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怎样看聂绀弩,比如他的诗和为人?

来自: 上海 查看: 1751 會飛的魚  百度已收录

读聂诗一点杂感。

程应鎏讲过,“李白是站在人之上的诗人,杜甫是站在人之中的诗人”。鲁迅曾设想如尼采式超人站在“人之上”,但很快就既被动又主动地回到“人之中”了。于天上看见深渊,那深渊里不会有人。只有在人之中才能看见人与非人。他的后辈学生则只有在乾坤之内搏战之力,即使有想要站在更高的地方的执念,也会被他们身处的历史拽回到人之中,甚至人之下,即鬼也。

中国人的智慧均是踏在死尸身上得来的。人事运力过于烂熟,在人之中度生死,无鬼神之累,亦无鬼神之明。都不须从字逢里看一群仁义道德之假货。能在人之中,已是诗人之幸。笔力运筹之间,江湖寄身之感,乾坤肺腑,杜甫可学,只李白不可越。越即僭越,越出其位,死士可谋乎?
毕竟没有如鲁迅懂得“中国”,也没有如鲁迅熟知“历史”。然懂得与熟知,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昨天才知道聂绀弩这个名字,是今日头条网上贵文吸引了我,并知道他是诗人。还知道了他革命的历史很长,延安时期就参加了革命,还是鲁迅的学生,真真的一个不简单,他的为人也应该说凡是诗人都会浪,聂绀弩也不会例外,浪个女人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他的诗反正比现在的诗强不知多少倍。我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说他对给他的诗集作序的名震大地的“党内一支笔”骂骂咧咧,“我的书本来好好的,就叫那篇序搞坏了”我感到惊奇,我猜想当时作序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心态呢!?再想:唉,人就是这个样吧,东一天西一天,谁都想个好!谁能“风物长宜放眼量”呢?凡是有才的人都会傲,聂也是,他敢傲视权贵也是个不简单人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