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说一个最让你心冷的瞬间,我先来——半夜回到家,家里灯是关着的?

来自: 广州 查看: 2441 万般柔情  百度已收录

女儿买的房子被父母霸占,并落户在弟弟头上。女儿出嫁后坐月子,父母不送一分钱月礼,反而要她拿钱给弟弟换一套大房子,她抱怨了几句,被母亲骂得大哭。

这是我一个朋友最寒心的事。

她家里只有她和弟弟两个孩子,以前她没觉得父母对他们有什么不同,吃穿用都一视同仁,她还很庆幸父母不重男轻女,甚至她以为父母对她比对弟弟还好,因为弟弟比较调皮,经常挨骂, 但父母很少骂她。

大学毕业以后,她有了工作,母亲说:“你们年轻人花钱无节制,把工资卡交给我,我帮你保管。”

女儿对父母当然百分之百信任——如果连父母都不相信,还敢相信谁?所以她把工资卡给了母亲,她要用钱的时候,比如买衣服,过生日请客等,母亲也会主动给她拿。

她一边工作,一边兼职写小说,几年下来,她觉得可以买套房子了,买小一点的,四、五十个平方,那时候在他们那里大概二十多万。

她的钱还差几万,就跟母亲说,把父母的钱借几万,反正工资卡在母亲手里,后面还给父母就是了。

她母亲说:“你买房子做什么?以后结婚了,男方有的是房子给你住。”

她说:“妈,现在的新婚姻法规定,男方的房子没有女方的份儿,我婚前买套房子,对婚后是一个保障。”

她母亲说:“如果连房子都舍不得给你,你也不用嫁给他了。”

最后母亲还是同意她买房,但说:”我们现在手里紧,没有钱借给你,你先买,我给你出装修的钱。“

她父母开着一个副食店,但她想着父母要供弟弟上大学,可能也确实没什么钱,就自己付首付买了。

但事实上,父母并没有给她出装修的钱,她自己一边还房贷,一边攒钱装修了,还没入住,弟弟大学毕业了,父母跟她商量:“你弟弟这么大了,要说媳妇了,不给他买套房子,他娶不回来老婆。先把你这套房子给你弟弟,等他娶了妻子,我们再另外给你买一套大点的。”

这时候她有了男朋友,男朋友家有两套房子,父母一套,男朋友自己有一套,她觉得弟弟没有单独的房子,确实不好娶媳妇,在母亲再三劝说下,就把房子过户给了弟弟。

随后她结婚了,婚礼的钱是她男朋友给的,没花她父母的,她没要另外的彩礼,父母也没吵没闹。

她生孩子后,母亲来看她,背过她丈夫和公婆,跟她说:“有个新开盘的房子,条件很好,房子也大,一百多平方,我想给你弟弟再买一套,但钱不够,你帮我凑八十万……”

她惊得呆了:“妈,我哪有这么多钱?我如果有这么多钱,婚前早就另外买一套了。”

她名下没有房子,总感觉没有保障,心里也后悔之前一时心软把房子过户给了弟弟。

她母亲说:“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出嫁了没给我拿一分钱,现在叫他们拿八十万多吗?”

她听得生气,说:“妈,我从工作以后的工资卡都在您那里,我买的房子也给了弟弟,对得起你们了吧! 你们的门面不也是他的?您要给他买大房子,可以把那套小的卖了,把你们住的也卖了,换一套大的不就行了?您重男轻女也别太过份了!“

结果她母亲就骂她,说:”你给你弟弟房子咋了?那是你该给的!他是儿子,给我们家传宗接代,我们的家产不留给他留给谁?留给你,你就带到别人家去了!“

她说:”既然您把什么都留给您儿子,那有事就找他去,别来找我!“

母亲就各种数落,骂她不孝,说:”我不给你一分钱,你以后也得给我养老,等我动不了了,就让你弟弟把我抬到你家里来!你不赡养我,我就去告你!“

她气得大哭,在那一刻她才知道,她的父母不仅重男轻女,还极端严重,之前她在家里,他们没有表现出来,她一出嫁,他们就暴露出本性。

在那时候,她觉得心冷至极。

她说,她也不可能恨父母,不管怎么说,他们确实生了她养了她,该她尽的义务她还是会尽。

只是从此以后,她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跟父母亲近了,她的心里永远都有这么一个疙瘩!

@杨子之爱 网络小说作者,情感领域创作者,在头条写有两部小说,一部根据现实题材改编的反应家暴的虐文《错婚:前夫,请签字》,已经完结。另一部是团宠萌宝文《萌宝四岁半:五胞胎哥哥是大佬》,正在连载中,欢迎阅读。

2018年,婆婆连续犯眩晕症。老公常年在外地工作,老太太每次犯病都是公公给我打电话,我先去查看,再打120送急救。有一次是晚上9点半,孩子刚睡着,我正洗澡,茶几上手机响了,我当时就感觉是老太太有事。简单洗了头就出来回电话。果然是公公打的,说老太太7点半开始上吐下泻头晕脑胀,坚持到现在实在挺不住了,才喊我……那会儿是11月份,我着急忙慌地翻出一条单裤套上,又拽过一件带帽子的牛仔上衣把头发拢在里面就去了老太太家。下楼接救护车,带上农合卡,和公公一起把老太太扶上担架床,到了医院又去跑手续。等老太太进了病房,我又打车回家拿了洗漱用品、拖鞋、被子,开车送回医院。等我再回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第二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去单位请假,再去医院陪护……接着给我老公打电话告诉他妈住院了。这时候我还没觉得寒心,只觉得他在外地创业很辛苦,我能多干点活就多干点。

2018年12月,老太太又犯病了。刚住院的第二天早上,婆婆刚稳定住病情,不吐了。还是不敢吃饭,我怕她饿,我就也挺着没吃。好容易坚持到中午,她睡着了。我下楼买了袋老蛋糕,刚吃了一块,护士喊我去买药,楼上楼下这么一折腾,不饿了。下午4点多,我老公一脸沉重地回来了,婆婆也醒了。开口第一句就问老太太吃饭了吗?

老太太说没吃。他就瞪我:几点了?不知道给妈叫餐!?

我说:妈说怕再吐了,不想吃。

他:妈说不吃就不叫啦?!(突然瞄到那袋老蛋糕)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吃点蛋糕就能饱?!

老太太这时候努力替我解释:她也是怕我看见饭菜着急……你们一会儿出去吃就行。

我不想当着老太太面儿吵架,但心里是真憋屈……可嘴上还是问了一句:那我现在叫餐,你吃什么?

他依然没好气:现在叫餐,啥时候能到?!等你吃上饭人都饿没了!这辈子跟你过,就没弄明白过吃饭这点事儿……

我实在是憋不住眼泪,又不想当场哭,觉得丢人。就借着孩子放学了,下楼开车走了。在去接孩子的路上,我一路哭的去的,心里第一次非常认真地想了“离婚”,甚至想象到孩子还小,我要是带着他走,是回娘家还是继续留在当地,毕竟我还有正式工作……不带走的话,婆婆这身体能不能照顾好孩子……一路胡思乱想地下了车。一进托管班,所有人都问我怎么哭了?我只能假装👀疼,撒谎说切完辣椒揉眼睛了……哈哈一通糊弄过去了。等再回到病房,人家娘儿俩没事了,他点了馄饨和炒菜正在吃。婆婆也跟着吃了两张馄饨皮。看到我和孩子进屋,他借着问孩子吃饭没有,跟孩子说,妈妈照顾奶奶辛苦了。一会儿咱俩请妈妈吃烧烤好不好?

放下手头工作去菜市场急急忙忙给爹妈买齐了一个星期的食物,跨了三个区,两顿饭都没顾得上吃,大包小包累的不行,低血糖都快犯了,明显感觉到心在慌,手在抖,敲开门没有一个人伸手接一下,我娘面无表情,我爹瞅着我一包包的东西来了一句:“以后不要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不会啪的甩一打钱。”

我说我倒是想给你们甩我得有啊,你和我娘这一年三趟医院,你儿子你们又不舍得他出一分一厘,今年这疫情闹的谁不是举步维艰。

我爹说你不是日子过的挺好的吗?

一句话把我惹火了,我说我一天到晚伺候你们还有罪了是吧,我日子是很好也扛不住你们家三口人的担子,你们折腾啊,我一个女的整天在外面拼了命得干,你们都仰在炕上张嘴等着吃,还嫌弃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你们出去打听一下谁家结了婚的闺女能做到我这份上?回家我连一顿饭都吃不上。

我娘来了一句:那里有暖壶你哈点水。

哎,每次回家送东西,每次生一肚子气,后来我都是买了东西叫辆车直接拉着去,让俺爹下楼拿。

不给自己找气生了。

娘家的房是我出钱买的,我离婚后回娘家住,弟媳连夜赶回家,将我的行李都扔到门外去,重重关上屋门。我的妈打电话来说:女儿,你再找个人嫁了吧!别回来折腾我们的生活。那一瞬间,我哭了。


我家里两姐弟,小时候家穷,我弟是我带大的,我姐弟感情很深。所以我从小就疼爱这个弟弟。只要我能帮的,我都会帮我弟摆平。我觉得亲姐弟没有那么多心计的。


我高中毕业出来打工,供我弟弟读大学考研究生的。我结婚后,也频频地给娘家拿钱,只要我弟弟开口要钱的,我从来不会拒绝他。


直到我姑子出了车祸,还差20万医药费。我老公让我尽快将钱提出来救他妹妹。我吱唔了半天,才告诉我老公,家里没有存款了,钱我全借给我弟弟买了车。我老公一听大怒,让我回娘家将合同要回来。


其实我不敢说,这些年我还给我妈在城里买了一套房,贷款是从我的公积金里还。我给我弟打电话,让他还我20万,结果我弟挂了我电话,没办法,我回去娘家叫我妈借钱,我妈不但不借钱,还将我骂了。


我哭着说:这些年,我为了你们,我付出了所有,我一有钱就给你们转账,你身上穿的家里的电器家具什么都是花我钱买的,就连你们住的房子也是我的。妈,如果你们不帮我,我的家就会散了。


我妈说:我没叫你帮我们的,是你一厢情愿地帮我,你要给钱我,难道我不要吗?我又不是白痴。


那一刻,我的心寒极了。回到家中,桌面上放着一份离婚协议书。老公冷着脸说:我们离婚吧!我将财政交到你手上,没想到你全部给娘家。儿子的抚养权你不用和我争了。


我哭着签下离婚协议书,提着我的行李,走出了家门。我没有通知我爸妈就提着行李回到了娘家。我爸妈问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哭着告诉他们听,我离婚了,没有家了。我现在就回来娘家住。


我妈不同意,我爸说:这么晚了,去睡觉吧!明天再说。


结果我妈就打电话去和我弟弟说。我弟一家连夜开车赶了回来,我已经睡下了,睡得不安稳,我在反思自己真的做错了,我错在不应该盲目地帮助娘家,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让我自己的家散了。


我弟一家回到家里来,然后我弟拦着她:现在这么晚了,你给我留个面子,不要做得太绝,有事明天再说。


我弟媳说:这个家,有她没有,有我没她,离婚的女人不可以回娘家住。语毕,将我的房门一脚就踢开了。我被他们吵醒了,我弟媳也没有看我,直接就拿着我的行李往门外走,扔出了门外的院子里。


我问她是什么意思。


我弟媳说: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立即离开这里。我告诉你,你是嫁出去的女儿,就没权住在这里。


我弟媳拖着我往门外推,将我硬生生地推出门外,然后重重地关上门。我爸妈我弟竟然没有一个出手挽留我。那一瞬间,我的冷如冰霜。我所谓坚持的亲情,原来一文不值。此时我的电话响了,我天真的以为,我妈让我回家,结果我妈和我说:女儿,你再找个人嫁了吧!别回来折腾我们的生活。那一瞬间,我哭了。

挂了电话,我蹲在家门前放声大哭。


我不知将来何去何从。我叫姐妹来接我回家。到了姐妹家后,我哭了一夜。姐妹劝我说:你妈住的房子是你的房,现在也是你在付房贷。你离婚没地方处,干脆将你爸妈赶去你弟那里住,你将房子要回来。再向法院起诉你弟,让他还20万车款。你借钱给他时,有转账记录的。这样你弟不还钱都不行。


如果没有经历了刚才痛心的事情,我真的还傻傻地为这个家卖力的付出,当我一无所有时,家里人不是自己最大的靠山,而是狠不得将你推出去,离你越远越好。


第二天,我再次回到娘家。我告诉我爸妈听,这个家是我出钱买的,现在也是我付房款,我爸妈对我有任何意见,现在可以离开。这个家以后不准我弟和我弟媳上门来。


我弟媳骂我泼妇,我转头告诉弟媳:尽快还我买车的20万,不还钱,我就去法院起诉你们。


在我的逼宫下,我弟弟终于还了我20万。我将这20万给回了我前夫,这些是迟来的钱啊!我对前夫一直都很愧疚 欠。


现在我爸妈和我住在一起,可是经历了之前的事件后,我和他们再也亲近不起来,因为我的心里始终记得自己被赶出家门,没有人伸出手帮我一下。


写在后面的话:


这就是典型 扶弟魔的下场,一个出了嫁的女人,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请你以自己的小家为重,而不是一直偷偷瞒着自己的老公转移财产往娘家汇。帮忙娘家是应该的,可是也要适度,而不是娘家有求必应。


有时候,你掏出一颗心对待娘家人,娘家人不一定掏出心给你。所以各位扶持娘家的姐妹们,真的要擦亮眼睛看一看,免得到时被娘家冷了心。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件,血一样的教训。幸好,当时是用公积金供的房,房产要写我的名字,要不然,真的连住的地方也没有了。


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啊!帮扶娘家要适度,免得搞散自己的小家。


我是@感鱼青菜茶,喜欢我的回答,请给我一个关注支持下!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给大家带来更多的优质回答的。

因为我家那人不爱吃粥,所以我家早餐很少做粥,尽管我特别爱喝,不得不迁就他。

前一天去超市看见人家做的红枣馒头看着真是招人稀罕,就买了俩。

第二天早上,我做了小米粥,把俩馒头蒸上。又做了土豆丝、海带丝、花生米、苦瓜咸菜。我都摆好后,招呼那人吃饭。

结果那人看到盛好的小米粥,一脸不悦,气急败坏地说“我不爱吃粥,你不知道啊?”“这不还有馒头吗?”真是懒得看他那臭脸,我还耐着性子,语调平和对他说。结果这个家伙大声吵吵,声音里夹着火药味,眼睛瞪的溜圆,“我说了我不喝粥,和你说不是一天了”。他那样子真难看。我看看他,真是感觉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么多年了,隔三差五就来颗炸雷,真是看够够了。到五十岁了,还死性不改。那一瞬间,心情像冬天冻在外面的矿泉水拔凉拔凉的。

爱吃不吃,我压住心里的不快,尽量当他不存在,我忙乎一早上,我得吃好。我优雅地吃着自己的早餐,任他自己爆炸吧。看我不搭理他,他气呼呼地把粥倒在盆里,他自己开始煮饭。

我吃完,把自己的碗筷收拾掉,尽管休假,我可不想和也在休假的他闷在家里。梳洗打扮,打扮的美美的,找个闺蜜去逛商场,买点喜欢的,中午在吃点美食。

就这样,我和朋友在外面吃午餐后又做了一个足底按摩。16点40到家,那个人在打游戏,见我进屋,就没心没肺地说“咱妈打电话让咱过去吃饺子”。

这辈子找了这么个这个人,动不动就急头白脸的,没有修养。过后又啥事没有,把你气的够呛。大毛病没有,小毛病烦人,可是有啥法呢?

加班回来,已经提前告知要回来吃饭,回到家后,剩菜剩饭全倒在了垃圾桶,那一刻,尽管一再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往下流。

某天下午,刚刚准备下班,接到一个通知,要在晚上八点前上报某个材料。现在的工作,就是这样的苦笑不得,总是喜欢玩这种五加二,白加黑,随时随地让人加班的把戏,就像今天要求上报的材料,只不过是各单位建档立卡户的帮扶情况材料。


既然要得这么急,你可以通知早一点,再说了,我就不信这样的材料十万火急到要拿去救命。但无法,不按要求上报的话,就得上各种违纪通报,会影响到单位最后的年底考核,而考核关乎着正式工的绩效工绩,尽管作为一个临时工,跟我屁关系也没有,但做活的人是我。

默默打开,已经关了的电脑,打电话告诉老公,今天,得加班,晚点才能回来。他在电话那里不高兴地哼了一声,又要加班啊。然后外加一句冷嘲热讽的话,你一个临时工,怎么比县长还要忙

我也冷笑道,一个临时工比县长忙就对了。挂掉电话,打开文档,开始干活。可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在这个行政事业单位做临时工,已经有好多年了,但在工作上,永远得不到老公的体谅。只要遇着加班,或者下乡,他都会甩脸色给我看。问他,他也不吭声,就是各种闹脾气,走路的时候,要故意去踢垃圾桶一脚,关门的时候,要特意把门砸得砰砰直响,让你特别的闹心。

弄得我好像不是去加班,而是去干某种见不得人的事似的,反正简直让人莫名其妙。

我记得一开始下岗呆在家里那几年,每一次跟他口袋里要钱,也是给各种脸色看,怎么,钱才给的嘛,就花完了,你使去什么地方了?


我记性不好,哪记得这钱都花到了什么地方?后来为了防止他这样发问答不出来,并特意用了一个小本本记着,某月某日,买菜花掉多少,买米花了多少?那真是一本家庭煮妇辛酸的记事本,我现在再回头翻翻,里面除了每月买的卫生巾钱是花在我身上,其它的,基本就是用来家用。

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受不了这种跟人讨钱花的姿态,才开始走上了写稿的路,后来又因为写出了一点名气,被特意照顾进了这家单位做了一名临时工。

但自己赚钱了,不用再跟他要了花了,但依旧受不完的气,原因就是,我出去上班后,家务活他得一起分担了,尤其现在家里还有他九十岁的老娘得照顾。

总算在规定的时间前把材料赶了出来,交给领导审核完,同意上报,做完这一切,才发现,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回到家,婆婆已经睡了,老人睡得早,她的观念是天亮得起,天黑就得睡。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长寿身体好的一个其中原因。而老公,全程黑着脸,坐在沙发了,我仿佛就是空气,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不想理会他,真的太饿了,桌子上空空的,我记得早上做了不少菜,一般情况都是,早上做新鲜的,晚上只煮一个汤菜,其它的就热一热吃,这样省时间,省力。


打开冰箱,发现里面也空空的,光是他家娘俩,是吃不完那么多菜的,我进了厨房,那才现,厨房的垃圾桶里装满了剩菜剩饭……

我告诉自己,要坚难,但真的,眼泪一点也不争气,哗哗就往下流,有些人的心啊,你其实是怎么捂也捂不热的,因为不管你做什么,永远是错。

我17岁放暑假回家,暴雨刚过,差点掉到了池塘里,回到家晚上10点多,我喊门喊了好几分钟,我后妈明明在家,却没人应,我背着行李去了我奶奶家。

那年我才17岁,在本省的另一个城市读中专二年级,从省的这端那省的那端,正常坐汽车要大半天才到。在我们本乡镇只有一个同学和我一起在那个学校就读。每次上学去或者返乡都是两个人一起。

那个暑假,放假前几天,我们那里下了超级大的暴雨,而我们浑然不知,每次放假,我和同学就会给家里写个信告知放假时间,我们回家就是早上坐车下车四五点左右到镇上,家里人去接。

那次也同样,以往我们都是在我们镇上下车,离家里只有五里路,可是那次雨超级大,本来我们那边的路都非常非常烂,被大雨冲毁了,车无法通过,我们只能在隔壁镇下车,隔壁镇离我们村差不多十公里。

在车站那里一下车,同学爸爸就在那里等着了,我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我爸的身影。以往我爸每次都是和同学爸一起等我们的。

当天天气挺好,我们在镇上根本无法感知前几天的暴雨对路况的摧残,同学爸告诉我往我们村那边的路很烂,我一个人往家回也许走不到家天就黑了。邀请我和他一起先去他家,第二天上午再回家,他家比我家近多了。

我看着挺好的天气,就拒绝了。我们一起走了几里,就叉开了道,越往我们那边的方向路越烂,开始很长一段是那破烂不堪的水泥,虽然一坑一坑都是水,但总不至脚会陷进去。后来水泥路结束了,还有很长很长的土路,我们那边的土地是淤泥路,一下雨就泥塘一下,粘得很。

我虽然初中时也没少走这样的烂泥路,但这次背着行李包,而且已经经过了长途跋涉,走起来好吃力。在离家还有四五公里的时候,天都擦黑了,幸好有月亮,把世界照得白白的,虽然时有晚归的农人经过,但我还是很怕,但没有办法,没有退路,必须前进。

到了村口,我筋疲力尽,坐一家的门墩上休息,他家门里突然窜出一条黑狗,吓得我一个激灵,狗对我汪汪叫,被主人喊回去了。我不敢再停留,村子的另一头就是我家了。

我回家还要穿过一个池塘中间的小路,大约三四尺左右的小路,左右两边都是池塘,这路我走了十几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小路两边都是柳树。我如常走那条路,我发现两边的池塘都基本平了,暴雨让池塘变得几乎快连成一体,中间的小路上也有水一漾一漾,似乎浅浅的。

要绕路就要绕好远,我就仍旧走了这条小路,越到中心这路越凹陷,水也越深,我走着走着突然心里没有底,也许是走过太久的路,身体过度疲劳,脚下总有点不听使唤似的,好几次都差点滑到池塘里,当时已经很晚了,虽然是夏季,因为下完雨的原因,晚上外面也不见人了。如果滑下去估计就小命休矣。

还好我命大,虽然滑了几次,还是站立住了,过了池塘就是我家了。

我远远看到我家房子后面的大杨树,长舒一口气,仿佛走完二万五千长征终于到延安一样。

我拍打着院门,高喊:“爸,爸”,没人应,我再喊,依然没有人应,难道这么早就睡了吗?还睡这么香?爸应该知道我今天到家的啊!

我实在受不了,双膝跪地,把门拍得咣咣响,拍了几分钟,都没有人应。我心里纳闷极了,只能又背起行李去了附近的奶奶家。

奶奶看到我一身都是泥巴的样子,哭得不行。原来我爸春天就出去打工去了,收麦都没有回家。

我家里只有我后妈和弟弟。我妈在我小学五年级时去世,后妈来的时候我上初中了,她待我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原来我爸一直在家,一般都是我爸照顾我,很少直接麻烦后妈。

以前我读初中,每个星期要带咸菜,每次都是我爸给我炒好装好。周末回家洗外套也是我爸帮我洗的。吃得穿的,我爸并不会亏待我。我初中毕业考上中专,要几千块学费,我爸到处借钱给我 上学,我后妈似乎也没有很反对。

不知道这次她是真睡着了还是怎么回事。第二天奶奶和我一起回家,问后妈什么情况,后妈说她白天干活太劳累了,晚上沾枕头头就睡着了,实在太香,忘记了我要放假的事。

奶奶数落了她一通,又把我昨晚的惨状添油加醋地叙述了一遍,似乎在控诉后妈做了很大的错事。后妈很不好意思,难得地拉过我的手,说,闺女受罪了。

那天的状况我记了这么多年,后妈不算是坏后妈,虽然没有怎么疼我,但也从来不阻止我爸疼我,那天具体的情况除了后妈自己,别人都无从得知她的行为到底是有意还是无心。我也从来没有和爸爸说过这事以及这事对我的伤害。

多年过去了,这件事一直在我的记忆深处格外分明,丝毫也没有随着岁月流逝而逐渐模糊,虽然后来这些年我和后妈的相处都还算可以,这件事对当年17岁的我来说,真是让我心底深处感到了寒意。

但我只能压在心底,我不愿意以此事打扰父亲,影响父亲与后妈的感情,学会把委屈埋在心底深处才是真正的长大吧。自从我妈去世后,我长大了很多,后妈的到来又让我长大了很多,而这次历尽艰辛回到家而不得入的经历更是让我直接进入了成年人的世界。

冷战的第四个月,这个瞬间算不算心冷?!

寒冬,晚上,我收摊回到家,屋里空调开的暖暖和和的,他和他妈,在开开心心的吃水饺,看到我进屋,依旧冷漠,没有人问我吃了吗?冷不冷?我成了那屋子里最冷的一丝凉气。

年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嫁给一穷二白的他,一穷二白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不会把你当作妻子对待,不会心疼你的付出,只会计较你是否成为了他心目中期待的妻子形象。

所以,日子苦不苦,只有我自己的心知道,能给外人说出来的又有几分呢。

就像这一次的冷战,能有多大的仇恨,明明受伤害的是我,偏偏,他们互相添油加醋的指责我,我想忘记那些不愉快,让家像个家,可他们相互出谋划策的对付我,每一次他们都是拧成一股绳,团结一心的来应对我,时间久了,心就凉了,不想说话,不想争执那些没有用的了。

去年,冬天,我又寻了一份很火爆的副业,下班后,摆摊卖红薯,说干就干,三天掌握了烤红薯的技巧,一个星期赚回所有的投资,所以,我越干越有劲,心里想,成年人,苦点累点,能赚到钱就行,再说,我们冷战的时间,休息的时候,都待在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心里很不舒服,也刚好给自己找个事做做。

当我赚了几十笔收款回来,心里暖洋洋的,心想,明天可以给孩子加餐了,高高兴兴的回到家里,准备给孩子炫一下,谁知,一进门,一股暖气袭来,餐厅里,婆婆和老公开心的吃水饺,我开门换鞋子,他们没有问候,没有抬头看一眼,老公说:妈,你快点吃,锅里还有,我再给你盛。

她说:孩儿,这些,我够了,吃不下了,剩下的,你吃完,年轻人好消化,别剩下,锅里我专门给你和宝宝热的牛奶,你一会儿喝掉…


他们腻腻歪歪的推来让去,期间没有一个人良心发现,心软问候一下眼前这个为你们生儿育女的女人。


大冬天的,我为了这个家,下班后兼职站在风口卖烤红薯赚钱,为这个曾经没有房子住的家,努力到今天的成果,他们吃的也有我买的,住的也有我的份,但他们视我不见,当我如仇人,这是第N次了,也许习以为常,但心还是会计较,因为我觉得一个陌生人也不至于冷漠到这种地步。


这一幕,对于局外人来说很感动母慈子孝的,但对于我这个当事人来说,真的心寒意冷。

我要买车,那年正好爸爸来厦门过冬,然后直接在4s店我爸直接说:没有必要买三四十万的车,十几二十万的买2辆,一辆给我弟另一辆你们自己开,我和老公直接就僵住了,然后我们就回家不买了,人家从厦门回老家立刻给儿子买了车!我婚前在县城买了套房,死活不让我告诉老公,后来弟弟的孩子要去县城读书没地方住我随口说了一句你们把我那个房子简单装修一下入住就不用租房子了,两个孩子读书到初中毕业至少15年,我弟还没说话我爸妈说那不是我们花钱给你装修房子了,你过户给你弟我们就装修,我在工作的城市没有房子,唯一的房子为什么要过户给你儿子?我跟他们说当我没说过这话,你们想给你儿子买什么都可以不要打我的主意,他们在县城租房住了一年多就说要买房,我爸和我弟都给我打电话说要买房也不贵,房子总价不到50万打算一次性付款,叫我出35万给他们……我愤怒了每年家里的农忙给钱,爸妈生病我给钱,弟弟两个孩子的衣服我管,连买房都要摊到我身上,我就告诉他们我也打算在厦门买房了没有多余的钱借给弟弟,我爸打电话骂我是故意不想借钱才买房的,说我白眼狼,不肯借钱县城的房子一定要过户给我弟弟,我回答我爸妈:我快40的人了头顶没有一片瓦脚下没有一块地,为什么不能给我自己买一套房子?我的孩子也需要读书我也要安顿下来,至于县城的房子我已经委托中介卖了不要再打主意了……去年我在厦门买了一套总价800万的房子,现在在装修过程中,我父母我弟就因为没借钱的事情都不跟我联系了,我的世界一片清净,我们终于可以安静的奋斗为自己为了自己的孩子!虽然负债累累可是我依然开心,我终于在寒心后卸下了不该我背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