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山东部分地区方言中为什么会把「水」读作「匪」?

我是山东潍坊人。看到这个问题的第一感觉,我就感觉这应该是山东菏泽单县或者其周边的地区的方言吧?因为这个问题一下就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舍友,哈哈哈,还没说就想笑了,她就是菏泽单县人,当时大一新生报道以后,我们都各自去到自己宿舍,她姐一起来送她的,她姐和她晚上聊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她姐走,我们都没听清一句话,同属山东啊,自认应该能听懂点。结果一句没懂。第二天我们一起介绍自己交流的时候,她说叫庆玉,我们愣是听成了清雨,她说话:”费觉”、“喝肥”、“佛话”、拾捣诸如此类,她又不习惯普通话,一开始实在是听不懂,我们也不敢多问,所以大部分时间基本都是猜的啥意思。直到后来大家都熟悉了,我们才跟她说,其实刚来那一周,你说的啥我们啥也不懂,大家哈哈大笑。

单县,位于鲁西南,为苏、鲁、豫、皖交界处,隶属菏泽,我记得当时舍友说她们那里是三不管地带,我估计这种读音的形成应该是受这几个省语言的影响,然后形成的一种独特语言体系,山东综艺电视台我是大明星栏目出来的‘大衣哥’朱之文就是单县的,记得当时在电视上看,说话就挺有意思,和我室友的音调差不多。

除了菏泽那边,我感觉山东其他市区各地方说的方言我基本上都能听懂。欢迎菏泽朋友补充批评指正。

喝匪(水)匪不开,吃馍馍不服(熟),一 kuō 大负下,费觉又看夫(一棵大树下,睡觉又看书)。fō话(说话)、服人(熟人)、看夫(看书)、一 kuō 负(一棵树)、大斧(大叔)、二斧(二叔)、三斧(三叔)、表夫(表叔)、发发锅(刷刷锅)、发发碗(刷刷碗)、发发牙(刷刷牙)、夫夫头(梳梳头)、一方(双)筷子、方胞胎(双胞胎)、fàn fan(涮涮)、饭羊肉(涮羊肉)、把羊反(栓)好、把碗非了(把碗摔了)、非死了(摔死了)、fī 机(飞机)、下大梭(suō,雪),粪当(顺当,顺利的意思)[泪奔]

我就是山东人,我不清楚这是哪里的叫法,至少胶东没有这样的叫法,山东方言虽然说十里不同音,但是基本上连区成片,即使不同也大同小异,这种叫法很古怪,应该不属于正统的山东方言,属于山东方言中极少数的个别现象,至于原因,为什么这样叫,那就是语言发展的问题了,看待语音不能主观臆断这其中的联系,这种叫法不能与“匪”的叫法联系到一起。

你这说法太武断,我也是山东人,我们管水就叫水啊,并不是所有山东人都把水发匪音,因为山东很大。方言在外省人听来可能差不多,在本省人听来却千差万别,某些字的发音甚至甚至村与村之间都有差异,别说县与县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了!就如外国人听中国话,是不是觉得都一个样?但实际上我们真的一样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所以不要以点概面。

题主好。

不是所有山东方言都读水为“fei”,也不光“水”一个音声母化Sh为f。

首先,山东方言差异很大。

山东方言片区属官话大区,内部大致分三个小区,冀鲁官话,中原官话,胶辽官话。

而您讲读水为“fei”的为中原官话,大致对应鲁南、鲁西南的枣庄、临沂、菏泽、济宁等地市。

再细分,即使鲁南、鲁西南地区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把水读成“fei”。

其次,水读成“fei”,并非个例,它背后藏着方言语音的规律。

这个规律是,一,声母“sh”同大部分韵母“u”组合时,声母变成了f。

如:叔,数,鼠,树——shu为fu。

二,声母“Sh”和一部分韵母“ui”组合时,声母变成了“f”,同时韵母变成了“ei”。

如:水,睡——shui为fei。

像普通话中“谁”(shui),鲁西南一般读作“shei”,就是声母未变,韵母变了。

其三,普通话的普及和其他方言区的影响,这种读法慢慢变少了,所以此方言区的人也不一定知道这种读法。

举个实例,祖母(活着的话有100多岁了),招呼从青海来探亲的亲人,会说:“他叔(shu),来喝点水(shui)”。但转过头来对家人就说:“快给恁叔(fu)倒点水(fei)”。

——一个菏泽农村老太太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了普通话和方言不同的朴素认识。

再举个例子,济宁地区与菏泽相邻。济宁话读水却不是“fei”,而是“sui”。比方说来了客人,会沏一碗“鸡蛋水(sui)”。

——我的推断是,济宁自古临京杭运河,经济文化交流频繁,语音当然也会受南北语音影响。

最后附带说下,方言不代表落后,方言是文化的根。丢弃方言,并不代表人走向了“高级”,有时恰恰是一种悲哀。

所有母语都美丽,就象孩子眼中的母亲一样。


水,读作(fei),声调介乎二声和三声之间。睡也是这个读音声调为四声。叔,书,读作fu,声调为三声。说,读作fe,声调读作三声。勺子读作(fe二声)佛子,被子被不叫被子叫盖忒(tei,三声)。我,一般是说俺。我二叔,我三叔,读成俺二fu,俺三fu。我是枣庄地区的,地方方言,没毛病。不过这些读法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有些人没听到过。普通话的推广使这些方言也变了味道。读音变成了普通话的读音,但声调还是原来的声调。变成了地方普通话。要想体验方言,最好上远离城市的农村。从我的经验来说,山东的方言,饮食文化,和人群的性情,都有区别。鲁中,鲁南,鲁西南和沿海一带都各自成系。不能以整个山东来评论哪一块。


我们老家"水"的读音,与山东某些地区的读音相近。因为我们也把"水"与“匪"都读成"Fi(三声)"。

我们老家在赣西北,这里的方言中保留了许多古词、古音。而读水为"Fei"、"Fi“,应该是残存的古音。

水,在我们老家方言中,其意义比较宽泛,词义有所扩大。它可以指从天而下的"雨","下雨"叫"落水"。但绝不可以反过来把"水库"叫成"雨库"。它也可以指“开水"、"茶水",如"来阿已块,水凑冇呷一口(来我这里,开水都没喝一口)"。它还可以指“游泳",如“佢不会水(他不会游泳)"。

在我们老家,从天而降的"雨",读“ui(三声)"。"雨"至地面就是“水"了,其界线十分明了。如"莫朅雨头肚底走,地下底车围是水(不要去雨地里走,地上到处是水)"。又如"落大雨,起大水(下了大雨,就要涨洪水了)"。

据说,读"水”为"fei“、"fi",是旧时古都长安(今西安)的雅言(古代的普通话)。不知是否?没去考证。

原来我是个假的山东人!

山东十七个地市,目前还剩下十六个,我在东营、淄博、滨州、潍坊、济南、莱芜、泰安、枣庄、济宁待过,并未听说水有fei的读音。

也许在山东某个地方有这个读音,但应该范围很小。胶东地区没听过这个读音,鲁西北也没听过,鲁中也没听过。

曾经我去河南郑州,忘记那是金水区还是中原区了,曾有一个苍蝇馆子的老板问我要fu么,其实,我没听清是不是这个读音,或许是fu,也许是fei,最后老板给了我一杯水。我也不确定这是河南的口音。

我不知道题主怎么得知山东人把水读作fei,我也不敢否定这个读法,我生活在山东三十多年,因为工作和求学,差不多把大半个山东走遍了,并没有遇到这个读音。


不知你是哪里人?

山东首次听此音。

大都在讲普通话,

声调不准怨个人。

德州虽然欠发达,

南来北往也较杂。

没听那里水发匪,

咬舌也差此几分。

如有小域请留言,

可别乱谈闹着玩。

小域语言称水壶,

说是吊子有原因。

区城较大允有原,

乱做结论引人烦。

异语也得有得音,

藏着憋着可伤身。


山东把水说费的区域;临沂以西,整个菏泽、泰安。