自身实力足以问鼎中原时,才会发生这种转变,而那个时候,另外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也就会重新诞生了。

我是玄坤,一个热爱并不断学习历史文化的求学者,每天一点分享,期待着朋友们的关注留言,能多和大家交流学习,感谢各位阅读,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这是近代中国所处的历史环境所致,军阀们不具备独立的条件。

虽然说有所谓的“大一统”思想,但这绝不是军阀放弃自立称王称帝或者建立共和国的决定性因素。

这么说吧,如果将清末往前推100年或者更久,换成元末或者明末那样的历史环境,那么当时的军阀只要有足够的实力的话,他们必然会选择自立称王称帝,然后才会奉行所谓的“大一统”思想去吞并别的势力。

中国自古以来,一旦进入了乱世,称帝的人还少吗?隋末,李渊称帝,窦建德称帝,王世充称帝,宇文化及;元末,韩林儿称帝,明玉珍称帝,陈友谅称帝,张士诚自立为吴王,朱元璋也曾自称吴王而后称帝,他们没有“大一统”思想?他们不想完成大一统的伟业?可他们因此就不自立称王称帝了?

这显然不可能,朱元璋这个一边打仗一边恶补了几年书的人,后来都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打垮所有人,然后完成统一大业。

所以,所谓的“大一统”思想绝对不是制约近代军阀独立建国的唯一因素。

近代军阀之所以不敢独立建国,原因之一在于近代中国逐渐觉醒了两个概念,一个是国家意识,一个是民族意识。

中国虽然早在秦朝之时便已经产生了“国家”这一概念,可是因为底层百姓受教育程度低的原因,人们对所谓的“国家”一直保持着一种很模糊的意识,反正国家是皇帝的,谁当皇帝都一个样。

所以,当时的老百姓更在意的是吃饱饭,而不是关心谁当皇帝,而不是关心自己所处的朝代叫什么。

但是到了近代,受到西方思想的冲击,因为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人们的国家意识突然就觉醒了,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简单地认为谁当皇帝都一个样了,而是关心咱们中国人自己当自己的主人,不由列强作主。

为了抵抗列强的侵略,咱们得团结所有的力量,所以绝不容许有人破坏,谁破坏谁就是中国的罪人。

所以,军阀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闹独立。

对于民族意识,我们知道自汉朝以后便有“汉人”的说法了,在此之前称“诸夏”,但是却一直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民族意识。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从汉朝开始有了汉人这一称谓,可是往后,比如说唐朝建立之后,又称唐人;宋朝建立之后,又称宋人;明朝建立之后,又称明人,并不是绝对地称呼为汉人。元朝时期,元朝称原金国治下之民为汉人,称原南宋治下之民为南人,也是一个体现。

后来,朱元璋为了驱逐蒙元,在《谕中原檄》中提出了“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政治口号,虽然依靠华夷之辨产生了一定的民族主义,可是他最后也说“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可见,对于所谓的民族意识仍然出于模糊的认知状态。

可到了近代却不同,仍然是受到西方思想冲击的原因,民族意识得以觉醒,如汉族、满族、回族、藏族等,真正地完成了民族的定义。

在此基础之上,又产生了“中华民族”这一概念,梁启超说:“何谓民族意识,谓对他而自觉为我。彼,日本人;我,中国人,凡遇一他族而立刻有‘我中国人'之一观念浮于其脑际者,此人即中华民族之一员也。”

中华民族这一概念的诞生,可以说增加了各民族之间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这就促使了即便是少数民族军阀也不敢轻言独立二字。

宁马、青马便是鲜明的案例。

近代军阀之所以不敢独立建国,原因之二在于他们自身的实力不够。

当时又多少军阀有独立建国的实力?皖系,直系和奉系,但是,他们有必要独立吗?没有,因为他们所掌控着的北洋政府就是当时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难道他们放着这么好一块招牌不用,非要傻乎乎地自己去造一个招牌?

段祺瑞拿着这块招牌,可以名正言顺地南下,企图用武力统一中国,不过最后因各派势力之争而夭折了。

曹锟和吴佩孚从段祺瑞手中抢过这块招牌之后,野心也不小,当然也想用武力打趴所有人,只是输给了奉系而已。

张作霖接手这块招牌之后,同样希望自己能够借助这块招牌完成伟业,只可惜南方的革命军趁着北洋各系实力内讧之际发展起来了。

北洋政府这块招牌放在当时,用古代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吊民伐罪”,谁都想用,因为它意味着名正言顺,意味着正统。

可是,对于那些实力小的军阀而言,他们根本就没有胆子独立,再加上当时已经觉醒的国家和民族意识,谁要敢独立,绝对成为众矢之的,被轰个稀巴烂。

所以,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待着。

近代军阀之所以不敢独立建国,原因之三在于国际因素的影响,也就是列强对中国政治的干涉。

近代的历史环境,已经不再是古代乱世那种只要手里有兵便能够竖起王旗,然后自称什么帝、什么王的年代了。

军阀想要建立一个国家,也不是不可以,可首先得经过列强们的同意,没有列强在后面撑腰,想建国?

别做梦了。

有了列强撑腰之后,还得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只有国际上认可你是一个国家了,你才算独立建国了,不然就是在闹笑话而已。后来的伪满和汪伪之所以能够建国,说白了便是日本在后面撑腰,然后除了他们自己内部认可之外,又用利益捆绑了别的几个国家也承认了伪满和汪伪,他们这才得以踏出了独立建国的第一步。

但是,这也意味着他们将会成为汉奸,成为所有中国人的敌人,将会受到制裁,绝不可能长久。

所以呀,这样的事也没几个军阀敢做。

本身呢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不过看到某位仁兄再说孙中山先生是想分裂中国!对于这种无稽之谈,我再不说两句,感觉有点对不起人了。

首先说一下,为什么在当时的军阀内部并没有人选择自己独立出来,或者说像大家所想的那样分裂中国。

其实这些军阀无论怎么发展,你觉得他们能超得过袁世凯这位老祖宗吗?问后面的军阀势力如何庞大,在自己的地盘内部拥有多少军队都没有办法超越袁世凯的那一只军队,不比人数,单比对于袁世凯的忠心程度,以及这一支军队的战斗力,投入的多少,袁世凯的北洋军都是独一无二的,北伐战争已经向整个中国证明了单笔军队人数那是不可能赢的,只有将军队现代化,制度化,才能够发挥其真正的战斗力,才能够以一当百横扫整个中国,就那个时代而言,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敢和袁世凯的北洋军比现代化,比军队的制度化,袁世凯的北洋军就是中国所有军事力量里面的第一名。

但是袁世凯干了一件什么事情,称帝!他一直都有一个皇帝吗?他想做一个皇帝,可是民主共和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你想做皇帝,想让历史倒流,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你只是拥有一个名号也不可能,大家辛辛苦苦奋斗,就是为了自己自身的那点权力,现在你要把这个权利给收回去,那你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就好像在《让子弹飞》里面,曾麻子一开始没有任何成功的胜算,可当他把手中的钱核武器发给老百姓之后,张麻子的胜算蹭蹭的往上涨。

谁是张麻子?孙中山先生便是,明白了吧?中国为何称之为中国?为何在清政府倒台之后,没有分南北而立,就是因为孙中山先生!很难想象,还有人称孙中山先生竟然是分裂中国之罪魁祸首,那你这人不是不是历史观有问题了,是脑子有问题了还有膝盖跪在地上跪太久了!


言归正传,我们再说一下,为什么这些军阀不肯分裂,于世凯只是想当一个皇帝,只是想拥有皇帝的名号,大家尚且都不肯,更何况是分裂这个中国的。

一个地区分裂以后是要和其他地方建立关税体系的,也就是其他地方运进来的物品是要收税的,这样的话独立才有价值,当自启的商品出去都要收税,进来都要收费的话,自己本地区的商品相比较于其他地方的商品,将会大幅度的降低市场竞争性。与此同时,如此重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不能够从中央拨款,而是自己承担。

这是当时德意志没有统一以前为什么自己的商品和其他地区比起来不具有竞争性的真正原因,与此同时,中国若有地区想要发生独立,那之前一切的贸易保护都将化为泡影。

除此以外,各个地区的大脑,尤其是中央的大佬,或多或少都得到列强的支持,如果没有列强的扶持,你想独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列强的武力作为保护伞,你是不可能独立出去也不可能从这些大佬是嘴里面抢夺一块肉石,总之你独立出去会影响到其他大佬的钱财来源,那现在中央的大佬也不会允许你胡作非为,一旦你宣布自己独立,你想成为众矢之的,对于其他人来讲,你就是一块让人垂涎欲齿的肥肉,你就等着被围殴吧。

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思想制度的解放,没有思想制度的解放,任何一个人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谁愿意参与到政治之中,谁愿意替国家而战,对于那些小农经济的平民老百姓来讲,国家法什么样的变化与它何干?他只要负责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只有到中国人民的思想解放,知道自己是可以参与到政治之中,知道自己是国家的主人的时候,你才能够让这些人民,老百姓加入到国家的商议之中,替国家而战

这是什么?这就是三民主义,三民主义将中国的这些人民老百姓深刻的明白到自己就是一个中国人,何来的三民主义?谁又在用自己的一生在实践三民主义,孙中山先生如此这样的一个人,你竟然说这个人想分裂中国,何等的荒唐,何等的荒谬?为了那点流量,你也是够拼的!

首先民国时期的军阀不是不想独立成国,而是时势不允许,主要有以下几点,

1.民国时期虽然军阀林立,但他们都有一个表面上认同的政府——北洋政府。

2.当时北洋政府是西方列强承认并且扶持的政府,因为西方列强需要一个统一的政府来维持他们在华的利益。

3.北洋政府的军队要比地方军阀的军队强大的多。

4.当时中国人民也已经受到西方思想文化的影响,民智已开,民主共和已经深入人心,这时候谁要是宣布独立成国,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人人伐之。

5.北洋政府被国民政府给推翻后,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成为了公认的中国政府,而且也得到了西方列强的承认与支持,同样的道理,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来继续维持他们的在华利益。

6.当时蒋介石的国民革命军是中国最精锐的武装力量,蒋介石也志在统一中国,这时候有谁敢公然宣布独立无异于自掘坟墓。

以上几点就是民国时期军阀不敢独立成国的原因所在,并不是因为爱国,军阀并没有那么伟大,更多的军阀都是极其自私的,为了一己之私搜刮民脂民膏,甚至比满清政府还要更加变本加厉,当时的老百姓苦不堪言。

军阀爱国之心?我倒是有很多怀疑。

没有自立为国,实际上是操作上难度很大,条件不允许。所以很多军阀都是割据一方,做土皇帝,而不敢直接搞分裂。这不是基于爱国,而是分裂的代价太大,是任何军阀都承受不起的。

军阀多数都不爱国,或者爱自己要远胜于爱国,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相当多的军阀和各个列强签订明里暗里的协议,搞军火走私,但是却把大量的国家利益转给列强,这是哪门子的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