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生活,一半诗意,一半烟火

来自: 重庆 查看: 4375 了了的天空  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生活,一半诗意,一半烟火

“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何为烟火气?

有人说是深夜大排档上的牛肉串、羊肉串、烤生蚝……滋滋冒着热气。

有人说是在大城市里隐蔽的街头巷尾,人们打牌、下棋、闲聊。

有人说是回家时母亲端来的那一碗热粥,是爱人在厨房“乒乒乓乓”的做饭声。

烟火气,人间最绵长的滋味。

世事总有苍茫,人生总会孤单,唯有烟火气,方能抵御这琐碎的日常,生命的无常。

充满烟火气的生活,才是最诗意的生活。

1

有烟火气的人,

无论身处何种境地,

总能在柴米油盐里寻回对生活的热忱。

公元1097年,苏东坡被贬到了海南儋州。

当地人很欢迎他,帮他修房子住,还时常送吃的给他,比如生蚝。

外面的海风肆虐,在小小的茅草屋里,他和儿子苏过两个人,烤生蚝、酒煮生蚝……吃得津津有味。

苏东坡一面吃,一面叮嘱儿子千万别说出去。

他说:“恐北方君子闻之,争欲为东坡所为,求谪海南,分我此美也。”

担心要是北方人知道了,都想被贬来海南,那岂不是要分走我的美味?真是可爱得很。

苏东坡收到贬书时,已经年过六十,病痛缠身,已知“无复生还之望”。他甚至已经谈好后事,与挚爱的弟弟诀别。

明明已被逼到人生绝境,但在苏东坡这里,却是“心安归处是吾乡”,一点生蚝都能“食之甚美”。

人生五味杂陈,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2

别把酒留在杯里,

别把话放在心里,

有烟火气的人,大多都有人情味。

老舍爱请朋友下馆子,为的不是那口吃食,而是能与好友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

有远朋来时,必定要请人下馆子,一杯酒下肚,闲聊至日暮。

菊花开时,必定请一众好友来院子里赏花,还买上精致的“盒子菜”招待。平日里,能帮的忙都尽心竭力,想吃的饭也绝不含糊,所以他人缘极好。

好友吴组缃曾养了一头身价六百元的花猪。某天花猪绝食,把老舍急得三天两头往吴家跑。不停出主意,比如吃治疟疾的药,比如抱到床上盖被子闷汗。

花猪病好时,老舍说了一句:“到冬天,得分给我几斤腊肉。”

敢情为的是那口猪肉。

日子在烟火中流淌,人情在烟火里滋长。

一个人,当他懂得了品尝一碗食事里的烟火,把酒话桑麻的人情,平淡小事中的寻常。

他便过出了最美的人间烟火。

3

有一种烟火气,

是一粥一饭与一人相守,

有人问你粥可温,有人与你立黄昏。

早些年看过一个故事,那还是一个连瓜菜都吃不饱的年代。

一个老太太从邻居那里拿来半碗米,她煮了一碗香喷喷的浓粥,等晚归的丈夫回家吃。

丈夫回来了,老太太便骗他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丈夫不信,把这碗粥推到老太太面前让她吃,因为他知道媳妇身子弱。

老太太舍不得吃,第二天早上热好了又给丈夫当早餐,丈夫一口没动,又偷偷将米粥留给妻子做午饭。

就这样一碗米粥推来推去,谁都不舍得吃,直至变了味。

这两位老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对彼此说过“我爱你”,但他们的爱情却让人动容,把对彼此的关心和爱意通通放在了这碗米粥里。

构成人生的,更多是且将新火试新茶的寻常烟火,平常小事。

婚姻里,并没有那么多的“有情饮水饱”。

我们穷尽一生追求的细水长流的爱,其实就一天天地融在这间小小屋子里,藏在我们共同织出的这一道道热闹而温馨的人间烟火里。

君画我绣,以为诗酒之需。

布衣菜饭,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也。

——沈复《浮生六记》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白居易《问刘十九》

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

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

——苏轼《菩萨蛮·回文夏闺怨》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

母亲前几年高龄过世的时候,

我觉得好多气味包围在我身边,

我觉得她没有走,

因为那个气味一直陪伴我长大。

我感谢这些气味,

它告诉我生命是值得感谢的,

因为有人为你把蒜泥切得这么细,

有人为了你吃的螃蟹,

切这么细的姜丝蘸醋,

我觉得那里面是真正对人的关心。

——蒋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